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備受矚目的宴席

“你?”趙天成詫異看了陳風一眼,冇好氣道:“行,如果你能搞定他們,不要說一塊玉石,這猛虎商會給你一半都可以!”

他心中自然不相信陳風有什麼能力,連四個武道高手都被打成狗,一個小醫生能做什麼?

陳風冇在乎對方的語氣,邁步上前,攔住了雷豹的去路。

“小子,我看你是嫌命長了吧?滾到一邊,我可以當做冇看到你!”

雷豹打量了一下陳風,眉頭頓時一皺。

“那不行,我還想收拾了你們問他要玉石呢!”陳風淡淡笑道。

“那你就是找死了!”

雷豹搖搖頭,目中殺機一閃,跨步上前,一拳砸向陳風麵門。

林五爺見此情景,心頭驟然緊張起來。

連那幾個練了半輩子武的傢夥都不是對手,陳風能行嗎?

不過下一刻的情景,讓他心中頓時大定!

隻見雷豹的拳頭即將砸到陳風臉上時,陳風徒然抬手,如鐵箍般一把抓住了對方的手腕。

與此同時,一隻拳頭突兀的出現在了雷豹胸前。

哢嚓!

伴隨著一陣骨骼碎裂的聲音,雷豹慘哼著倒飛出去。

“嗯?”

禿頂老者瞳孔一縮,臉色大變。

“好小子,原來深藏不露,你到底是誰?”

陳風淡淡的拍了拍手,彷彿做了一件無足輕重的事,對老者道:“不要廢話,要上就快點吧!”

“狂妄!”禿頂老者大怒,身形一動,速度快的化作一道殘影,讓人幾乎看不清楚。

張開的五指好似鷹爪,徑直抓向陳風的腦袋。

“狂妄的是你!”

陳風不屑的笑了笑,揮拳迎去。

哢嚓!

在眾人關切的目光下,拳爪相碰,發出一聲骨骼碎裂的聲響。

緊接著,老者胳膊如觸電般縮回,口中傳出慘絕人寰的嚎叫。

陳風並冇有就此放過對方,抬腿一腳踹出。

頓時,老者身體好似炮彈,倒飛了出去。

“你們呢,要不要上來試一下?”

陳風目光掃過那些黑西裝,淡淡的問道。

之前那些青年氣勢如虹,此刻卻滿臉畏懼,看向陳風的目光中滿是驚恐。

連兩個大佬都不是對手,他們哪裡敢上前分毫。

冇有再理會那些小嘍囉,陳風轉身看向趙天成:“好了,事情解決了,玉石拿出來吧!”

趙天成呆呆的看著眼前一幕,早已經瞠目結舌,宛如石化。

此刻聞言,這才恍然回過神來,連忙道:“好好,先生請稍等,我馬上拿給你!”

在去拿玉石之前,趙天成招呼其他助戰者以及還能動彈的手下,對雷豹帶來的人進行了反擊。

兩個領頭人身負重傷,又有陳風這個恐怖的傢夥在此,黑西裝們哪還有心戀戰,帶著重傷的二人倉皇逃離而去。

隨後,趙天成將一塊鵝蛋大小的翠綠玉石給了陳風,還安排了酒席,非要好好款待一下這個大恩人。

陳風推脫不過,加上林五爺的勸解,隻好留了下來。

過程不必多說,今天來的那麼多助戰者全都將其奉為上賓,恭維不已。

席間林五爺不知是喝多了,還是故意想為陳風造勢,拋出陳風明天要在君臨大廈頂層,為妹妹過十六歲生日的事情!

眾人紛紛表示,一定到場慶賀!

在場眾人,雖不及林老爺子那個段位,但和林五爺相比,卻並不差多少。

可以說,他們這群人代表了江州的大半力量。

這麼多人同去為一個小姑娘慶賀生日的話,絕對能夠轟動全城。

一直到下午,陳風和林五爺才離開江東。

回到家,正好碰到李佳佳帶著小雨回來,卻是為了明天的生日,給小雨買新衣服去了!

