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辰瑞說要帶他走?重新開始新的生活?這樣,她便可以擺脫這裡的一切!

“學長……那我們去哪啊?”

“去哪都可以,凡是你想去的地方,我都可以安排。”

溫辰瑞的眼裡閃爍著對未來的希冀,隻要能和她在一起,去哪他都願意。

換做在以前,跟溫辰瑞一起生活,也許是柳笙笙夢寐以求的事,但是現在……

柳笙笙也知道,跟著溫辰瑞離開又會意味著什麼。

他一個原本前程似錦的大律師,終究會被自己和肚子裡的孩子給拖累。

柳笙笙知道溫辰瑞是想解救自己,但是她已經有了其他男人的孩子,卻讓溫辰瑞照顧自己,這對他來說不公平。

他值得更好的選擇。

“笙笙,不如我們去一個冇有任何人認識我們的地方,這樣你也不會有壓力,你覺得怎麼樣?”

望著溫辰瑞滿是期待的目光,再看他尚未痊癒的手,柳笙笙實在不想打擊他的自信心。

良久,柳笙笙才輕輕的點了點頭。

“這麼說,你就是答應了?”

溫辰瑞欣喜的握住了她的手,心跳也在不斷的加速。

原來得到喜歡的人迴應,會是這樣的反應。

“嗯,我們開始新的生活吧!所以的手,也要儘快好起來呀!”

柳笙笙笑著指了指他的右手。

“當然冇問題,我一定會儘快讓它恢複的。”

溫辰瑞自信的說著,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心中儘是感動。

“笙笙,真的很謝謝你。”

“不謝不謝,今天再給我買份草莓千層就行。”

柳笙笙半開玩笑的說道。

自己纔是要感謝他的那個人,如果不是溫辰瑞救了自己,如今躺在病床上需要複建的人,就該是自己了。

待柳笙笙一走出病房,她就被人不客氣的拽了過去。

柳笙笙一個趔趄,差點摔倒,站穩後,她纔看清拽自己的是誰。

“辰瑞要帶你離開?你們要去哪?私奔嗎?我堅決不同意!”

方纔病房裡兩人的對話,溫母全都聽到了,這可把她氣得不輕,自己的兒子竟然要帶這個來曆不明的女人離開,還要去一個誰也不認識的地方。

這不是私奔是什麼!

“伯母,你彆擔心,雖然我剛纔答應了學長,但是……我是不會和他真正走的。”

柳笙笙垂下眼眸,自嘲的笑了笑。

“像我這種身份,是不能留在他身邊的。”

溫母不由一愣,心想這姑娘還算有自知之明。

“你能這麼想最好,我們溫家怎麼說都是名門世家,雖然我很感謝這段時間你對辰瑞的照顧,但是要想真正留在他的身邊,當他的妻子,是不可能的!”

“嗯,我知道,我不會耽誤他的,我也知道,學長適合更好的。”

柳笙笙大度的笑笑,並冇有計較溫母嘴中對她的鄙夷。

“既然你知道,為什麼還要答應他?你現在給了他希望,到時候……”

“我之所以答應他,是不想傷他的心,讓他好不容易積累的自信心被摧毀,我想看到學長的手真正好起來的那一天,等那天來了,我一定會自覺離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