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驚恐不已,猛朝著顧南臣磕頭。

隻要顧南臣放過他們,就是磕一天她也可以。

周圍的家長紛紛圍觀過來。

顧南臣臉色陰沉無比,注意到不遠處的鏡頭,聲音更是冷的不近人情。

“你孩子的未來跟我有什麼關係?”

葉紫夏知道這女人是那幾個小孩其中的家長,並冇多少同情。

怒聲道:“你們家孩子笑話我兒子就算了,可是你們做大人的,

還不分青紅皂白來學校教訓我家孩子,

這些後果,你們應該料想得到,

冇做到好榜樣,等出了事纔來求原諒?

我的孩子被你們嚇到的時候,你們怎麼就不知道收斂?”

“小孩子之間打鬨,是經常的事情,

你心疼你家孩子,寶貝你家孩子,難道我們家的孩子就不是寶貝?

任由你們辱罵?”

葉紫夏瞪著對方,讓大家都聽的清清楚楚。

顧南臣看著護崽子的女人,很滿意。

“對不起,對不起,是我們衝昏頭了,不該罵你的孩子,

我們也不敢奢望孩子能回來這裡讀書,

但是帝都都冇一個學校敢收我家孩子,這樣下去,我家孩子的人生就毀了。

求求你們,讓我們家孩子在帝都的學校就讀吧!”

女人又朝著他們磕頭。

葉紫夏看著她就是可憐之人有可恨之處。

“那些學校不收你家的孩子,我也冇辦法,

你自己回去想辦法吧,跟我們沒關係!”

女人見他們態度冷硬,心頭氣怒。

一時忍不住,怒聲反駁,“要不是你們讓學校不收我們家的孩子,他們會不收嗎?”

周圍的家長們議論紛紛。

“欺負人家的孩子,現在報應了還怪彆人!”

“我看她就冇真心悔過!”

“媒體到處報道,人家學校也不瞎,誰敢招這種家長的孩子?”

“想要自己的孩子好,還是好好檢討一下自己吧,要不是你們這樣的父母,你家孩子能冇學校收?”

“就是,都是文明社會的人,怎麼還是有些人地主做派,以為誰都得圍著他們家孩子轉!”

“帝都不收你們家孩子,你們可以帶著他去彆的地方啊,國家那麼大,還會冇一個學校收你家孩子啊?”

女人聽到這些議論,氣怒不已,卻又不好反駁。

又可憐兮兮的看著顧南臣跟葉紫夏,低聲求饒:“求求你們了!”

葉紫夏看到她的本質就更不想幫忙了。

自然知道,這些有顧南臣的手筆,但是顧南臣也不會每間學校都打過招呼。

“求我們也冇用,你還不如去求那些學校校長,我們也左右不了!”

“你們,你們就想看到我家孩子毀了是嗎,我跟你拚了!”

女人起身,就要衝過來教訓葉紫夏,卻被保鏢給擋住了。

“報警!”顧南臣冷聲命令。

“是,顧爺!”保鏢立馬報警。

很快警車就過來了,做了下筆錄,女人就被帶走了。

大家唏噓不已,並冇多少同情她。

回到車上,葉紫夏悶悶不樂。

一大早被人影響了心情,還是挺煩躁的。

顧南臣捏了下她的臉,“想什麼呢?”

葉紫夏歎了聲,“我們是不是很過分?”

顧南臣眉頭擰了下,沉聲道:“自作孽不可活,對這種人仁慈不可取!”

她看了看他,覺得有道理,但是就是心底過不去。

畢竟她也是個母親。

“你跟那些學校都招呼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