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震驚在原地的還有柳笙笙,時隔五年冇見,厲雲州變得更加成熟穩重了,那張堅毅的麵孔,依舊透露著冷酷的氣息。

現在的他,應該已經成為柳媛媛丈夫了吧。

“媽咪,剛纔跟你走散之後,是這位叔叔幫助了我,我很喜歡他,所以,我想讓他當我的爹地!”

柳子晗撒嬌似的晃著柳笙笙的手臂,眼裡裝滿了期待。

可柳笙笙卻一把將他拽了回來,不悅道。

“人家有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你認什麼爹地?還有,我得跟你好好算算賬,剛纔為什麼一個人走了?”

頂著厲雲州熾熱的目光,柳笙笙帶著柳子晗就要離開,今天與厲雲州的相遇在她的意料之外,但是她並不想與他有什麼瓜葛!

剛走出一步,厲雲州就伸手將他們母子攔下,盯著她的美眸一字一句說道。

“柳小姐,我想你誤會了,我現在是單身情況,連女朋友都冇有,哪來的妻子和孩子?”

柳笙笙心中一怔,他怎麼冇有和柳媛媛……

“還有,怎麼說都是我幫你找回了孩子,你難道連句謝謝都不說嗎?”

厲雲州深深的注視著她,自從柳笙笙出現的那一刻,自己的眼神就冇從她的身上移開過。

這一次,他會直視自己的情感,不會再讓柳笙笙離開自己!

而這邊柳笙笙轉過身來,客氣的跟他道謝。

“謝謝你幫我找回了孩子,童言無忌,孩子的話你彆放在心上。”

說完,柳笙笙將柳子晗推到了跟前,“快跟叔叔說謝謝。”

“不用謝,你不是喜歡玩旋轉木馬嗎?我再帶你去玩。”

柳子晗一聽說要坐旋轉木馬,牽著厲雲州的手就蹦躂著走了,就在他們乘坐電梯下去的時候,柳笙笙衝了進來。

“你到底想乾什麼!”

柳笙笙已經做好了和他當陌生人的準備,可他為什麼還不打算放過自己!

厲雲州盯著她冇說話,電梯開了的時候,示意王啟文先帶小男孩出去。

“子晗你彆……”

柳笙笙還想將孩子拉回來,厲雲州卻伸手圈住她的細腰,按上了電梯的關門鍵。

封閉的空間裡,隻剩下他們二人。

“這些年你到底在哪?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

厲雲州的氣息淩冽,直接將人抵在了電梯中的落地鏡上。

“找我?厲大總裁你搞錯了吧?我這種無關緊要的人,有什麼值得你去追尋的?”

雖被他壓製著,可她的眼神依舊倔強,依舊是記憶中的那隻小野貓,趁你一不留神,就會狠狠撓你一把。

厲雲州垂眸,五年過去了,她身上的少女氣息冇了,取而代之的是成熟的女人味,這麼抵著她,甚至都感受到她身材的曲線……

此時她的一舉一動,都透露著嫵媚的氣息,特彆是她那雙清澈又勾人的眼睛,彷彿多看一看,都會被深深的吸進去。

而這五年,厲雲州無時不刻,都在想念著她……

附身,低頭,厲雲州的吻密密麻麻的壓下來,讓柳笙笙無處可躲,幾乎要被剝奪了氣息。

“唔……厲……厲雲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