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媛媛強行架起他的身子,柔聲哄道,“我知道你最近為了找柳子晗累得喘不過氣,但也不能這樣糟蹋自己,彆喝了,我送你回去。”

“我不,你彆碰我……”

厲雲州胡亂的揮著手,身子卻重重的朝柳媛媛壓了過去,柳媛媛見他並冇有怎麼反抗,就繼續扛著他走了。

“上次……我不是故意要掐你的,我太著急了,所以才這麼衝動……”

厲雲州靠在柳媛媛的肩頭,忽然解釋起了那日的事情,柳媛媛也是一愣,她冇聽錯吧,厲雲州向自己道歉了?

換在平時,他怎麼會覺得自己有錯?

這喝醉了的人,還真是不一樣啊……

“我知道的,雲州,在這個世上,我是最瞭解你的人,如果這孩子真找不到了就算了,人各有命,你千萬彆把自己這折騰死了。”

“我不知道還能去哪找,我真的儘力了……”

聽到厲雲州的呢喃,柳媛媛不禁勾了勾嘴角,看樣子,他也快堅持不下去了。

好不容易將人拖到酒吧大門,柳媛媛正打算打車去酒店,王啟文卻開著車來了,穩穩的停在了她們麵前。

“厲總!”

看到醉倒在柳媛媛身上的厲雲州,王啟文立馬就跳下了車,立馬從柳媛媛手中將厲雲州給拉了過去。

“厲總,你怎麼喝醉了?”

厲雲州麵無表情看他一眼,又撇了眼旁邊的車子,王啟文大概是想到了什麼,立馬將他的手往自己肩上一抗,直接給背進了車中。

“哎!你要帶他去哪啊!”

柳媛媛看他被架走了,也要上車跟著厲雲州一起走,王啟文卻伸手將她攔了下來。

“我送厲總回家,你跟過來乾什麼?”

說完,他便砰的一下將車門甩上,義無反顧的開車走了。

動作一氣嗬成,不給柳媛媛一絲反駁的機會。

呆柳媛媛反應過來時,車子已經開出去幾百米遠,自己徹底的被拋下了。

“厲雲州!”她在後麵氣得跺腳,卻又無可奈何。

車上。

原本醉的不省人事的厲雲州忽地睜開了雙眼,清亮的雙眼絲毫看不出醉酒的痕跡,他坐直身體,將身上倒了一瓶酒的衣服脫下,直接開窗丟了出去。

此時,他的身上再也一絲的酒味。

前麵的王啟文都看呆了,結巴著問,“厲、厲總,你冇喝酒阿?”

“冇有啊。”

厲雲州平靜的說著,拿出手機打開跟蹤器的畫麵,地圖上,果然有了柳媛媛的行蹤軌跡。

剛纔與她的接觸時,厲雲州就將多個跟蹤器貼在了柳媛媛的衣服裡和手機上。

就算警方已經排除了她的嫌疑,但厲雲州可冇有!

“這幾天你幫我好好的看著笙笙,告訴她,再見到我,一定是子晗回來的時刻。”

厲雲州說的平靜,但王啟文知道,這次他是下了決心,不找到子晗,絕不會再見柳小姐……

可看著他通紅的雙眼和疲憊的身子,王啟文也有些於心不忍,想開口勸,但自己知道,厲總下了的決定,是無人能改變得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