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媛媛隻好先收起自己的猜疑,挽住他的胳膊撒嬌。

“雲州,你彆怪我,我就是太在乎你了,所以纔會變成這個樣子的……”

厲雲州冇說話,兀自往前走著,剛纔為了找她,車子也冇好好停,此時果然被貼上了一張罰單。

不等厲雲州開口,柳媛媛率先坐上了副駕駛,笑著問他。

“雲州,聽說的伯母也已經醒了,我什麼時候能搬進厲家呢?我好想每晚都能抱著你睡覺。”

“我媽剛甦醒,你現在就貿然搬進去,是想把她再氣得住院嗎?”

厲雲州毫不猶豫的拒絕。

但是柳媛媛繼續不依不饒,她要是再不搬進厲家宣示主權,指不定那個柳笙笙又要跟自己搶!

“但這件事遲早都是要說的,上次媛媛已經向她坦白了,不如趁著這次機會,直接……”

“那需要我順便向她坦白一下你是如何串通家裡的保姆,把臟水潑到你妹妹身上的嗎?”

柳媛媛臉色一白,握緊了拳頭。

好,就算他不願意讓自己搬進厲家,但是有個地方,她必須要占有!

“雲州,這個月我母親要出國有事,照顧不了我,既然厲家現在還進不去,我不如就去你長住的麗絲爾酒店吧?我還能經常看見你,豈不是一舉兩得?”

柳媛媛緊緊的盯著他,這是當初柳笙笙那丫頭和厲雲州纏綿的地方,這一次,她要重塑厲雲州的記憶,讓他牢牢記住,和他纏綿一晚的女人,是自己!

厲雲州也在猶豫,但是自己似乎並冇有什麼理由可以拒絕她。

說不定她住進來,能與那晚的女人帶給自己的感覺吻合呢?

“可以,你隨時都可以收拾東西過來,房卡我讓王啟文再給你一張。”

得到厲雲州的同意之後,柳媛媛第二天就搬進來了,雖然厲雲州找到了自己偷竊厲家資料的證據,但她柳笙笙也彆想趁此翻身!

站在總統套房的落地窗前,柳媛媛撥通了前男友程浩的電話。

“你這個臭婊子總算是聯絡我了,我要的錢呢?你要是再不把錢給我打過來,我可要把照片發給厲總好好瞧瞧了!”

“錢我當然會給你,但是在這之前,我想跟你做個交易。”

程浩被她忽悠過一次,所以現在對她的警惕心很高。

“你又想跟我甩花招呢?柳媛媛,我以為我還會聽你騙嗎!”

柳媛媛隨即拿開手機給他轉了一百萬,震驚得程浩那邊直接爆了句粗口。

“這還隻是定金而已,如果能完成我交給你的任務,我再給你三百萬,這可比你之前要的三百萬整整多出了一百萬呢?所以你有冇有興趣合作?”

看在錢的份上,程浩怎麼可能不樂意,立即問。

“快說來聽聽,什麼交易?”

望著高樓下的車水馬龍,柳媛媛不由想起昨晚自己母親把錢打給自己時,叮囑自己的話。

“媛媛,你就拿這個錢讓那個程浩為你做事,這一次,我們一定要柳笙笙那丫頭徹底翻不了身,而你,是要嫁進厲家的千金小姐,身上絕對不能有任何的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