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冇有,我真的不知道……”

柳笙笙瘋狂的搖著頭,她們到底在說什麼?為什麼自己什麼都聽不懂!

而此時厲雲州對她僅剩的一點信任與情愫,也在此刻煙消雲散。

他這輩子就討厭這種水性楊花的女人!

為了爬上自己的床,可以不顧手段,可以用儘一切辦法!

“媛媛啊,你怎麼可以這樣呢……我不過是順口跟你說了一聲,我晚上要在這和雲州商量寶寶的事,竟然被你鑽了空子,還好我及時趕回來了……”

柳媛媛痛心的望著她直掉眼淚,甚至因為哭得太凶,不得不扶住了一旁的桌子。

顯得柳笙笙這個罪人更加死有餘辜。

“你聽好了柳媛媛,這輩子,你都不要再出現在我眼前了……”

憤怒在此刻轉變為了絕望,厲雲州忽地就鬆開了她,柳笙笙也跟著跌倒在地。

她看得出來,這次厲雲州是對自己徹底的失望了,他看向自己的眼神,隻剩下了厭惡。

為什麼……她明明什麼都冇有做,他為什麼再次給她判了死刑!

柳笙笙不甘心的想要解釋,卻聽到一旁的柳媛媛拿著照片問自己。

“媛媛,這照片上的男人,是你的前男友吧?你怎麼能和他拍這種照片呢?而且前幾天的時候他還找到了我,說你最近傍上了一個大款,所以就把他給甩了,他夜夜買醉,還找你複合,可是你還是絕情的拒絕了他……”

什麼照片?什麼前男友?她到底都在胡說什麼!

柳笙笙一把奪走她手裡的照片,看著畫麵中自己的那張臉,柳笙笙五雷轟頂,連呼吸都靜止了。

這怎麼可能,照片裡的男人是誰?自己怎麼可能會去拍這種色情照?她壓根就不認識照片裡的男人!

“他估計是不甘心你甩了她,所以才把照片都寄到我這裡來了,他要是還把宣揚出去了,你讓咱們家還怎麼做人啊!”

柳媛媛急的都哭了,把照片又裝了回去,嘴裡還在勸她。

“媛媛要不你跟你的前男友好好談一談吧?讓他趕緊把照片刪了,這要是傳出去,像什麼話啊!”

“她自己乾的這些齷齪事,就讓她一個人承擔!”

厲雲州將柳媛媛收拾好的照片又重新塞回柳笙笙的手裡,不客氣的指著門口對她說。

“還有,請你立馬離開這裡!我這裡可容不下你這種不檢點的女人!”

柳笙笙拿著一堆燙手的照片,無措的望著他。

“厲雲州,我真的冇有……”

“出去!”

厲雲州再次重複,對她的解釋已經冇了再聽下去的**,對她,自己心裡隻剩下失望與後悔。

他總覺得這女人不一樣,乖巧中帶著一絲的韌性,時而溫順時而炸毛,像是小野貓似的,撓得他心頭癢癢的,總是會惦記著她。

那雙清澈的眸子總給他一種涉世未深的錯覺,讓自己不由自主的想要保住她。

不過那終究隻是自己的錯覺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