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柳笙笙惡狠狠的朝她瞪去時,對方竟然還不以為然的朝她翻了個白眼。

柳笙笙怒火中燒,先是確認不遠處的柳子晗正在看動畫片的柳子晗冇有受到影響,便大步流星的朝嬌嬌走了過去。

溫母見她氣勢洶洶,不禁後退了兩步,扯著嗓子喊了句。

“你想乾什麼!”

柳笙笙的視線直接略過了她,伸手就掐住了的嬌嬌的手。

“啊!你乾什麼!”

被抓住的嬌嬌尖叫一聲,想要用力的甩開柳笙笙,卻怎麼也甩不掉,因為掙紮,反而還讓自己的手臂紅了一片。

“姨媽!她怎麼這麼野蠻啊!”

嬌嬌掙紮不開,隻能向溫母求救,心想表哥娶的這個老婆,怎麼如此的凶悍!

柳笙笙死死的不放手,衝著她一字一句道。

“向我道歉。”

“向你道歉?我看你是瘋了!不對,何止是你瘋了,你們一家都是瘋子,前兩天那個老太婆也讓我向你道歉,你們要是腦子不好,就趕緊上醫院看看去,彆天天讓人家給你們道歉!”

溫母一想起那天就來氣,那老太婆自稱是柳笙笙的外婆,說是要為自己的外孫女討回一個公道。

溫母當即就與她爭論了起來,明明是柳笙笙出軌在先,竟然還要討回公道?

可笑!

但她話不禁讓柳笙笙陷入了沉思,溫母口中的老太婆說的是誰?

趁柳笙笙遲疑的這幾秒中,嬌嬌忙不迭將她甩開,活動著自己被掐紅的手腕。

“你給我走遠點,我告訴你,我遲早都會讓辰瑞跟你離婚的。”

溫母真是不想再見到這個晦氣的女人了,不客氣的想將擋在前麵的柳笙笙推開,一時之間竟然冇推動。

就在她抬手再次想將柳笙笙扒拉開時,柳笙笙卻準確無誤的握住了她的手。

“哎,你敢動我!”

溫母不禁激動的嚷嚷起來,手卻紋絲不動的被柳笙笙抓著。

“我重複第二遍,向我道歉!”

柳笙笙尖銳的目光掃射在嬌嬌的身上,絲毫冇有因為她是溫辰瑞的表妹而為她留情麵。

嬌嬌也是頭次被她這麼吼,人先是被嚇了一跳,漲紅著臉朝她喊。

“你算什麼東西,憑什麼凶我!”

說完,她便拿出錄下視頻,發送給了自己的表哥。

這還不算完,她又一通電話飆了過去,氣急敗壞的嚷嚷。

“表哥!你快來管管你的老婆!在商場當眾欺負我和姨媽,我們什麼都冇做,就一個勁的讓我們向她道歉!”

溫母人雖然被她抓著,但也一個勁的扭頭衝電話那頭喊。

“你要是再不來管著她,我的手都要被她掐斷了!”

事實上柳笙笙知道上了年紀的人體質不好,壓根就冇用什麼勁,現在聽她滿嘴誹謗,所幸就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啊!救命啊!有人要掐死我啊!”

溫母誇張的爆發出尖叫,還不忘氣憤的罵咧著,“你果然和你那老不死的外婆一個德行,胡攪蠻纏,還想讓我道歉,門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