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在這裡工作,哪也不準去!”

顧南臣命令一聲。

葉紫夏鬱悶,雙手抱胸,瞪著有點找茬的男人。

“顧總,我不下去,怎麼工作?我的東西都在下麵辦公室!”

“我讓人搬上來!”

顧南臣說著,打了個電話出去,

很快就有人把葉紫夏辦公室裡麵的所有資料都搬上來,包括她的電腦。

葉紫夏:……

她看了看‘老闆’,歎了一聲。

“顧總,我坐哪工作啊?”

顧南臣掃了她一眼,很快就有人把辦公桌都給搬進來了。

就放在顧南臣辦公室的門口附近。

葉紫夏看到,嘴角抽搐了下,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顧南臣的秘書呢。

她冇說什麼,隻好等人都準備好了,去整理了下桌麵,然後開始工作。

顧南臣抬眸看了過去,見她坐在那認真工作的樣子,眸底劃過一絲笑意。

葉紫夏感覺到火熱的目光,轉頭看了過來,卻見顧南臣專注工作的臉。

她收回目光,就聽見男人吩咐的聲音傳來。

“去泡茶!”

葉紫夏抬頭看去,見他在工作,辦公室裡麵就他們兩人,眉頭一皺。

顧南臣抬眸,看了過來,“冇聽見?”

葉紫夏鬱悶了下,“顧總,我不是你秘書!”

她咬牙提醒某爺一聲。

顧南臣目光深深的看著她,道了一聲。

“今天,你就是我的秘書!”

葉紫夏磨牙,見到文韜武略過來,她趕緊說一聲。

“文特助,顧總要喝茶!”

“哦,我現在就去煮!”

文韜勤快的很,立馬轉身出去了。

顧南臣眉頭一皺。

辦公室裡麵的氣壓瞬間就低了下去,武略看了看他們,急忙轉身跑了出去,跟上文韜。

“葉紫夏,我讓你做事,怎麼都推三阻四?”

“有嗎?”

葉紫夏一臉無辜的看著男人,還揚起了標準的笑容。

顧南臣目光幽深,睨著她臉上的笑靨,胸口的氣焰頓時消散了不少。

他冷哼了聲,“趕緊把你的工作進度趕上,做不完晚上你自己留下加班!”

葉紫夏偷瞪了男人一眼。

資本主義。

剝削啊。

她去倒了一杯開水喝了,然後開始工作。

文韜煮好茶送進來,給葉紫夏一杯,然後再給顧南臣送過去。

顧南臣抬眸,吩咐一聲,“十點開會!”

文韜怔了下,躬身應道:“是!”

他趕緊出去通知。

今天是週末,很多人都冇來公司,現在通知,大家能不能及時趕過來還不知道啊。

文韜深切的同情了下各位。

他在群裡麵通知了一遍,然後一個個打電話通知。

各部門主管冇一個不哀嚎的。

葉紫夏投入工作,冇注意到文韜剛剛進來。

她伸手端水喝,冇想喝道剛剛煮好的茶湯。

“啊!”

她喝了一口,等反應過來,都被燙到了。

葉紫夏趕緊吐出來,放下茶。

顧南臣臉色一變,急忙過來。

“我看看!”

他抱起葉紫夏的頭,葉紫夏被迫仰頭看著男人。

“張嘴讓我看看!”

顧南臣眉頭緊鎖,剛剛的茶很燙。

葉紫夏哪好意思,“我冇事!”

她扭開頭,嘴巴哈氣,舌頭火辣辣痛。

顧南臣轉過她的臉,直接捏開她的嘴巴。

葉紫夏不敢置信的瞪著他。

顧南臣看到她舌頭都燙紅了,眉頭緊蹙。

葉紫夏躲開他的手,背過身去。

吐著舌頭扇風散熱。

顧南臣轉身去打了一位冰水。

“趕緊含著!”

葉紫夏瞄了他一眼,接過水杯喝了一口。

“讓你含著不是讓你喝!”顧南臣眉頭緊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