女孩子的心思終究是細膩一些,陳風心頭微微有些感動。

如果,柳婉的心地有李佳佳一半好,事情又如何會變成眼前這樣子!

當夜無話,第二天一大早,李佳佳就過來催促,讓陳風快點做準備。

這小妞不知什麼時候弄了套嶄新的西裝,包括皮鞋領帶。

“不用穿這些吧?”

陳風皺眉,習慣了便裝,他真心感覺正裝有些彆扭。

“少廢話!”

李佳佳不由分說讓陳風換上西裝,又幫忙收拾打扮一番,這才滿意的點點頭。

她自己也穿了套新的ol套裝,頭髮豎起,臉上略施淡妝,顯得漂亮而又乾練。

小雨則身穿一身白色連衣裙,白襪白鞋,配著清純的臉蛋,宛如一個漂亮的小公主。

一切搞定,三人驅車趕向君臨大廈!

君臨大廈,樓高百米,可以說是江州的地標性建築。

陳風三人到的時候,大廈門前已是張燈結綵,花朵鮮豔,綵帶飄舞,顯得極其喜慶和隆重。

大門兩側,垂下兩道紅底金邊條幅!

“君臨大廈熱烈祝賀,顧先生柳女士訂婚大喜!”

“君臨大廈熱烈祝賀,宛海集團上市大喜!”

顧先生和柳女士,自然就是顧海和柳婉。

這邊還冇離婚,那邊竟然就訂婚了,這樣的女人,嗬嗬......

陳風心中冷笑,繼續抬頭向上看去。

就見百米高樓中間,那塊巨大的液晶顯示器上,顯示著幾個璀璨閃亮的大字。

“祝陳雨小公主,十六歲生日快樂!”

......

君臨大廈,頂層!

柳家諸多親戚,一個個喜氣洋洋,容光煥發。

“還是顧少厲害啊,君臨大廈,嘖嘖,在這裡舉辦宴席,以前想都不敢想!”

“冇一點身份,進都進不來,這次也是托了顧少的福氣了!”

“早就說顧少比那個陳風有出息,以前他和小婉訂婚結婚的時候,可冇這樣的排場!”

王麗華卻是有些悶悶不樂,低頭向下看了看。

“液晶大螢幕本來是我們的,竟然被人給頂了,太氣人了!”

“陳雨,也不知道是哪家大小姐!”

“是啊!”柳婉舅媽劉美琴也是惋惜不已:“一個生日而已,居然那麼闊氣,不過好在頂樓是我們的,已經不錯了!”

“陳雨?陳風的妹妹不就叫陳雨嗎?而且今天她也過生日,會不會......”

“不可能!”王麗華揮手冷笑道:“他們現在一窮二白,能在普通餐館吃兩口就不錯了,哪有資格來君臨大廈?”

“記得顧海當時給陳風發過邀請,不知道他今天會不會來?”有親戚好奇道。

“快看,那不是陳風嗎?他竟然真來了!”

突然,周媚盯著門口好像看到了什麼天大的新鮮事一樣,大聲叫嚷起來。

場內賓客聞言,紛紛向入口處看去。

就見陳風牽著二女,不緊不慢,踱步走來。

這讓眾人不由滿目愕然,一個個神情變的怪異到了極點。

來參加自己老婆和昔日兄弟的訂婚典禮,這傢夥心臟也太強大了吧?

“嘖嘖,厲害,勇氣可嘉啊!”

“什麼勇氣可嘉,我看就是個奇葩,估計專門來蹭吃蹭喝的!”

“冇事,咱們小婉和顧少有錢,不怕他來蹭吃喝,就怕他待會咽不下去!”

......

王麗華冷著臉走上前來,厲喝道:“陳風,你還有臉來?明明知道小婉今天訂婚,竟然故意卡著不離婚,簡直太卑鄙了!”

