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笙笙還來不及多看,就被告知飛機馬上就要起飛,需要她儘快落座。

柳子晗這會也清醒了,揉了揉眼睛坐了起來。

雖然不是第一次坐飛機,但他依舊顯得十分興奮,眨巴著雙眸望向四周。

“媽咪,什麼時候起飛啊,我想要看漂亮的雲朵!”

“馬上就要起飛,你彆急亂動哦,媽咪給你帶了早餐,要不要先吃點?”

說起早餐,柳子晗還真的有些餓了,摸著肚子嚷嚷。

“我要吃三明治!”

柳笙笙正想反駁他自己隻帶了些麪包,與他們同坐的男人不知什麼時候醒來,還真的拿了塊三明治放在了柳子晗的小手上。

柳子晗小小的腦袋,卻是大大的疑惑,這個叔叔……真的有三明治誒!

“是你喜歡的雞肉味。”

他淡淡開口,又漫不經心的移開視線。

柳子晗率先聽出他的聲音,把三明治一丟,雙手就朝人家脖子摟了過去,爆發出了激動的尖叫。

“旋轉木馬叔叔!我就知道是你!”

柳笙笙亦是一驚,旁邊坐著的,難道是厲雲州?這怎麼可能……

這邊柳子晗已經摘掉了人家的帽子和口罩,露出了厲雲州那張冷酷又英俊的臉。

為了找到柳笙笙她們,厲雲州深夜就與王啟文出門行動,在查到她所乘坐的航班後,厲雲州不惜拿出了高價買了她旁邊的位置,為的就是見到他們母子二人,此時看到他們安全之後,吊了一晚上的心總算是沉了下來。

“為了逃避自己的丈夫,你竟然要跑到A城那座荒無人煙的城市,與其這樣,當初為什麼還要結婚?”

在查到柳笙笙飛往的城市後,厲雲州能猜到的也隻有這個原因了。

柳笙笙垂下眼眸,淡淡回答,“不是這樣。”

“那是什麼?那混小子都那樣對你了,你還逃什麼?直接離婚啊!”

提起溫辰瑞厲雲州就來氣,聲音都不禁加粗了些,惹得路過的空姐都好奇的朝他看去,大概是無法理解大清早火氣就如此大的乘客。

柳笙笙更是緊緊的蹙著眉頭,不滿的撩下一那邊句,“跟你無關!”

柳子晗隔在兩人中間,眼看著他們都生著氣,然後把頭扭到了一邊。

怎麼莫名其妙的就吵架了呢?

柳子晗摸不著頭腦,看看自己生氣的媽咪,又看了看鐵青著臉的厲雲州,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先去哄哪一個。

而柳笙笙終於意識到什麼,不解的看向厲雲州,“你一大清早去A城做什麼?”

那邊的厲雲州也學著她的口吻,幽幽來了句,“跟你無關。”

“你!”

柳笙笙咬了咬牙,直接把柳子晗從他身上抱了回來,又把那份三明治還了回去,順道警告柳子晗。

“不準吃彆人的東西。”

柳子晗被按在座位上,顯得有些無辜。

很快飛機提示航班即將起飛,請各位乘客關閉手機,柳笙笙最後看了眼螢幕,發現溫辰瑞還在不停的撥打著自己的號碼,從昨天晚上開始,就冇有斷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