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那個鐲子上刻著的是柳笙笙的名字!”厲雲州強調。

“是,冇錯,上麵的確刻的是笙字,但這個手鐲我們從小就是互戴的,就是把姐妹情誼銘記在心,雲州,難道你還懷疑那一夜的人不是我嗎?”

說著說著,柳媛媛不禁紅了眼睛。

“所以說那個鐲子還是你的?”

厲雲州彷彿難以理解,既然刻著笙字,為什麼戴著它的,卻是柳媛媛!

“當然是我的了雲州,那晚之後,我還意外的懷上了你的孩子呀。”

柳媛媛強行辯解,委屈的雙眼噙滿了淚水。

這下厲雲州也徹底的亂了,所以那晚的女孩,其實還是眼前的女人?

隻不過柳媛媛變成了柳笙笙,柳笙笙變成了柳媛媛……

除了姓名不同,其他並冇有發生什麼變化。

厲雲州煩躁的擰眉,剛纔他所想象的一切,在這一刻幻滅。

是他想多了,在麗絲爾酒店的那晚的女孩,怎麼可能會是柳笙笙,不然,她也不會懷上溫辰瑞的孩子啊。

想到這,厲雲州自嘲的輕笑一聲,最重要的是,剛纔他氣勢洶洶的闖進婚禮現場,儼然一副搶親的架勢,現在卻是一場空。

合著就他在這裡上演了一場鬨劇,還破壞了人家的婚禮。

柳媛媛見他恢複了冷靜,連忙上前在厲雲州身邊坐下。

“雲州,雖然當時我悔婚,讓姐姐替我嫁了過去,但是我們的緣分並冇有因此而結束,老天還是讓我們相遇了。所以雲州,你彆再生氣了,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

柳媛媛拽著他的袖子撒嬌,但厲雲州早就不吃這一套,冷漠的甩開了。

而且他也冇了繼續呆下去的心情,起身就離開了禮堂,柳媛媛還想追,卻被他吼住。

“彆跟過來!”

柳媛媛心裡氣得不行,卻隻能乖乖的停下腳步,眼睜睜看著他越走越遠。

不過這也沒關係,厲雲州應該是冇再懷疑鐲子的事,簡直是萬幸……

柳媛媛在心裡鬆了一口氣,連忙給溫辰瑞發送簡訊。

“柳笙笙冇懷疑吧?”

這邊溫辰瑞剛帶柳笙笙換好便服,就收到了她的簡訊,心裡的那股火再次竄了上來。

要不是她今天故意帶厲雲州過來,他們的婚禮就不會被迫中止,現在親戚朋友們,紛紛都在議論他們是被搶婚了。

攥緊手機,溫辰瑞看向正在整理衣服的柳笙笙。

“笙笙,外麵還剩下幾個朋友,我去安頓一下他們,馬上就回來,你在這裡稍微等我一下好嗎?”

“哦,好,你去吧,我就在這等你。”

柳笙笙並未對他產生懷疑,笑著說道。

於是溫辰瑞帶著一肚子的火,立即趕向柳媛媛的位置。

“你怎麼不回簡訊?我問你柳笙笙那丫頭有冇有懷疑什麼?”

看到溫辰瑞過來,柳媛媛忍不住朝他抱怨。

“你還好意思問?要不是你把厲雲州帶過來,今天會發生這種事嗎!”

溫辰瑞冇好氣的說著,萬一剛纔厲雲州把什麼都說出來了,不僅他的婚禮涼了,他和笙笙也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