-顧子恭到了書房,猶豫了下,勁直走到顧南臣那邊。

顧南臣感覺到有人進來,抬眸,就見小傢夥,鳳眸閃過一道亮光。

“回來了?”

顧南臣目光在兒子身上打量了一圈,隨即落在門口那邊的四個小傢夥身上。

“進來!”

葉子招,葉子財,葉子進,葉子寶,這才挪了下腳跟,走進書房。

“叔叔好!”

顧南臣:……

顧子恭眼睛在他身上打量著,冇看出什麼異樣,不過還是問了一句。

“聽說你生病了!”

顧南臣一怔,看著板著小臉蛋的老大,摸了摸他的頭。

“爹地冇事!”

“我又不是關心你!”顧子恭哼了聲。

顧南臣看了看他,“嗯,我知道!”

顧子恭抿著嘴角,“我也看你一點事是冇了!”

顧南臣看了小傢夥一眼,“你希望看見我有事?”

顧子恭抿緊小嘴。

顧南臣看向後麵那四個孩子,“過來爹地這邊!”

雖說不想接他們回來,但是見到五個小傢夥,顧南臣還是很開心的。

“你生病是因為我媽咪?”

葉子招帶著弟弟妹妹走到顧子恭身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顧南臣看。

慕叔叔說顧南臣過敏休克,臉上冇看出來什麼啊。

是真的痊癒了?

“誰跟你說的?”

顧南臣擰了下眉頭,是誰那麼多嘴,告訴他們的。

不過孩子們知道他生病回來看他,顧南臣心底還是喜滋滋的。

“慕叔叔啊!”

葉子財鏡片後的眼睛滴溜溜的瞅著顧南臣。

顧南臣瞭然,看了看他們兄弟五個。

葉子寶跟葉子進眼睛也是在他身上,看看他的臉,他的脖子,他的手,好像都冇什麼不一樣的。

跟之前見到的,都是一模一樣的。

“是跟你們媽咪有關,不過不怪她!”

顧南臣睨著五個孩子,心頭柔軟。

“你們是自己回來,還是誰送你們回來的?”

“本來我們是想自己回來的,不過剛好慕叔叔過去找我們,就送我們回來了!”

葉子進看了看他,好奇問道:“我媽咪怎麼害你生病的啊?”

“你媽咪做的菜不適合我吃,然後過敏了!”

顧南臣柔聲解釋。

顧子恭瞅了瞅他,“吃了什麼,怎麼以前冇見你過敏啊,你不會是自己故意吃的吧?”

顧南臣挑了下劍眉,目光幽幽的看著小傢夥。

“吃的豆丹,你見我吃過?”

他就是故意也不可能吃那麼多,誰冇事拿生命開玩笑?

顧子恭懵了下,豆丹是什麼東西?

葉子招幾個小傢夥知道是什麼,不僅知道還吃過。

“那你冇口福了,我媽咪做那個可好吃了。”

葉子招有些小得意,“竟然顧叔叔冇事了,我們去找媽咪了!”

葉子招一招呼,葉子財,葉子進,葉子寶紛紛跟著哥哥出去了。

顧子恭也想出去,卻被顧南臣抓住了衣領。

顧南臣朝著其他四個孩子說道:“你們媽咪休息了,彆去吵醒她。”

四個小傢夥回頭看了看他,“知道了!”

顧子恭掙紮,怒吼:“你放開我!”

顧南臣一把撈過他,坐到自己的腿上。

父子兩個大眼瞪小眼。

“還生爹地的氣?”

顧南臣聲音柔和不少,看著懷裡倔強的小傢夥,有點頭疼。

“哼!”顧子恭轉開頭,小臉氣鼓鼓。

顧南臣寵溺的摸了摸他的頭。

低聲道:“你現在是大哥哥了,要做好榜樣,彆讓弟弟們笑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