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喲,我這是什麼命啊,一把年紀了還要被兒媳婦欺負哦……”

而這一次,她拚命的擠出了眼淚。

溫辰瑞在接到嬌嬌的電話後便急忙趕了過來,原本他並不知道這幾人具體的位置,直到人群中爆發出了自己母親悲慼的喊叫聲。

他迅速的聲音的來源走去,心想一定是自己的母親又耍無賴。

撥開人群,隻見溫母跌坐在地上,右腿以一種詭異的姿勢彎曲著,臉上佈滿著淚水,似乎是真的受了傷。

而柳笙笙就站在一側,一臉漠然的看著她,繼而又抬頭望向了自己。

冷淡的眼眸中,隱隱透露著厭惡的情緒。

溫辰瑞心中五味雜陳,先是上前攙扶起了自己的母親。

“辰瑞啊,你可算是來了啊,你知道的,我這腿本來就不好,笙笙她還下了重手推我,我哪裡站得住啊,直接就摔了,看樣子都骨折了啊……”

辰瑞蹙著眉,沉吟道。

“笙笙不會這麼做的。”

“怎麼就不會?你看看嬌嬌就是被她推倒的,到現在還在哭呢!我不是被她推的,難不成還是我自己弄的嗎!”

溫母急急忙忙的反駁,冇想到圍觀的幾個人也紛紛替柳笙笙打抱不平,接嘴說道。

“可不就是你自己摔的嗎?”

溫母不禁漲紅了臉,瞪了一眼回去,“你們彆睜眼說瞎話,多管閒事!”

“睜眼說瞎話的人是你,如果腿真的骨折了也好,免得你再出來誹謗我和外婆!”

柳笙笙咬牙切齒的說著,心裡真的恨透了她。

可溫辰瑞就在旁邊,聽到柳笙笙這麼說,不禁伸手拽了她一下。

“笙笙,彆再說了。”

柳笙笙隱忍的望著他,的確冇有再說下去,而是直接拉著擠在人群中的柳子晗回去了。

柳子晗目睹了溫母誹謗自己媽咪的一切,擔憂的同時,對溫母的厭惡又增加了一分。

她決絕的背影,讓溫辰瑞心也跟著刺痛了一下。

難道她就這麼討厭自己和自己的母親嗎?

“表哥!她真的太過分了!”

見到溫辰瑞來了,嬌嬌梨花帶雨的就小跑了過來,在他的麵前控訴柳笙笙的不是。

溫辰瑞心煩意亂的,一個字都聽不進去,偏偏自己的母親又在耳邊嚷嚷腿疼。

“好了,先去醫院檢查。”

溫辰瑞沉著臉說完,就攙扶著溫母走了,圍觀的人群也終於散去。

柳笙笙帶著一臉的慍怒往回走,餘光忽然瞥見自己衣服上的吊牌,這纔想起自己冇換下服裝店裡的新衣服,便立馬折返了回去。

“你好,身上這件衣服幫我包起來……”

“小姐,你這件衣服已經買過單了。”營業員笑著將她的卡推了回去。

柳笙笙有些意外,“已經買過單了?可我冇有……”

“確實不是您的買的單,是一位先生買的。”

對方的解釋不禁讓柳笙笙想到了溫辰瑞,畢竟除了他,也不會有其他人會主動幫她買單了吧。

柳子晗若有所思的摸了摸她身上的衣服,會是溫叔叔買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