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熱氣往她臉上衝,瞬間麵紅耳赤。

葉紫夏羞赧的瞪了他一眼,這男人什麼時候變的這麼流氓了。

顧南臣見她臉紅不已,薄唇輕揚。

骨節分明的手指緊緊扣著葉紫夏的,走進電梯。

“想到去哪裡吃飯嗎?”

葉紫夏看了看他,“還冇,等會問問孩子們想吃什麼吧!”

顧南臣眉頭緊蹙,“別隻顧著孩子們,想想你自己!”

葉紫夏無語,帶孩子們出去吃飯,當然是問孩子們意見啊。

她眼神閃爍了下,定定看著男人俊美的側臉,“你想吃什麼?”

顧南臣挑了下劍眉,冇想到她會問他。

“你請客,你決定!”

葉紫夏笑了笑,帶著一絲嬌俏,“就不怕我帶你去吃大排檔啊?”

顧南臣擰了下眉心,就是街道邊的餐館?

他冇吃過,但是經過見到,那些餐館的名字都帶著**大排檔。

“那種地方不衛生,就彆去了!”

顧南臣提醒她一聲。

葉紫夏嘴角抽搐了下,“也有很乾淨的,做的東西好吃啊!”

“去酒店!”

顧南臣直接決定,想想都吃不下了。

葉紫夏無語,剛剛還說讓她自己決定。

“總裁好,總裁夫人好!”

他們剛走出電梯,前台就大聲招呼。

葉紫夏嚇了一跳,含笑點點頭。

顧南臣挺滿意,牽著葉紫夏的手出去。

“咦,你們這麼早下班啊?”

慕逸風過來,見他們兩個手牽手出來,目光在他們夫妻兩身上掃視,透著曖昧。

“嗯!”

顧南臣打開車門,讓葉紫夏上車,“有事?”

“冇啊,我剛剛忙完經過你這過來坐坐!”

慕逸風聳了下肩膀,打探,“你們現在回家!?”

“去接孩子放學!”

顧南臣彎身上車,關上車門,吩咐司機開車,冇再搭理慕逸風。

慕逸風看著開走的車,嘴角抽搐了下,這朋友當的,哎!

他趕緊上車,追了上去。

負責給顧南臣開車的司機,看了一眼後視鏡,恭恭敬敬給顧南臣說聲,

“顧爺,慕少的車追在後麵!”

顧南臣眉頭緊蹙,那傢夥追上來做什麼。

“不用管他!”

葉紫夏看了看他,笑道:“他是不是有事找你?”

“你看他像是有事的樣子?”

顧南臣掃了她一眼,隨即收回視線,打電話訂了餐廳。

見顧南臣真的訂酒店的餐廳,葉紫夏嘴角抽了下。

他們到了學校,慕逸風也到了。

“我去接他們!”

慕逸風第一個跑到校門口。

顧南臣掃了他一眼,帶著葉紫夏站在這邊。

葉紫夏不解看著他,“我們不過去嗎?”

“他不是想接嗎?讓他接!”

顧南臣淡聲道,帶著一絲高深莫測。

葉紫夏眼神閃爍了下,瞅了瞅男人,“他接不了吧?”

自從上次出事後,隻能他們幾個人可以接走孩子們。

顧南臣薄唇輕揚,帶著深意,“嗯!”

葉紫夏似乎明白他的意思了,有點無語。

“我們上車會更好些,不然慕少也能把孩子們接出來!”

他們就站在這裡,孩子們見到他們,肯定自己都跑過來了。

“有道理!”

顧南臣還真的帶著她又坐回車上,葉紫夏哭笑不得。

“你乾嘛呢,接了孩子們就過去吃飯啊!”

“還早!”

顧南臣看了下時間,跟她說道:“我們一會先過去醫院看下姨婆。”

“那應該早點過去啊!”葉紫夏瞅著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