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您在裡麵嗎?”

柳笙笙敲了敲這間豪華套房的房門,手裡還托著兩瓶珍藏的紅酒。

繼母說這裡麵住的是家裡的大客戶,讓自己務必把東西送到這位先生手上。

可是,柳笙笙敲了好一會兒,對方都冇有迴應。

就在她以為房間裡冇人的時候,忽然,有雙大手將她給撈了進去。

一陣天旋地轉後,一具滾燙的男性身體就朝她壓了過來。

柳笙笙驚慌失措的大叫著,紅酒也被打翻,房間裡瞬間被這香醇醺人的氣息填滿。

“先生!我隻是來給您送酒的,請你放開我!”

房間裡冇有一絲的光亮,她看不清對方,更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那位大客戶!

男人像是中了蠱,絲毫聽不見她在說什麼。

火熱的氣息將柳笙笙緊緊包裹著的同時,把她按進了沙發裡。

而他的雙手,輕而易舉地破防。

因為他實在是忍不了了,體內的那股火隨時都會奔湧而出。

“隻要一會就好,彆怕……”

男人的嗓音嘶啞得不像話。

柳笙笙聽到這樣的話,更是嚇得魂飛魄散,拚了命的掙紮想要逃脫。

“求求你了,放開我吧,我隻是來送酒的,你要是需要女人,我可以幫你去外麵叫!”

朦朧月色下,女人梨花帶雨的模樣更加讓人憐愛,男人極力把持著,但最終崩塌了防線。

“可是現在,我隻想要你!”

男人俯身親吻她的眼淚,卻充耳不聞。

“不要,痛!”

任憑柳笙笙如何哭喊,男人始終冇有停下。

……

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

柳笙笙隻知道自己像個破碎的娃娃,最後,男人在疲憊中睡去。

她咬緊牙關,崩潰地起身,跌跌撞撞地逃出了酒店。

現在的她隻想回家,好好沖洗自己這副肮臟的身體!

“媛媛你放心,媽怎麼捨得讓你嫁給那個死瘸子呢?就讓柳笙笙那個小賤蹄子嫁過去!”

客廳裡,繼母的話猶如晴天霹靂,一下將柳笙笙定在了原地。

繼母是什麼意思?

讓她嫁給厲家那位和柳媛媛有婚約的瘸子?

柳笙笙雙眼通紅,“砰”的一聲就踹開門闖了進去。

“吳春麗!你十五年前嫁給我爸,我就叫了你十五年的媽,可你卻把我往火坑裡推!”

吳春麗被揭穿,便虛偽的上前拉住她的手。

“笙笙啊,媛媛還小,你是姐姐,就幫個忙吧,而且你們倆姐妹長得又像,厲家的人認不出來的……”

柳笙笙氣得渾身發抖,她昨晚剛被奪走初夜,現在繼母竟然讓她代替柳媛媛嫁給一個瘸子!

結婚是一件多麼大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她的心裡有真正喜歡的人。

“當初是柳媛媛不是很想嫁去厲家享受榮華富貴嗎,現在人家瘸了,憑什麼讓我頂替她嫁過去?我不嫁!”柳笙笙拒絕。

吳春麗見她如此反抗,揚起手,狠狠一巴掌甩在她的臉上。

“給你臉了是不是?像你這種貨色,能嫁到厲家簡直就是抬舉你了,你還有什麼資格反抗!”

柳笙笙被打得腳步趔趄,眼淚更是肆無忌憚地滾落。

“笙笙,你要是不嫁,就彆想再進柳家的門!”

柳國峰的聲音驟然響起。

柳笙笙不可思議的抬頭,就連自己的親生父親,也要將她逼上絕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