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南臣目光掠過她額頭上的傷,頓了頓。

牽著兒子又走了進來。

葉紫夏不解的看著男人的舉動,“顧總,你怎麼?”

顧南臣拉過她的手,進屋,“去拿醫藥箱過來。”

葉紫夏一臉懵逼,不知道男人要做什麼。

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兒子,顧子恭也不知道顧南臣要做什麼,瞅著她。

“你受傷了?”她有點納悶的問道。

顧南臣目光沉了沉,“快去!”

葉紫夏嘴角抽搐了下,趕緊過去把醫藥箱抱了過來。

顧南臣打開,拿過藥水,打濕棉花。

站在她麵前,撥開她的髮絲。

葉紫夏石化。

他是要給她擦藥?

聞到男人身上濃烈薄荷香,葉紫夏心神盪漾,心跳抑製不住的加速起來。

“嘶……”

突然傳來劇痛,葉紫夏倒抽一口氣。

“彆動!”

顧南臣叱喝一聲,一手扣住她的頭,一手重重的給她搓揉著傷口。

男人的手勁可比兒子的用力多了,葉紫夏被他揉的兩眼淚汪汪。

顧南臣眸光一閃,掃了一眼她可憐兮兮的樣子。

薄唇輕揚,“揉開好的快!”

“你,你輕點,不是,我一會自己擦!”

葉紫夏感覺自己的皮都快要掉了。

被男人這麼擦下去,冇有傷口的位置也會淤青一片。

“你這是回家的路上受傷,屬於工傷,我得保證你安全無虞。”顧南臣淡聲道。

葉紫夏嘴角抽搐了下,真會說。

“這個跟你沒關係,你鬆開我,我的皮都要破了!”

“矯情!”顧南臣冷哼了聲。

葉紫夏嘴角抽了抽,心底忍不住罵他。

顧子恭看到顧南臣親自給葉紫夏上藥,笑眯了眼。

他拉著葉紫夏的手,安慰,“媽咪,你忍一忍,很快就好了。”

“寶貝,你爹地手上的力道太重了。”

葉紫夏吃痛的眼淚直冒。

顧南臣給她揉了幾十下,才收手。

“好了!你晚上洗完澡再自己擦一次!”

顧南臣叮囑一聲,才拉著兒子走了。

“媽咪,拜拜!”

顧子恭笑眯眯的跟她揮手。

“寶貝,拜拜!”

葉紫夏吸著鼻子,不好意思的跟兒子道彆。

對上男人揶揄的眼神,囧的不行。

“就上個藥,還哭了?”

顧南臣揶揄一聲,帶著兒子進了電梯。

葉紫夏瞪了他一眼,關上門。

反鎖住。

她吸了下鼻子,擦了下眼睛,走去兒子房門口。

“寶貝們,可以出來了。”

裡麵的四個小傢夥趕緊跑了過來,開門。

“媽咪,爹地走了?”

四個小傢夥眼睛發亮的看著她。

葉紫夏尷尬的移開視線,“你們都冇見到人,亂喊什麼爹地?”

葉紫夏對某爺剛剛的行為,有著怨氣。

她輕輕的摸了下額頭,吃痛的嘴角抽搐。

“嘻嘻!”四個小傢夥笑了笑,“肯定是爹地,不然媽咪怎麼不讓我們見他!?”

葉紫夏看著聰明的四個孩子,無語。

“你們還餓不餓?”

“餓!”四個小傢夥異口同聲,“我們都餓扁了,剛剛,冇吃多少!”

葉紫夏抱著他們一下,“菜吃完了,媽咪再去炒幾個菜,你們等會!”

她轉身去廚房忙活起來,四個小傢夥紛紛跑去洗手間端水去洗陽台上的尿尿。

出來,看到吃完的碗盤,佩服不已。

看見還有湯。

葉子招朝著廚房裡麵喊了聲,“媽咪,這湯我們喝了?”

“嗯,你們把湯喝了吧!”

葉紫夏應了聲,淘米下鍋,重新煮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