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書易跟慕逸風看了過來,目光揶揄。

“老大,你的潔癖被嫂子給治癒了?”

慕逸風嬉笑著調侃某爺。

“有問題嗎?”

顧南臣冷哼一聲,不怒自威。

慕逸風笑了笑,冇敢再說了。

白書易笑笑,冇說什麼。

“爹地,要自己一個杯子喝水才衛生!”

顧子恭一臉認真的說了下顧南臣。

顧南臣斜了一眼過去,反駁一句,“那你怎麼有時候也喝你媽咪喝過的水杯?”

顧子恭:……

小傢夥撅了下小嘴,那不一樣吧?

爹地是大人,他是小孩啊!

慕逸風跟白書易哈哈大笑。

慕逸風:“子恭,你爹地……額!”

顧南臣一顆花生丟了過去。

正中慕逸風的嘴巴。

慕逸風差點被噎住。

委屈不已的望著顧南臣。

顧南臣目光幽幽,帶著警告,他要是敢亂說,絕對不止一顆花生的問題。

慕逸風訕訕的吐出花生,剝開,丟進嘴裡。

“謝謝老大的花生!”

白書易哭笑不得,“有些話不適合當著小朋友的麵說,你還是注意點好!”

六個小傢夥麵麵相覷,葉子進好奇不已瞅著慕逸風。

“慕叔叔,你剛剛想說什麼呀?”

“小孩子,彆問了,一會你爹地要揍我!”

慕逸風乾笑幾聲,冇敢跟小傢夥說,他爹地連他媽咪的口水都吃,何況是碰過的水杯。

“你可以偷偷告訴我呀!”

葉子進過來,笑嘻嘻跟慕逸風說道。

慕逸風揉了下小傢夥的腦袋,感覺到顧南臣的瞪視,他哄了下小傢夥,

“叔叔想說你爹地不介意。”

葉子進狐疑看了看他,嘟噥道:

“你不會是想說爹地跟媽咪親嘴了?”

葉紫夏臉冒起了一股熱氣。

“葉子進!”

顧南臣擰了下眉頭,警告一聲小傢夥。

慕逸風忍俊不禁,“這可不是我說的啊!是你家寶貝自己說的!”

顧南臣白了他一眼,見文韜跟武略進來了,吩咐武略。

“武略,把這傢夥給我丟出去!”

武略立馬上前,“慕少!得罪了!”

慕逸風趕緊抱著沙發椅背,“武略,你老闆跟我開玩笑呢,你彆當真!”

慕逸風敵不過武略的武力,趕緊趁機躲開。

“老大,給點麵子啊,我以後不亂說話了!”

慕逸風趕緊跟顧南臣求饒。

葉紫夏看著好笑不已。

六個小傢夥也都偷笑看著慕逸風發慫。

文韜不用問,都知道慕逸風不怕死說了什麼話,招惹到他們的顧爺了。

“菜來了,吃飯了!”

慕逸風見到服務員端著一盤點心進來,趕緊上去接過來,招呼大家。

“寶貝們,吃點心。嫂子先來!”

慕逸風狗腿的遞到葉紫夏的麵前。

葉紫夏好笑了下。

“嗯!”

她給孩子們拿了,自己纔拿一塊吃。

“媽咪,還冇洗手!”顧子恭提醒一聲。

葉紫夏笑了笑,“冇事,吃完就去洗手!”

顧子恭看了看他們,這才小口吃了起來。

呆毛無所謂,手再臟的時候,也吃過飯,

他們去背煤礦,手都是黑漆漆的,冇水洗手,經常都是臟著手吃飯的。

葉子招,葉子財,葉子進,葉子寶幾個倒是冇太計較,隻要不是特彆臟,都能接受。

“不乾不淨,吃了健康!”

葉子進嘿嘿笑眯了眼,一口就吃了。

慕逸風哈哈大笑,再給小傢夥一個。

“謝謝叔叔!”葉子進開心道謝。

慕逸風遞給其他人,大家都吃了起來。

“老大,你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