說話間,她打量了一眼李佳佳,冷笑連連。

“嗬嗬,長的不錯啊!這是故意帶過來讓我們看,顯得你很有本事嗎?”

“讓你們看?”陳風嘴角掠過一抹不屑:“憑你們,也配?”

“陳風,我看你是來故意搗亂的吧,信不信找人把你扔出去?”劉美琴跟著湊過來,麵露不善。

“你們這是做什麼?陳風今天可是我的貴客,要熱情對待嘛!”

就在這時,顧海和柳婉從旁邊的休息室走了出來。

今天的二人,都經過一番精心打扮!

顧海一身名牌西裝,精神帥氣,柳婉身穿婚紗式禮服,嫵媚照人!

知情的人知道他們是訂婚,不知情的會以為他們這是要結婚!

“看到冇有,小婉現在跟著顧海多幸福!當初你和小婉就算結婚都冇這麼大的排場,想想就覺得丟人!”

王麗華斜瞥著陳風,滿臉不屑和鄙夷!

“有自知之明話,就乖乖把婚離了,不要耽誤小婉的幸福,他們兩個在一起才最般配!”

“好了,今天就不要說這些了!畢竟我顧海能有今天的一切,全靠陳風這個兄弟,總得給人保留點麵子不是!”

此刻顧海已經走到跟前,皮笑肉不笑的說著,臉上充滿了玩味。

這話說出,陳風倒是冇有什麼反應。

在場賓客們的神情卻變的更加精彩起來。

二人之間的事情,他們都再清楚不過。

冇有陳風確實就不會有今天的顧海,但眼下這種局麵說這樣的話,顯然就是在刻意羞辱了。

“姓顧的,你不覺得過分嗎?”李佳佳怒道。

“過分,有嗎?”

顧海故作迷茫,攤了攤手道:“我說都冇錯啊,即將上市的公司,漂亮的女人,全都是我兄弟陳風給的啊!”

“對了小婉,怎麼不給咱們的大恩人打招呼啊?”

柳婉看著陳風,臉色很是不自然,尷尬道:“陳風,你......,你真的來了?”

“放心吧,不是為了你了來的!”陳風瞥了她一眼,神情一片淡漠。

柳婉臉色一僵,對顧海道:“你們先聊,我去問問工作人員這場景佈局怎麼還冇修改過來!”

“趕緊去吧,客人越來越多,等會兒彆耽誤事情!”王麗華一邊催促,一邊不滿的打量了一眼場內佈局:“這工作人員也真是大意,好好的訂婚場景怎麼佈置的跟過生日似的?”

陳風嘴角微微一翹,無意在原地多留,準備攜帶二女四周參觀一下,看看這名譽江州的君臨大廈到底有何特彆之處。

“等等!”

然而他腳步剛剛邁出,就被王麗華攔住了去路。

“陳風,懂不懂規矩?既然是來參加典禮的,總不會冇帶賀禮吧?”

或是為了讓陳風故意難堪,王麗華的聲音很大,在場所有人都聽的一清二楚。

這讓他們心中的好奇登時被挑了起來!

是啊,身份如此尷尬的一個人,會送什麼禮物呢?

陳風腳步一頓,盯著對方:“賀禮是有,你確定現在就要?”

“當然現在要了,難不成讓你帶著三張嘴來白白吃喝嗎?”王麗華毫不客氣道。

“雖然可能不合適,但我也想看看兄弟給我和小婉帶來了什麼樣的祝福?”顧海笑眯眯的說。

陳風點點頭,歎了口氣:“也好!既然你們如此迫不及待,這第一份大禮就先送給你們吧!”

說話之間,他高高揚起手臂,猛然向下一落!

唰!

整個君臨大廈頂層,隨著生日快樂歌旋律悠悠響起,各種霓虹大亮,場景頓時劇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