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笙笙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蹦出這句話,甚至還有幾分質問的意思。

可一想到這些天都是他一個大男人照顧著這個年輕女孩,她的心裡……莫名的就有些不爽。

厲雲州先是一愣,深邃的雙眼像是猜透了柳笙笙的心思,慢悠悠的回答。

“是,那晚柳媛媛傷了她,是我送她來的醫院。”

厲雲州不說柳笙笙都快忘了,那晚她親眼看著厲雲州抱著滿頭是血的女孩,從自己身邊經過……

然而那個時候,厲雲州並冇有發現自己。

不過令她更感到的意外的是,小喬竟然是被柳媛媛傷的?

“柳媛媛也來了?”

“恩,你說巧不巧,她和溫辰瑞來的還是同一天。”

一開始厲雲州還奇怪,他和王啟文都冇有告訴過柳媛媛自己的位置,可她卻能準確無誤的找到了酒店,還野蠻的動手傷了小喬。

而後他又從子晗那得知溫辰瑞也來了,讓王啟文一調查,發現兩人還真是同一天到的A城。

以柳媛媛動手傷人和溫辰瑞找柳笙笙爭吵等行為來看,這兩人顯然是來抓姦的。

而厲雲州的這句話也瞬間點醒了柳笙笙,不久之前,溫辰瑞還向自己承認過他和柳媛媛有過聯絡,可他不是答應過自己不再與柳媛媛有來往嗎!

“喬小姐!請你冷靜!”

護士看到喬萱又情緒失控,連忙派人來控製住了她。

而喬萱在被人抓住之後,更是尖叫著嘶吼,“放開我——我要去找她!她害我毀了容!害我丟了電影的女主角!我是學表演的,可現在卻破相了,你讓我還怎麼活!”

喬萱從小到大都是美人坯子,可如今臉上卻多了一條七八公分的疤痕,簡直就是個醜八怪!

導演在聽說這件事之後更是找了更年輕漂亮的演員取代了她的位置,美名其曰是讓她好好休養。

可換做誰會請一個醜八怪當自己的戲的女主角呢!

因此她簡直恨死那晚推倒自己的女人了,恨不得現在就找到她,讓她也嚐嚐毀容的滋味!

隻可惜,她壓根就不知道對方是誰,而那個時候,柳媛媛全副武裝,隻能認出是個蠻橫的女人。

“你一定認識她,她口口聲聲說是你的人,她到底是誰?你的老婆嗎!”

小喬忽然想到了什麼,激動的朝厲雲州就撲了過去,兩個護士竟然都攔不下她。

雖說這幾日厲雲州都精心恪守的陪著她做治療,但小喬依舊無法接受自己毀容的事實。

早上醫生給她換藥,她也是那個時候纔看見那條蜈蚣般恐怖的傷疤,當下她就崩潰了,這對於一個漂亮女生來說,就是個毀滅性的打擊!

厲雲州見她撲過來,閃躲不了,隻能用力的圈住她的身體,以免她又去傷到其他人。

小喬被他禁錮著無法動彈,崩潰的淚水就這樣劃過她漂亮的臉蛋,落在了厲雲州的襯衫上,她咬牙哭著不再說話,安靜的環境中,隻剩下了她傷心欲絕的哭聲。

“太可惜啊,小小年紀的就摔了這麼長的一條疤,聽醫生說傷口很深,想要徹底消除很難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