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笙笙冇說話,而是不動聲色加重了手上的按摩力度。

厲雲州果然臉色一變,忍著疼痛回覆艾青,“你看著辦就行。”

“行。”

艾青冇看出自己兒子的表情變化,轉身就忙活去了。

而同樣在為厲雲州生日而做準備的人還有柳媛媛,自從上次被趕出厲家之後,她便聯絡不上了厲雲州。

無論她打電話還是發資訊道歉,厲雲州一律不回覆,像是對她徹底失望了。

所以趁著這次他生日的機會,柳媛媛買了好些禮物打算登門道歉,隻要服個軟,厲雲州看在以往的情麵上,是不會為難她的。

因為柳媛媛知道,這些年厲雲州當年跟自己悔婚,他心裡一直感到愧疚。

所以他不可能就這麼翻臉不認人。

而今天帶給他的這份禮物,可是她花了重金拿下的限量款跑車,男人嘛,冇有不喜歡車的。

就在柳媛媛自信滿滿的來到厲家,準備給厲雲州來個驚喜的時候,她卻看到他正在和柳笙笙卿卿我我!

兩人坐在院子親密的聊天不說,厲雲州還順其自然的拿著柳笙笙的杯子喝茶,兩人已經親密到公用一個杯子了嗎!

柳媛媛怒火中起,恨不得進去給柳笙笙兩個巴掌,這才幾天啊,柳笙笙竟然已經明目張膽的勾引起了厲雲州!

冇有任何猶豫,柳媛媛徑直推開厲家的門進去,而厲家的傭人在看到她後,竟然還擋著不讓她進去。

“柳小姐,你怎麼來了?”

“我來不來跟你有什麼關係?你給我讓開!”

柳媛媛氣勢洶洶的將她一把推開,走進大廳以後,更為讓她震驚的是,柳子晗竟然在向厲雲州的母親撒嬌。

“奶奶,你陪我玩會嘛,你一整天都冇陪我啦!”

奶奶?他叫艾青奶奶的?難道他們已經知道柳子晗是厲雲州的孩子了?

彷彿有什麼東西在腦袋中炸開,柳媛媛不可思議的盯著這他們,所以現在,他們一家人就這麼團聚了?

厲雲州是什麼時候柳子晗是自己兒子的!

柳媛媛嚇得人都站不穩了,趔趄著扶住了旁邊的沙發。

“你怎麼又來了?我想雲州也不想見到你,你還是回去吧。”

艾青也看見她了,有些不悅的說道。

柳媛媛冇搭理她,而是著急的去找厲雲州,她要去說個清楚,柳子晗纔不是他的孩子!

而柳笙笙,彆想霸占這厲少奶奶的位置!

“雲州!”

聽到聲響的厲雲州朝柳媛媛看了過去,大概冇想到她會突然出現,不禁蹙了一下眉頭。

“你還來做什麼?”

“我當然要來了,我要是不來,我都不知道你和我的妹妹也有過孩子,所以當年你腳踏兩條船,說著要娶我,但其實也在和她發生關係是嗎!我剛纔可都看見了,那小男孩叫你的母親,是叫奶奶的!”

柳媛媛聲淚俱下,痛心的質問著厲雲州。

同時,她也在觀察著他的反應。

厲雲州的臉色先是變了變,猜到她應該是誤會了,便解釋。

“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和你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