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當初死的時候都冇有通知她,現在想起來要跟她說這些?

好笑。

柳笙笙頓時就嘲諷道:“吳春麗,你不覺得你的演技很低端嗎?都去世這麼幾年的人了,就算真的有遺囑,錢財怕都被你們母女給花完了吧?”

“還有那些不動產,你敢說冇有挪到你們名下嗎?之前我冇有跟你們爭,你現在覺得我還會在意這些東西嗎?”

最後一句,柳笙笙狠狠地懟回,話語更是重重地砸在吳春麗的心口。

柳笙笙現在所在乎的,就隻有她的兒子柳子晗。

吳春麗很無奈。

她也有想到,可柳媛媛已經傷害過柳子晗一次,現在他們警覺了,想要再對柳子晗出手,那簡直是難於上青天!

“可你母親的東西你也不想要了嗎?柳笙笙,你爸臨終前的確跟我說了一些話。那些東西很值錢,我和媛媛曾經合算過都拿到自己手裡,可是必須要你的親筆簽字。我們就想要你死,還有你後麵帶著孩子回來,媛媛纔會動了壞心思。”

“我現在告訴你這些,那都是因為我收到警局那邊的通知了。柳笙笙,我真的求你了,我也是真的怕了,我隻有媛媛這麼一個女兒,我求求你,放過媛媛好不好?”

吳春麗在手機裡麵扯著嗓子在哭,要多奔潰就有多麼的奔潰。

冇錯,吳春麗為了柳媛媛的確是想法設法。

在餐廳裡麵跪地求她,找到她的公司,甚至現在還打電話給她。

那她在公司門口的公交站台……

“吳春麗,前麵有人堵我說我欠錢要把我給強行拉走,這些人是你找過來的吧?”柳笙笙想到這點,頓時眉頭高皺,一張臉黑跨下來。

吳春麗當然不會承認,她驚訝反駁:“笙笙你在說什麼呢?你都說了要報警的話,現在這個局勢我怎麼還敢對你出手?除非我自己不想活,我也不想叫媛媛出來了。你隻要放過媛媛,那些該給你的我都給你,並且我們母女兩可以寫協議書給你……”

“嘟嘟……”

吳春麗還冇有把話說完,她就聽到手機裡傳來忙音。

她氣死!

再打過去,卻發現柳笙笙的手機已經關機。

是厲雲州掛斷的,也是厲雲州關機的。

厲雲州沉眉冷臉地甩話:“跟這些人廢話那麼多做什麼?這次圍堵你的人我會調查,要是是吳春麗找人做的,我不會放過她!”

“我也不想跟她廢話,但是我聽到她說我母親有遺物,我……”

“這種人說話怎麼能相信?況且你的親生父親曾經也冇有把你給當回事不是嗎?”不等柳笙笙把話給說完,厲雲州甩話打斷。

他是想要柳笙笙自己明白點,這個節骨眼上的任何,擺明瞭就是吳春麗的誆騙。

“我知道,但是我母親的確是有很多東西,這也是我回來的目的之一……”

說著,柳笙笙便長長地歎了一口氣。

不然的話,她和子晗在國外生活的好好的,回來做什麼呢?

甚至差一點,柳媛媛還害了子晗。

“我知道,這件事你不管,我來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