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的她反抗後,得到的是一頓暴打,數天都被關在小黑屋裡,長大後她好不容易想要脫離這個家,卻被他們步步設計,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偏偏小念還在她們的手裡……

“我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對你?”

厲雲州不解的問她,心想就算她不懂事了些,也不至於受到這樣的欺負。

柳笙笙也不知道自己明明都這麼乖巧懂事了,可她們就是不待見自己。

“可能隻有會哭的孩子纔會有糖吃吧。”

她淒涼的笑笑,自然的起身收拾碗筷,“吃完了吧?吃完我該洗碗了。”

想要幫她的話呼之慾出,可厲雲州卻按捺著自己的這股衝動,現在的他,有什麼資格跑到柳家去為她打抱不平呢?

“放著吧,你還懷著身孕,先去休息。”厲雲州主動拿走她手裡的碗筷。

“可這些……”

“我來洗。”

柳笙笙一臉的可思議,心想厲家少爺竟然要給自己洗碗?

“你真的可以嗎?換句話來說,你洗過碗嗎?”

厲雲州像是受到了侮辱,狠狠瞪她一眼,“你在質疑我?”

“冇冇冇,我就是怕冷水會傷到您金貴的手……”

“用不著你操心。”

厲雲州客冷冰冰說著,把她按在了沙發裡,下達指令。

“你在這好好坐著,彆亂動。”

於是柳笙笙就隻好老實的坐在沙發裡,看著他高大的身影擠進了有些擁擠的廚房,水流聲緊接著響起,他井井有條的把碗放進了洗手池,然後擠上了洗潔精……

柳笙笙歪著腦袋看著,心想現在的公子哥竟然還會洗碗了,業務能力還真不錯阿。

“哐當——”

光是這一分鐘裡,厲雲州就摔碎了三個盤子,外加兩個勺子。

“好了好了,按照你這個速度,明天我就冇碗吃飯了!”

柳笙笙急匆匆的將他往外推,是真的不敢再讓他進來了。

厲雲州不痛快的看著這一地的碎片,心想自己竟然連這幾個碗都搞不定。

再看柳笙笙,十分熟稔的收拾著地上的殘渣,三兩下就把冇洗完的碗筷給清潔乾淨,整齊的擺在了櫃子裡。

不得不說,如此賢惠的模樣,她是個非常適合結婚的對象……

厲雲州被自己的這個想法嚇了一跳,他在想什麼?想娶眼前的這個女人回家當老婆嗎?

不,不可以……自己要娶的是她姐姐。

可是自己的心,還是不受控製的被她所吸引,為她過早的成熟與懂事感到心疼。

洗完碗的柳笙笙見他還杵在原地,不禁故意咳了咳。

“厲少爺,你澡也洗了,飯也吃了,難道還不回去嗎?”

這丫頭,又趕自己走?

厲雲州看了眼窗外,暴雨似乎下得更加猛烈了,這樣的天氣,確實不適合開車出行。

他索性就往沙發裡一靠,表示雨停了再走。

柳笙笙心想自己是請不動這尊大佛了,就回房洗漱準備睡覺了,至於厲雲州……就讓他在客廳呆著吧!

這邊厲雲州確實想等等雨停的,卻在不知不覺中睡了過去,也不知過了多久,他被臥室裡傳出的聲響吵醒。

“不……不要,求求你……放過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