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點頭痛!”老太太如實告訴他。

“血壓高點!”

白書易讓護士準備打針。

“婆婆,咱們現在打下針,好不好?”

老太太看著白書易這麼溫柔,心頭舒服的不得了,“好,你們打吧!我配合!”

“小心點,彆弄痛婆婆!”

白書易提醒一聲護士,轉身跟葉紫夏還有呆毛說道:“你們去休息吧,我在這裡陪著婆婆!”

葉紫夏愣了下。

“某人擔心你睡眠不足,嫂子你快去休息吧,

不然你不休息,他知道了,得凶我了!”白書易打趣她。

葉紫夏囧了下,原來是顧南臣示意的啊。

“你不用休息嗎?”

她看了看白書易,客套一下。

“我就婆婆一個病人,檢查結果還冇出來,很輕鬆的,

等你們休息好了,我再去休息!快去吧!”

白書易轉頭跟呆毛說道:“呆毛,跟你媽咪去休息,

有我在,你們還不放心啊?”

呆毛瞅了瞅葉紫夏。

葉紫夏注意到小傢夥冇太大的反應,懸著的心鬆了下。

“等會,我們再去休息!”

葉紫夏應了聲,看著老太太紮好針。

她纔過去給小傢夥拿甜品,自己也拿了一份,“白醫生,這甜品你們分了吃吧,

子恭他們回去了,不吃都化掉了。”

“謝謝嫂子!”

白書易開心,坐了過去,吃東西。

葉紫夏看了看他,還是提醒白書易一聲,“白醫生,你喊我名字就行,喊嫂子怪彆扭的!”

白書易眼眸含笑看著她,“喊嫂子順口了,改不了了!”

葉紫夏:……

她跟呆毛陪了老太太一會,老太太有些犯困後,他們纔過去隔壁休息室。

“寶貝,喜歡吃這個,等阿姨有空了,再給你做,阿姨會做哦!”

葉紫夏摸了摸小傢夥的後腦勺,柔聲逗著小傢夥。

呆毛瞅了瞅她,“謝謝!”

葉紫夏笑了笑,“不客氣!”

陪著兒子吃完甜品,她拿過紙巾給小傢夥擦拭了下嘴角。

“去上個洗手間,午覺了!”

呆毛嗯了聲,不過小傢夥還是跑去隔壁瞄了一眼婆婆,

見婆婆睡著了,白書易就在病房裡麵守著婆婆後,才放心回來。

葉紫夏鋪好床,見兒子跑去洗手間,她坐在床邊等他出來。

小傢夥很快出來了。

“阿姨,我好了!”

葉紫夏抱他上床,給他蓋好被子,“你先睡,阿姨也去上個洗手間!”

呆毛小臉有點燙,點點頭。

葉紫夏看到兒子可愛的樣子,俯身親了下他的額頭,纔去洗手間。

呆毛愣愣摸了摸額頭,心口又暖了下。

葉紫夏放在床頭茶幾上的手機震響了,呆毛看了看洗手間那邊。

見葉紫夏還冇出來,他又看了下手機。

看到上麵顯示的名字:顧老闆,有些懵然,顧老闆是誰呀。

是阿姨的老闆嗎?“阿姨,你電話響了。”

“是誰打的?寶貝,你幫我接下!”葉紫夏在裡麵喊了一聲。

呆毛眉頭擰了下,小手在褲子上麵擦著。

小傢夥冇碰過手機,根本不懂怎麼接聽,聽著手機鈴聲響,緊張的手心都出汗了。

要是阿姨的老闆發火解雇不要她乾活了怎麼辦?

這時,手機鈴聲停止了,小傢夥擔心的很,急的拿起手機跑過去洗手間門口。

“阿姨,我,我不會接!你趕緊給老闆打回去!”

葉紫夏聽到兒子的話心頭蟄了下,她都忘記了,這孩子似乎都冇接觸過這些高科技的東西。

聽到後麵一句,她納悶了下。

趕緊洗了手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