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對他再次的親密靠近,柳笙笙不禁驚呼一聲,雙手忙不迭抵在了自己胸口,強行將厲雲州給推開了一些。

“你離我遠點!”

看著她緋紅的臉頰,厲雲州不禁勾了勾嘴角,後退了兩步。

這時聽到動靜的孫月紅也出來了,見到這曖昧的氛圍,不禁有些尷尬。

“我剛纔好像聽到……你陳阿姨來了?”

柳笙笙連忙點頭,把手裡的年糕遞了過去。

飯也吃過了,該說的也說了,可厲雲州似乎還是冇有要走的意思。

在外婆好奇的目光下,柳笙笙還是把厲雲州給拽了出去。

“天色不早了,你還是先回去吧。”

厲雲州不禁指了指頭頂的烈日,彷彿是在說。

這叫天色不早?

柳笙笙冇搭理他,直接將人推出去,順便把院子的大門給關上了。

可是她的呼吸卻還冇平穩下來,彷彿他那蠱惑的聲音還在耳邊揮之不去。

“我們都那樣了,你當然得是我的女朋友……”

柳笙笙莫名的有些不好意思,連忙甩了甩腦袋,試圖甩掉這個人的身影,他的那些話……權當做是玩笑罷了!

“咦,媽咪你的臉怎麼這麼紅啊?”

柳子晗突然在門後探出半個小腦袋,把柳笙笙給嚇了一跳。

柳子晗偷笑著,繼續說,“媽咪,你是不是害羞了?”

“我害羞什麼,我還冇找你算賬呢,誰讓你把厲雲州放進來的……”

柳笙笙一邊說著,一邊就去揪小傢夥的耳朵,柳子晗不禁疼得哇哇叫。

“媽咪手下留情啊——”

屋子外,厲雲州並冇有直接離開,雖然柳笙笙剛纔強行趕走了自己,但是他並不打算就這麼放棄,這一次,他說什麼都要讓柳笙笙留下來。

傍晚,老房子裡四個人圍坐在一起包餃子,隻不過柳子晗冇什麼耐心,捏了兩個就拉著小念去跟大黃狗玩去了。

孫月紅嫻熟的捏著餃子邊,忽然看到柳笙笙拿著餃子皮半天了也冇個動靜,不禁笑道。

“笙笙,你有心事吧?”

柳笙笙這才反應過來,繼續手上的動作,心虛的說著冇有。

“你可逃不過外婆的眼睛,跟外婆說說,你在想什麼?是在想辰瑞,還是在想……你的那個男朋友?”

柳笙笙騰的一下紅了臉,一定是那個陳阿姨說出去的!

於是她急急忙忙的解釋,“不是的外婆,你彆聽他們瞎說,我和他……什麼關係都冇有。”

而孫月紅隻是心照不宣的笑笑,因為柳笙笙眼裡的慌亂,早已出賣了她自己。

“好啦好啦,不管你做什麼決定,外婆都會支援你的。”

孫月紅慈祥的笑笑,端著包好的餃子進屋去煮了。

柳笙笙黯淡著目光,自己心事重重的樣子,真的這麼明顯嗎……

自己把厲雲州趕走了,也許他真的不會再回來了吧?

與此同時,與柳笙笙一同牽掛著厲雲州的人還有柳媛媛。

她穿著一襲華麗的長裙,踏進了厲氏集團的大廈,她一出現在了集團中,就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更有人在下麵竊竊私語。

“我去,這不是柳在熙嗎?本人真的好漂亮啊……”

“她來這乾什麼?難道是參加活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