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安代珊被關起來了,安家那邊的人也監視起來,剩下的就是底下人看著孩子。

那些人也就是拿錢辦事,看到這些高額的懸賞,冇人會不動心。

就是安代珊的人不動心,附近鄰居肯定也會動心。

顧南臣也是想動用這個線索,希望能早點有孩子的動靜。

不然人海茫茫,找起來一個孩子還是很難的。

係統裡麵有戶籍還能找到人,但是冇在戶籍裡麵呢,

再說了,孩子入戶籍的時候,有可能是剛剛出生的時候,就更難找了,

隻能篩選出來同齡孩子,一戶戶去查。

這樣找時間長也如同大海撈針。

重新播放之前的廣告,或許有些收穫還不一定。

葉紫夏聽到顧南臣的話,不僅冇放心下來,還擔心不已。

兒子下落不明,到底過的怎麼樣,她都不敢想象。

顧南臣見她愁眉不展,安慰道:“會找到孩子的,彆著急!”

雖然這麼安慰葉紫夏,但是顧南臣心底也很擔心。

葉紫夏看了看他,點點頭,“謝謝!”

顧南臣眸光一閃,“那也是我兒子,你跟我說什麼謝謝!”

若不是因為他,孩子也不會下落不明。

葉紫夏抿了下嘴角。

“彆皺著眉頭,孩子們看見了,會擔心!”

顧南臣柔聲哄著她。

葉紫夏沉侵在找孩子的擔憂之中,冇發現男人的不一樣。

寶貝,你在哪?

躲在外麵的四個小傢夥,也眉頭緊蹙。

並不知道他們在擔心什麼。

“媽咪跟爹地到底在擔心什麼啊?”

葉子進小眉頭皺緊。

葉子招眼睛滴溜溜轉著,看到書房有監控,小聲問顧子恭。

“老大,書房的監控有錄音功能嗎?”

顧子恭瞄了一眼,搖搖頭,“冇有,隻能看錄像!”

離得遠,葉子招也看不到他們說話的口型,不然或許可以猜出一二。

“我們隻能問媽咪了!”

葉子財歎了聲,覺得聽不出什麼,轉身就要回去。

葉子進繼續趴在那關注著書房裡麵。

葉子招突然眼睛一亮。

激動的抓住顧子恭,控製著音量。

“剛剛叔叔打電話了,我們可以查他給誰打了電話,到時候跟蹤那個人。

”顧子恭眼睛一亮,是哦,剛剛爹地肯定是吩咐誰辦事了。

於是,四個小傢夥蹬蹬跑了回去。

林叔見到他們從外麵跑進屋,怔了下。

“小少爺,你們怎麼還冇換衣服?”

小傢夥們回家後,一向都會習慣把身上的校服給換下來。

都這會了,還冇換,林叔有點奇怪。

“管家爺爺,我們現在就上去換衣服!”

葉子招應了一聲,帶頭上樓去,葉子寶見哥哥們都跑上去了,也抱著書包趕緊跟上。

冇一會,五個小傢夥就反鎖房門。

葉子招抱出電腦,很快,電腦螢幕上麵就飛快的閃過一串串命令符。

顧子恭驚詫,“子招,你好厲害!”

葉子招小臉上露出一絲自豪,“一會還能更加厲害,看著!”

顧子恭眼睛發亮,目不轉睛的看著。

葉子財,葉子進,葉子寶都知道葉子招的本事。

三個小傢夥看到葉子招是要查什麼,乖乖在一邊看著也冇吵。

葉紫夏從書房出來,第一就是找孩子們。

冇見他們冇在客廳,聽管家說他們上樓了,她走上樓過來孩子們房間。

就要打開房門,卻發現被反鎖了。

裡麵的五個小傢夥頓時警惕的看了下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