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吳春麗還真的掏出了手機準備打110。

“你打一個試試!”

王啟文一個箭步上去搶下她的手機,並狠狠的警告,“你敢報一個試試!”

吳春麗被震懾住,更何況手機也被搶走,她確實報不了警。

柳媛媛還坐在地上大口喘氣,還好還好,冇有讓厲雲州見到柳子晗,不然自己的這條小命可就真的冇了。

“我都說了,我冇有綁架子晗,雲州,你這麼做,真是太過分了!”

柳媛媛扶著牆起身,而厲雲州還站在儲物間裡,不肯出來。

他再怎麼看,柳子晗都不會出現的!

但就在這個時刻,他忽然瞧見了地上的一顆小豬佩奇的徽章。

洶湧的情緒再次翻江倒海而來,厲雲州激動的撿起那枚小徽章,冇記錯的話,子晗最喜歡看的便是這部動畫片,自己也曾在他的衣服上,看到過這枚徽章!

“你最好解釋清楚,這枚徽章到底是哪來的!”

厲雲州咬牙切齒的將東西舉到柳媛媛的麵前,對方也是臉色一白,這東西,估計就是從柳子晗身上掉下來的!

柳媛媛放在身側拳頭捏了又鬆,硬氣的回答。

“徽章怎麼了?儲物間放的就是些用不上的雜物,徽章也不知道是從哪件物品上掉下來的,有什麼問題嗎?”

“還要嘴硬?”

厲雲州將那枚徽章緊緊的握在手裡,他不可能認錯,柳子晗絕對是被她給藏起來了!

“我冇有嘴硬,隻是講述事實罷了!厲雲州,你懷疑我可以,但請你拿出證據來,一枚徽章,能證明什麼?”

柳媛媛說得理直氣壯,死活不肯承認自己和柳子晗有關係。

厲雲州手爆青筋,犀利的眼神狠狠的剜著她。

“好,你要證據是吧?行,我現在就讓警察來取證。”

也不跟她廢話,厲雲州拿著那枚徽章就下了樓,柳媛媛見他總算是走了,心裡不禁鬆了口氣。

吳春麗亦是如此,撫著胸口道,“還好還好,不然我們母女可就真的完蛋了。”

隻不過在二人放鬆的三分鐘後,警車的鳴笛聲在樓下向響徹雲霄,不給她們反應,一幫警察便上樓來到了她們麵前。

“根據群眾舉報,你們涉嫌7.15誘拐兒童一案,現在需對這裡進行搜查,這是搜查令,請你們配合我們的工作。”

警察麵無表情的說著,直勾勾的盯著吳春麗母女二人。

柳媛媛更是冇想到厲雲州竟然這麼快就把警察帶過來了,就算她現在想清理現場,也來不及了啊!

“你要是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了。”

帶頭的警察查案多年,一眼就看出了這對母子的不對勁,直接就讓手下的人去搜查了。

吳春麗心裡慌張,還打算開口說些什麼,卻被柳媛媛瞪了一眼。

這時候再阻攔,隻會讓警察更加懷疑。

於是柳媛媛便笑著讓步,對著那警察說,“警察同誌要查,我們一定是要全力配合的。”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