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紫夏怔了下,跟老太太笑道:“我們是男女朋友關係!”

見她臉上露出一抹嬌羞,老太太放心了。

“二寶爸爸還挺好的,這次真的打擾他了!”

葉紫夏一手拿著臉盆,一手攙扶著老太太進屋。

“姨婆,你彆覺得麻煩他,

你能住在這裡,他也高興的,我們也高興,

他就是麵冷心熱,不太會表達,

他那人比較嚴肅,你也見到他對朋友都是不客氣的,

你千萬彆因為有時候他冷冰冰嚇到啊!”

老太太笑了笑,“是很嚴肅,我有時候都不敢跟他說話。”

“嘻嘻,不敢跟他說話的人多了,

姨婆不是第一個,我剛剛認識他的時候,

也是心驚膽顫的,熟悉了就好了!”

葉紫夏安慰著老太太,也是肺腑之言。

現在顧南臣對她的態度變化很大,她也不是那麼畏懼他了。

老太太點點頭。

葉紫夏扶著她坐床上,然後去浴室放好臉盆。

她再出來,扶著老太太躺好。

“姨婆,我去喊下白醫生!”

“好!”老太太睡好。

葉紫夏出去,喊了一聲客廳那邊的白書易。

白書易正跟顧南臣,慕逸風在聊著,聽到,趕緊起身過來。

“馬上!”

顧南臣啜飲了茶湯,放下茶杯,也起身跟過來。

慕逸風看了看,也趕過來關心老太太。

白書易給老太太檢查了下,身體指標都很穩定。

“姨婆,吃了藥就睡一覺!”

葉紫夏趕緊把老太太的藥拿出來,顧南臣倒了一杯水。

她看了看男人,接過,摸到可以入口的溫度,笑了笑。

這傢夥還蠻體貼的。

顧南臣目光在她臉上轉了下。

葉紫夏過去,扶起老太太,喂她吃了藥。

葉紫夏等她吃完藥,給她蓋好被子,“姨婆,你安心睡覺,我去看下孩子們!”

“好!你們幾個出去坐吧,我先睡了!”

老太太招呼下顧南臣他們。

“嗯!”

顧南臣頷首,眼神示意了下慕逸風跟白書易,一起出去。

葉紫夏開了一盞小燈。

這纔跟著他們出去。

“不早了,去把老爺子趕下來!孩子們該休息了!”

顧南臣吩咐她。

葉紫夏驚愕了下,“那是你爸,你讓我趕?”

“嗯!”顧南臣沉聲應道。

慕逸風跟白書易好笑看著他們。

“嫂子,老顧的意思是,你是這裡的女主人,有權利趕人的。”

慕逸風瞄了顧南臣一眼,見他神色無異,覺得自己猜對了。

白書易含笑附和,“老顧是這麼個意思!”

葉紫夏瞄了顧南臣一眼,對上他深深的目光,囧了下。

“就算是女主人,也不能把長輩趕走吧!”

又不是有仇!

再說了,她把老爺子趕走,多冇禮貌啊。

她轉身上樓,“我去叫孩子們洗澡!”

顧南臣目光追隨過去。

慕逸風跟白書易好笑的看著他。

“老顧,你要不要這麼膩歪啊,

一刻都離不開嫂子啊,我以前怎麼不知道你這麼癡情?”

慕逸風哈哈大笑。

顧南臣鳳眸一閃,狠厲瞪了他一眼。

“還不滾?”

慕逸風嘴角抽搐了下,這傢夥一點都不可愛。

“我去叫顧叔回家!”

慕逸風屁顛屁顛跑上樓了。

追上葉紫夏的腳步,還跟她笑眯眯打招呼,“嫂子,我來叫,你不用擔心!”

“好!”

葉紫夏笑笑,反正她是冇法開這個口。

見她對著慕逸風笑的那麼燦爛,顧南臣眉宇緊蹙。

瞪著慕逸風那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