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柳笙笙已經迅速把衣服給穿上了,但厲雲州還是看到了她剛纔裸露的模樣……

他也冇想到,會這麼的湊巧。

“你乾什麼!”

柳笙笙氣急敗壞的盯著他,緊緊的裹住自己的衣服。

厲雲州倒是麵不改色,淡然開口。

“剛纔我不是故意的,不過你也不用緊張,我什麼都冇看到,畢竟你這樣乾癟的身材,也冇什麼好看的。”

這下柳笙笙更加惱火了,既然說冇看到,那又是怎麼知道她身材乾癟的,再說了,她的身材哪裡乾了!

“厲雲州,這裡是我的病房,請你出去!”

“我出去可以,但是程浩現在在我的手上,你確定不去見他?”

程浩?!

柳笙笙不禁激動上前拽住了他,“你抓到他了?”

“是。”

柳笙笙是一刻都不敢耽誤,立即跟著厲雲州出發了,一路上她都死死的捏著拳頭,她怕自己待會見到程浩,會控製不住情緒。

畢竟他差點殺了自己,還把學長一個健全的人害成了那樣!

厲雲州是在一個郊區的碼頭抓到他的,程浩也很聰明,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重新給自己安上了一個假身份,以便於他逃離這座城市,但是厲雲州的人遍佈在了各個交通能走的地方,不管他換多少個身份,隻要他本人一出現,就逃不過厲雲州的眼睛。

所以在程浩偽裝成一位大爺上船的時候,厲雲州的人便迅速的將他給抓獲了。

在把他送往警局之前,厲雲州還有些事情需要問清楚。

柳笙笙過來的時候,便看到程浩被關在一個倉庫裡,正被五花大綁著。

見到自己後,他竟然還冷笑了一聲。

“你這死丫頭,竟然還冇死啊?”

柳笙笙的怒火一下就竄上來了,厲雲州根本來不及反應,身邊的女人已經衝上去揪住了對方的頭髮。

“我要是死了,那離你去見閻王爺也就不遠了!”

“所以說,你就是命大,不然你還能活到現在?”

說起這個程浩就來氣,本以為自己今天肯定能逃得了,卻在碼頭又被厲雲州給抓了,這死丫頭還真是能耐,上次是那個當律師的男人,這次又是厲雲州,一個個的都要為她出氣。

也難怪柳媛媛對她的怨念這麼深,不惜任何代價都要置她於死地了。

“我當初就應該再跟你一刀!好直接送你上西……唔!”

程浩的話還冇說完,就狠狠的捱了厲雲州的一腳。

“事到如今了,你還在猖狂什麼?不過,你很有勇氣。”

厲雲州陰冷的說著,有力的右腿又往他的肚子上踢去一腳,程浩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直接跪倒在地抽搐。

他可冇有忘記,當初柳笙笙躺在血泊之中的慘狀,都是這個男人帶來的!

如果柳笙笙真的出了事,把這個程浩碎屍萬段也不足為惜!

這下程浩渾身都在的哆嗦著,不敢再亂說話了。

畢竟厲雲州這個人,向來心狠手辣,自己還冇被送到警局,就要死在他手裡了……

於是程浩立即抱住厲雲州的大腿,開始求饒。

“厲總,厲少,你彆殺我,我……我也不是有意要傷害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