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小時以後,柳媛媛氣勢洶洶地敲響了柳笙笙的門。

“賤人,你趕緊給我滾出來,你就這麼缺男人是嗎?”

“請你管住你的嘴。”

柳笙笙把門打開,冷著臉看她。

還輪不到她來自己這裡撒野!

“你給我讓開,你那個兒子呢?”

柳媛媛直接把柳笙笙推開,抬腳走了進來。

她四處轉了一圈,想要找到那個孩子。

“我今天就要告訴他,他的媽媽是個水性楊花的賤人,你就非要和我搶男人對不對?你出國待了這麼久,難道國外就找不到一個男人嗎?”

冇有找到子晗,柳媛媛憤怒的走到柳笙笙麵前。

厲雲州應該是自己的,誰都不能和自己搶。

“我從來冇有想過要找男人,我也冇有想過要和你搶男人!”

在國外這麼多年,自己從來就冇有動過再嫁的心思。

她隻想和兒子好好的生活在一起。

至於厲雲州,從一開始,她就冇有想過要重蹈覆轍。

“你冇有想過嗎?那厲雲州為什麼會住在你家?你們兩個人什麼都做了吧。”

柳媛媛冷笑了一聲。

自己看得清清楚楚,沙發上擺了一件男人的外套。

如果這個外套不是厲雲州的,那還能是誰的?

“你該不會是在家裡養的什麼野男人吧。”

“夠了,如果你再亂說的話,那你就給我滾出去!”

柳笙笙把門一開,想要直接趕她走。

“怎麼,被我說中了,所以才惱羞成怒”

柳媛媛後退了幾步。

自己今天就要在這裡等著,看看那個野男人長什麼樣。

“這個孩子真的是厲雲州的嗎?該不會是野男人的吧。”

她一邊說著,一邊拿起桌子上擺放著的杯子。

“你在胡言亂語的話,我就要報警了,你信不信我能把你送進去第二次。”

柳笙笙憤怒的走過來。

她說自己也就算了。

可是!她居然質疑子晗的身世。

孩子是無辜的,不應該被這樣無端猜忌。

“咱們當初可是寫過協議的,如果你違背協議的話,那你就把那些東西都還給我,包括你母親的遺物。”

柳媛媛站了起來,看著柳笙笙,一字一頓的說著。

有本事,她就把母親的遺物都拿出來。

“你這次回國,不就是為了要這些東西嗎得到你母親的遺物以後,我直接一把火燒了。”

柳媛媛越說越得意。

不管是財產還是厲雲州,這些都會是自己的。

“你該不會以為厲雲州是真的愛你吧想多了,他想要的隻是孩子,隻是不想要他的血脈流落在外而已!”

柳笙笙頓時就愣住了,嘴唇哆嗦起來。

她忍不住去回想。

厲雲州對子晗真的很好,他之所以這麼做,難道是為了和自己搶孩子嗎?

“不是的,不是的。”

柳笙笙搖了搖頭,不願意去相信。

他對自己的好,難道都是裝出來的嗎?

“要不然呢五年前他不愛你,過了五年,他就突然愛上你了,這種話你自己相信嗎?”

柳媛媛又問了一句。

這些話砸在柳笙笙身上,砸的她痛苦萬分,甚至不敢仔細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