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小念現在健康的模樣,柳笙笙心裡也十分的激動,上前抱住了她。

“小念,姐姐回來看你了。”

“姐姐,小念很想你……”

小姑娘掉著眼淚,哭得柳笙笙心都快化了。

這些年她受著手術的痛苦,過得不比自己好,但是痛苦之後,未來的每一天都是好日子。

“怎麼一回來就總是哭哭啼啼的?都不準哭了,趕緊回去吃晚飯,我今天可是做了你們都愛吃的。”

孫月紅招呼著大家回去,臉上佈滿了慈祥。

這些年柳笙笙一直在國外,都快忘了家鄉的飯菜是什麼味道了,此時吃在嘴裡,整顆心都得到了滿足。

柳子晗估計也是餓了,哼哧哼哧的直接吃了兩碗飯,吃完還不忘舔了舔嘴唇,稱讚一句。

“曾外祖母的飯菜真好吃!”

孫月紅被逗笑,摸著他的小腦袋說,“我們子晗喜歡吃就行。”

柳子晗嘿嘿一笑,忽然看到了什麼,連忙拉了拉柳笙笙的衣服。

“媽媽,你看電視上的那個人,長得好像你啊!”

柳笙笙順著他指的位置看去,電視機裡正在播放著一檔音樂節目,站在舞台中央高歌的女人……

竟然是柳媛媛?

柳笙笙驀然瞪大雙眼,自己冇有認錯,電視裡這個光彩奪目的女人,正是曾經那個將自己傷害得遍體鱗傷的柳媛媛!

但是電視螢幕上,寫著的卻是柳在熙。

這應該就是她的藝名吧。

“她現在成了大明星,大歌手,電視上每天都在放她的歌曲。”

小念麵無表情的說著,然後給柳子晗換成了動畫片頻道。

對於這個惡毒的姐姐,小唸對她也冇什麼好印象。

回憶著剛纔柳媛媛高歌的畫麵,柳笙笙不禁有些奇怪。

“她什麼時候這麼能唱歌了?”

“誰知道,好像是有人在刻意的捧她。”

小念不想再說下去,便問起柳笙笙聊起了這些年她在國外的生活。

此時的柳媛媛正走完年度藝人的紅毯,她高傲的抬頭向所有人揮手後,便踏上了保姆車。

“在熙姐,凍壞了吧?這是我給你買的熱咖啡。”

說話的是柳媛媛的助理,此時正討好似的把咖啡遞到了她的麵前。

柳媛媛撇她一眼,冇去接,而是問她。

“你新來的?”

“可不是新來的,這個月你都攆走三個助理了,我的大歌星啊,你給我條活路吧。”

經紀人無奈的開口,外界都知道柳在熙和她的歌聲一樣,是溫柔與天使般的存在。

但親近的人她都清楚,這位大小姐的脾氣有多大,彆說一個月換四五個助理了,連經紀人都換了好幾個。

可是依舊冇人敢惹她,因為柳在熙的背後,站著一位誰也不敢動的大佬……

經紀人還想再嘮叨幾句,手裡的手機忽然震動了起來,而螢幕上,閃爍著正是那位大佬的名字。

他不敢耽誤,立即遞給了柳在熙。

“電話電話!”

看到來電人,柳媛媛眼睛一亮,連忙接了起來。

“喂,雲州,你找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