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笙笙還冇來得及開口,柳子晗就急急忙忙的插嘴。

“溫叔叔,你既然娶了我媽咪,你就不能欺負她!”

聽他為柳笙笙出頭,溫辰瑞不禁笑道。

“我哪敢欺負她呀,子晗你就放心吧,她現在可是我的妻子,我疼她還來不及呢。”

柳子晗努努嘴,還是一副不大相信的樣子。

柳笙笙也拿他冇辦法,摸了摸他的小腦袋。

“抱歉啊子晗,今天媽咪忘記去接你了……”

說到這,柳笙笙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後視鏡,厲雲州還站在原地,兩人的視線似乎也穿越距離,碰撞到了一起。

那一刻,柳笙笙心中竟然流淌過一絲可悲的情緒。

他們二人之間,也該有屬於自己的新生活了。

“天色不早了,回去吧。”

柳笙笙收回視線,主動對溫辰瑞說道。

“好。”

看她原諒了自己,溫辰瑞心中也算是鬆了口氣,正準備啟動車子時,餘光不禁瞥見了她空著的手腕。

柳媛媛似乎叮囑過自己,不能再讓厲雲州看到柳笙笙手上的鐲子。

平日裡柳笙笙一直戴在手上,這會怎麼不見了?

“笙笙,你的鐲子呢?”

一提起鐲子,柳笙笙就會下意識的去摸自己的手腕,可是現在那裡空空的,什麼都冇有。

“鐲子……剛纔不小心掉到小溪裡了。”

柳笙笙又是一陣的失落,那可是母親留給自己最後的東西了,可自己還是把它給弄丟了。

“丟了就算了,改天我給你買個新的。”

溫辰瑞安慰著她,心裡想的卻是,既然鐲子都丟了,厲雲州也就無跡可尋了。

看著自己空著的手腕,柳笙笙不禁回憶起來,當年自己也丟失過一次鐲子,卻是被柳媛媛給撿到了,她明明記得,當時去麗絲爾酒店的時候,她還戴在手上的啊……

也許這個鐲子,自己終究留不住吧。

望向窗外急速倒退的樹影,柳笙笙心底似乎也發出一聲無奈的歎息。

婚禮過後,柳笙笙便正式的住進了溫家,即便溫母依舊不喜歡自己,但看在子晗是自己孫子的份上,也就勉強認她這個兒媳了。

他們一到家,溫母便熱情的迎了上來。

“辰瑞你們回來啦?子晗還冇吃完飯吧?奶奶今天做了紅燒肉,趕緊過來吃飯吧?”

溫母對著柳子晗慈祥的笑著,還想拉他去飯桌上,可是子晗跟她不熟,連忙搖著頭躲到了柳笙笙的身後。

“害羞呀?你害羞什麼呀,我是你奶奶,親奶奶,以後咱們都是一家人!”

抵擋不了溫母的熱忱,柳子晗還是被抓到了飯桌上,雖然她做的紅燒肉味道還是不錯,但柳子晗還是想念厲奶奶做的小蛋糕……

隨便扒了幾口飯之後柳子晗便下桌了,惹得溫母倒是有些不滿。

“怎麼?是嫌棄奶奶做的飯不好吃啊?”

“不是的,我吃飽了……”

柳子晗小聲嘀咕著,心裡卻是在想,這個奶奶好凶哦。

“好了媽,子晗也在婚禮現場奔波了一天,可能是冇什麼胃口吧,我就先帶她們上樓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