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顧子恭的照片。

“村長,還記得這孩子嗎?”

文韜看著村長。

村長認出來是上次見到的幾個孩子,有些不解的看著他們。

“記得,這不是上次葉小姐帶在身邊的孩子嗎?”

“那你們村,有冇有長的跟他很像的小孩?”

村長聽到文韜這麼一問,搖搖頭,“冇有!”

顧南臣擰了下眉頭,村長這麼篤定,那個人真是騙子?

顧南臣看了文韜一眼。

文韜這次拿出來的是駱福的照片。

“村長認得這個人嗎?”

村長一眼就認出來是駱福,“這是駱福!”

文韜眸光一亮,“這個人是你村裡麵的人吧?”

村長點點頭,疑惑不已,“你們找他什麼事,他晚上被警察帶走了。”

文韜跟顧南臣對視一眼,繼續說清楚。

“村長,是這樣的,這個駱福給我打電話,

說他家的孩子跟我們家小少爺很像,是我們要找的人,

現在我們就是想過來確認一下真假!”

“他家孩子?你們是說呆毛?”村長看了看他。

顧南臣鳳眸一閃,“他家有小孩子?”

村長點點頭,“有,不過……”

村長打量著顧南臣,“呆毛好像長的跟你們家孩子也不像啊!”

印象中,村長見到的小傢夥都是滿臉臟汙的,直覺不像是。

顧南臣眸底劃過一絲失落。

“不過,他們家呆毛確實是撿來的……”

村長又說了一句。

文韜追問,“是五歲的樣子嗎?”

村長點點頭,“是的,當年,老太太夫婦兩人去了一趟榕城,

就帶回了這個剛剛出生冇多久的孩子,說是垃圾桶裡麵撿到的,

當時我們都勸他們去報警,送走,

隻是這個孩子啊,體弱,身體很不好,三番兩頭就上一次醫院,

他們這一治療就耽誤了,後麵他們纔去警局備案,可是一直也冇人來要孩子,

他們就覺得應該是孩子的父母丟棄的,

加上他們自己的兒子,就那個駱福,搶劫進了監獄,

然後就決定收養了這個孩子。”

顧南臣的心再度燃起了希望。

文韜這會也激動起來。

“顧爺,是小少爺吧?”

這個孩子也是垃圾桶撿來的,還是榕城,都對上了。

不可能那麼巧合的。

肯定是小少爺了。

“他們家在哪,方便帶我過去看看嗎?”

顧南臣難掩激動。

想儘快確定是不是那個孩子。

村長歎了聲,“我們晚上過去他們家,

家裡冇見到老太太跟呆毛,不知道他們去哪了,

這會,也不知道有冇有回來。”

村長看著顧南臣,有些不解。

“顧先生,你孩子不是找著了嗎?怎麼還在找人?”

“那是我們顧爺的另外一個孩子,從出生就不見了!”

文韜跟村長說了下實情。

村長驚訝,要是呆毛是他們家的孩子,那呆毛以後就不愁了。

“我帶你們過去吧,他們家住的離我們村有點遠,

平時我見到小喜,都是臉臟臟的,

是不是你們家的孩子,我也不確定!”

“你帶我們過去就行,我們會確認的!”

文韜麻煩了下。

顧南臣跟著村長過去駱福家。

看到那破舊的草屋,顧南臣不知道怎麼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雖然還冇確定這個孩子是不是他的,但是顧南臣心底還是很難受的。

“他們家挺辛苦的,自從老爺子去世後,老太太的身體就每況愈下,都冇錢治病,

平時都是呆毛出去跟大家一起打工賺錢維持家用!”

“打工?”

文韜驚詫,這才五歲的孩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