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放開我!我不去!我要去找媽咪!壞蛋!”

男孩拚了命的嘶吼,因為他知道,這一次自己要是被送上飛機,恐怕就真的再也見不上媽咪了……

柳媛媛瞧他這麼不聽話,圍觀的群眾還以為自己是拐賣兒童呢。

“柳子晗!你最好給我……啊!”

柳媛媛還冇吼完,柳子晗便一口咬在了她的手臂上,柳媛媛痛得哇哇大叫,手一鬆,柳子晗自然就跑了回去。

當然柳媛媛也立即追了上去,這要是讓他給跑了,那可就真完了!

柳子晗還小,自然跑不過柳媛媛,更何況還因為著急還摔了一跤,小小的耳朵直接被柳媛媛拽在了手中。

“痛痛痛……”柳子晗被她揪得直嚷嚷,眼裡也已經泛起了淚花。

“你也知道痛?看看你給我咬得牙印,小兔崽子,我不好好教訓教訓你,你還真是猖狂!”

柳媛媛的麵目猙獰,揚起另一隻手就要把巴掌甩在這幾歲的孩子上。

柳子晗逃不了,隻能眼睜睜看著這一巴掌打下來,嚇的臉色都白了,啊的一聲就哭了。

就在那隻手掌就要落在柳子晗臉上時,有道身影忽然出現,擋在了柳子晗麵前,且穩穩的接住了柳媛媛的那隻手。

柳媛媛也是一震,雙眸更是驀然放大,驚慌失措的望著眼前的人,幾乎是嚇傻了。

“雲、雲州?”

此時厲雲州微喘著氣站在她麵前,殺人的目光就這麼落在柳媛媛的身上。

而柳媛媛隻覺得全身都火辣辣的,如果眼神能殺人,自己恐怕早已千瘡百孔。

“你剛纔,是要打他對嗎?”

厲雲州陰冷的勾著嘴角,握著她的手腕一點一點的用力,再往下幾分,這隻手隻會落得骨折的下場。

柳媛媛疼得眼淚嘩嘩直流,一個勁的求饒。

“我、我真的冇有,放開我吧……真的好痛阿……”

柳媛媛動彈不得,厲雲州要是狠下心來,可真是要人命啊!

可剛纔厲雲州可看得一清二楚,柳媛媛是如何追著柳子晗,又想報複性的打他一巴掌的!

如果不是這次自己放的跟蹤器,他還真找不到子晗。

“王啟文!把她帶走!”

厲雲州轉手將人推給王啟文,自己有的是時間盤問她!

“我就知道,肯定你綁架的孩子!惡毒的女人!”

王啟文不客氣的瞪著柳媛媛,帶著手下的人將她五花大綁,塞進了車裡。

“你們這是綁架,我告訴你,我現在可是有後台的……”

“那就讓你的後台來救你吧。”

王啟文無語的翻了個白眼,砰的一聲就把車門給合上了,隔絕了她那聒噪的聲音。

而柳子晗在時隔一個多禮拜,再見到厲雲州後,還不等對方開口,便伸手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委屈的大哭起來。

“厲叔叔壞蛋,為什麼現在才找到我……”

厲雲州心中鈍痛,但心中那顆懸著的心終於落了下來,將孩子狠狠的抱在懷中。

“是叔叔不好,都怪叔叔冇有早點找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