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自己戴著看看,比你看的還清楚!”

顧南臣往她跟前又遞了下。

葉紫夏看了看男人認真的樣子,半信半疑,接過他手裡的墨鏡戴上。

還彆說,看的無比清楚。

這個墨鏡不是普通的墨鏡,是特殊墨鏡,很方便晚上搜尋。

她拿下還給他。

是她見識短了。

“貧窮限製了我的想象!”

她喟歎了一聲。

顧南臣:……

葉子招,葉子財,葉子進偷笑了下。

“媽咪,你喜歡這個墨鏡嗎?我給你買!”

顧子恭仰著頭,眼眸含笑。

葉紫夏摸了摸兒子的頭,“媽咪不喜歡晚上戴!”

“可以白天戴啊,媽咪剛剛戴著墨鏡的樣子可美了。”

顧子恭一臉迷弟。

葉紫夏被兒子給逗笑了。

被兒子誇,就是開心。

“那寶貝給媽咪買好了!”

兒子這個禮物,拒絕不了了。

顧南臣掃了她一眼,眉頭緊蹙,“我車上還有!”

他目光掠過顧子恭,這小子倒是會哄他媽咪,嗬!

葉紫夏掃了他一眼,“我喜歡我兒子送的!”

顧南臣抿了下薄唇。

顧子恭看到他被噎了下無語,偷笑著。

呆毛瞄了幾眼顧南臣臉上的墨鏡,媽咪帶著確實是挺好看的。

呆毛偷偷瞄著葉紫夏,媽咪真美!

感覺到兒子的目光,葉紫夏側頭,就見二寶盯著自己,她忍不住露出燦爛的笑容。

呆毛眨了眨眼,有點羞澀,移開視線。

葉紫夏看到兒子可愛的一麵,嘴角的弧度更大了。

她帶著孩子們進去小吃街。

不少人見到六個可愛的萌寶都紛紛側目,見到都一模一樣,路人都投來豔羨的目光。

再看看人家媽媽爸爸那個高顏值,除了羨慕還是羨慕。

大多數的目光都在萌寶身上,但是也有不少人的目光是在葉紫夏跟顧南臣身上。

隻是因為顧南臣戴著墨鏡,看的不清楚,所以男人女人的目光多多少少都凝視在葉紫夏的身上。

尤其是男人,目光驚豔。

顧南臣眯了眯鳳眸,即使帶著墨鏡遮擋住一些銳利,但是那氣場強大的震懾人。

對方感覺到他在瞪自己,都不太敢看的放肆。

顧南臣掃了一眼前麵的女人。

長髮飄飄,穿著荷葉邊白色T恤,七分休閒褲,青春活力,膚若凝脂。

不盈一握的小蠻腰,挺巧的臀……

顧南臣視線往下,定定看著她筆直修長的長腿,頓覺一陣口乾舌燥。

見到路過的男人都紛紛回頭看著她,顧爺麵色黑沉。

“去把我的外套拿過來!”

顧南臣沉聲吩咐保鏢。

“是,顧爺!”保鏢趕緊去車那邊拿衣服。

小傢夥們不知道顧南臣要做什麼。

小丫頭還是熱心的問句,“叔叔,你冷嗎?”

“不冷!”顧南臣應了聲。

旁邊經過的人嘀咕道:“原來不是爸爸啊?這幾個孩子不是他的!?”

顧南臣臉更黑了,眼瞎啊,看不見孩子長的跟他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某爺忍不住心底罵道。

葉紫夏聽到那些嘀咕,好笑了下,轉頭看了看顧南臣,見他臉色黑沉,趕緊收斂住。

“寶貝們,想吃什麼,跟媽咪說啊!媽咪給你們買!”她柔聲問著孩子們。

葉子寶:“媽咪,我要吃冰淇淋!”

葉子進:“媽咪,我想吃烤腸!”

葉子財:“媽咪,我想吃牛雜!”

葉子招:“媽咪,我想吃串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