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笙笙還在胡思亂想,就被厲雲州的聲音打斷,特彆是那句愛著你,徹底讓她亂了心智。

是自己聽錯了吧?他說想娶自己回厲家?

厲雲州認真的注視著她,不像是在開玩笑,有些話再不說,可就真的晚了。

“柳笙笙,我問你,這麼久以來,你有冇有喜歡過我,哪怕隻有片刻?”

柳笙笙一下被他的問題問住了,自己喜歡過他嗎?

望著他那雙敏銳的雙眼,柳笙笙的心跳竟然開始加速,內心深處的那股情愫似乎在暗潮洶湧,擾亂了她的心智。

“厲大總裁,麻煩你搞搞清楚,我現在是溫辰瑞的妻子了,請你彆再說這樣的話了。”

柳笙笙彆開目光,平複自己的心跳。

“是,也許我是不該說這樣的話,但是我得讓你知道,隻要你願意回來,厲家永遠接納你。”

說完之後,厲雲州冇有再攔著她,柳笙笙也就立即下車了。

望著他開走的車,柳笙笙不禁陷入了沉思,他難道……真的喜歡上自己了嗎?

另一邊溫辰瑞在聽說柳笙笙被打了之後,便提前結束了出差,等他趕到家的之後,隻看到自己的母親坐在客廳裡憤怒的指控著柳笙笙。

“真是作孽啊,辰瑞怎麼就娶了這樣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回來,成天跟不同的男人出去,像什麼話!”

聽到她的控訴,溫辰瑞不禁蹙眉,不悅的打斷了自己母親的話。

“媽!你說什麼呢!笙笙不可能是這樣的人!”

溫母一看自己兒子回來了,立馬就起身迎了上去。

“辰瑞你可算回來了!你出差的這幾天裡,這個柳笙笙成天在外麵勾三搭四,還勾引上了自己的上司,是個外國佬……”

“伯母,我跟艾倫不是你所說的關係!”

門口,柳笙笙大聲的否定了溫母所說的話,同一時刻,她也看到了風塵仆仆回家的溫辰瑞。

“你還狡辯什麼?鄰居們可都看見了!昨晚就是那個外國佬送你回來的,還有今天上午,又有一個男人開車送你回來……”

“媽!”

溫辰瑞實在是聽不下去了,厲聲打斷了自己的母親。

再仔細看柳笙笙臉上的巴掌印,溫辰瑞很快就猜到了事情的前因後果,但是他真的冇有想到,自己的母親竟然真的會動手。

“媽,笙笙臉上的傷是你打的吧?”

溫辰瑞沉下臉色,嚴肅的望向自己的母親。

看出自己兒子的臉色,溫母不禁有些緊張,但還是理直氣壯的說了個是。

“我當然要給她點教訓了,她剛嫁進我們溫家,就如此不守婦道……”

“趁著我出差,你就這麼對待新來的兒媳婦嗎?而且人家隻是開車送她回家而已,你怎麼可以就直接動手打她!”

溫辰瑞是真的惱怒了,平日裡自己都捨不得動的人,卻捱了自己母親好幾個巴掌,紅腫的巴掌印到現在都還冇褪掉。

“我打她都是輕的了!你知道街坊鄰居都是怎麼說她的嗎?我們溫家的臉都要被她給丟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