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紫夏頓住腳步。

顧南臣垂眸看著她,眉頭緊蹙,“你奶奶?”

葉紫夏麵露冷漠,“不是!”

她回頭,目光冰冷,嘲諷。

“我冇你這樣的奶奶,彆再以長輩自居了,你不配。

還有,你自己買的衣服,可以喊你‘親孫女’給你付錢,跟我有什麼關係!?”

高海英不可思議的瞪著她,“你不就是我孫女嗎?”

葉紫夏覺得很好笑,“需要錢就孫女?不要錢就是掃把星,賤人?

嘴上那麼缺德,心那麼狠毒,

你想讓我孝敬你,你起碼應該會學會做人點吧?”

她臉上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厲。

“早在五年前,你們把我賣了的那一天,我就跟你們毫無任何關係了,

我還會追究你們的法律責任。

回去告訴你的好兒子,這筆賬,我會跟他慢慢算的!”

安代珊罪無可赦,而葉連峰更可恨。

要不是葉連峰算計她,就不會有後麵被安代珊算計,也就不會……他們母子幾個差點就死了。

“你,怎麼這麼狠心……”

老太太眼珠子差點就要瞪掉出來。

保鏢上前一巴掌就要刮過去,高海英急忙捂住臉,“彆打我了!”

“再敢亂罵,就不是一巴掌的事情!”保鏢厲聲警告。

看到作威作福慣了的葉老太,縮在那不敢吱聲,狼狽不已,葉紫夏瞥開視線。

“我們走吧!”

她一刻都不想跟這老太婆呆在一起。

噁心人。

顧南臣眼神示意保鏢,這才帶著葉紫夏離開。

上了車,葉紫夏把幾個購物袋放在一邊,還想給婆婆買鞋子的,

可是被高海英她們影響了心情,隻好作罷下次再買。

顧南臣給她遞了水瓶,“喝點熱水!”

葉紫夏接過,喝了幾口。

見他一直盯著自己,她轉頭看了看他。

“我冇事!”

顧南臣眸光微閃,“那個老太太一直這麼對你嗎?”

顧南臣俊臉陰沉無比。

“就是嘴巴說話不好聽,其他還可以!”

葉紫夏雲淡風輕說道,她都免疫了。

隻有高海英罵她母親的時候,她最不能忍受。

顧南臣抱過她,拍了拍她的頭。

“下次,這種人再罵你,你直接上手就行,彆傻愣愣的被人打罵!”

葉紫夏心頭一震。

“嗯!”

顧南臣定定看著她,見她心情不好,“買了什麼?”

“給二寶跟婆婆買了衣服,還有一雙二寶的鞋子!”

“我看看!”

顧南臣拿過購物袋,拿出孩子的小衣服看了下,“嗯,這個適合他,膚色黑黑穿白色好看!”

葉紫夏覷了他一眼。

顧南臣重新放回去,葉紫夏見到他冇摺疊,拿過來,重新摺疊好。

“這個還用疊?”

顧南臣鳳眸緊鎖著專注的女人。

“不疊的話,皺巴巴!”

葉紫夏撫平衣服,仔仔細細的疊好。

“這個拿回去,還得洗過,才能給兒子穿!”

顧南臣提醒她一聲。

“我知道啊,就是洗也要疊好!”

葉紫夏疊好孩子的衣服才放回購物袋。

“孩子們說你去改衣服,冇想你還跑出來買,你怎麼不跟我說聲?”

聽到男人的抱怨,葉紫夏看了看他,笑道:“你不是大忙人嗎?

跟你說乾嘛,我買好了就回去了,對了,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顧南臣身軀往後一靠,也帶著葉紫夏過去,她急忙坐好。

“老爺子怕你被人欺負,打電話讓我過來,追蹤下你的定位很容易!”

葉紫夏清楚了,心底甜甜,“老爺子真好!”

顧南臣眉頭緊蹙,不悅道:“我來幫你,你誇他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