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進定睛一看,見好幾個白大褂醫生,小眉頭皺起。

“在討論婆婆的病嗎?我們也去聽聽!”

葉子財鏡片的眼睛劃過一道光,拉著弟弟朝著另一個方向走。

“你們去哪?”

葉子招看見他們偷偷摸摸,喊了聲。

“去尿尿!”

葉子財喊了一聲,帶著葉子進跑開。

“他們在那邊呢!”

葉子進提醒一下葉子財。

“我們偷聽才能聽到,不然他們見到我們,肯定不會讓我們聽的。”

葉子財解釋了下,帶著葉子進繞路過去後麵。

顧南臣見葉紫夏過來,眼神示意了下白書易。

白書易話頭一轉,“老顧,老太太病房不宜太多人守著,

安靜讓她休息比較好,一兩個人在照顧就行了。”

“嗯,你跟她說說!”

顧南臣定定看著葉紫夏。

葉紫夏看了看他們,“我都聽見了。”

“白醫生,婆婆的檢查報告出來了嗎?”

她追問白書易,想早一點知道老太太的病情嚴不嚴重。

白書易看了看顧南臣,跟葉紫夏說道:“出來了,

情況跟我們之前的預測的差不多。就是有個比較麻煩。”

“什麼麻煩?”葉紫夏緊張起來。

顧南臣瞪了白書易一眼。

“婆婆的糖尿病比我之前判斷的嚴重了些,

而她其他病的連著這個都不太好治療,

婆婆也需要動手術打掉腎結石,其他的都是一些老人的冰症了。

這類老人最怕磕磕碰碰,傷口不好癒合。”

白書易跟葉紫夏坦白,省得胡思亂想,更加擔心。

“就這兩個嚴重是嗎?”

葉紫夏再度詢問。

白書易點點頭,“這個是婆婆的檢測報告,你可以看。”

葉紫夏接了過來,檢視上麵的結論。

“婆婆咳嗽也挺嚴重的啊!”

“她患過氣管炎,心肺不好!

這些都需要慢慢調理,而且現在糖尿病還冇有根治的醫藥,隻能是控製下病情。”

葉紫夏點點頭,冇其他更嚴重的病已經是萬幸了。

她仔細看了下婆婆的身體檢查報告,上麵各項身體指標都有做出結論。

除了白書易說的這些,老太太還有一些婦科炎症,心律不齊,腦血管硬化。

她歎了一聲。

顧南臣拿過她手裡的報告,吩咐白書易,

“你們好好研究下最優的治療方案,討論出結果告訴我。”

白書易點點頭。

慕逸風跟錢罐子聽到老太太這麼多病,心底歎息一聲。

“你們也彆過於擔心,動完手術,

隻要注意休養,老太太還是可以跟正常人一樣,

就是得長期服藥控製其他病情。”

好幾種病,有些病可能痊癒,但是有些病也冇法根治。

“嗯!”

葉紫夏點點頭,這個結果對她來說,還在接受的範圍之內的。

“白醫生,那婆婆可以轉回去帝都治療嗎?”

她還要上班,孩子們也要上學,

能轉回去帝都是最好的,那邊比這裡的治療條件更加完善。

白書易笑笑,看向顧南臣。

她也瞄了男人一眼。

“你們兩個人商量吧,我做不得主!”

白書易訕訕的笑了笑。

葉紫夏無語,大聲道:“你不是醫生嗎?

跟你商量就可以了啊,他又不是醫生,懂什麼!”

白書易驚愕,竟然有人敢質疑老顧的知識層麵,

老顧雖然不是醫學上的專家,但是他要是鑽研這方麵,估計他的成績都追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