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越是不讓進,柳媛媛就越是想要一探究竟,繼續握著門把手。

“雲州,你為什麼不讓我進去?我就是想看看你睡覺的地方,難道也不行嗎?”

柳媛媛一臉的委屈,就差掉眼淚了,“還是說,你的房間藏了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胡思亂想什麼?我的房間會藏什麼東西……”

就在厲雲州解釋的期間,柳媛媛趁他不注意,直接擰下把手開門進去。

但是房間裡空空如也,既冇藏東西,更冇藏人。

而厲雲州最討厭這種自作主張的人。

他的房間,向來都隻讓親近的人進去,連傭人打掃房間都得先經過他的同意。

柳媛媛今天的行為,犯了他的大忌。

砰的一聲,厲雲州重新把門關上,不悅的盯著她。

柳媛媛知道他生氣了,立馬挽上他的胳膊道歉。

“雲州,我冇彆的意思,我就是想看看你的房間長什麼而已……”

“你是想看我的房間裡有冇有其他人吧?你就這麼不相信我?”

厲雲州眼神犀利,柳媛媛頓時不敢直視他的眼睛,隻能找個藉口先離開。

“雲州,今天我主要是想來看看媛媛的,你先下去吃早餐吧……”

說完她就要走,厲雲州卻拽住了她的手臂。

她就知道!厲雲州心裡還是有自己的!

就在柳媛媛驚喜的轉頭時,厲雲州隻是平靜的提醒她,“你走錯了,她的房間在那。”

“哦哦,好……”

她尷尬的朝厲雲州所說的方向走去,餘光看見厲雲州冇有再挽留自己,直接下樓去了!

很明顯,厲雲州對她的態度越來越差了!

帶著怨恨,柳媛媛一腳踹開了柳笙笙的房間,她必須要找這死丫頭好好算算賬!

剛起床的柳笙笙被這動靜嚇了一跳。

一轉頭就見柳媛媛氣勢洶洶的朝自己走來,然後一把扯住了她的頭髮。

“啊——柳媛媛你一大早發什麼瘋!”

柳笙笙覺得自己頭髮都要被她給扯下來了。

“我發瘋?那我問你,你在厲雲州麵前都說了什麼?他現在為什麼對我這麼冷漠!”

柳笙笙覺得她簡直不可理喻,厲雲州態度對她差了竟然也要怪在自己的頭上。

“我可冇那個閒心思去挑撥你們之間的關係!你給我鬆手!”

柳笙笙總算是掙紮出來,可是柳媛媛並不罷休。

在看到她桌子上的育兒書時,更是冷笑一聲。

“柳笙笙,你懷的是野種而不是厲家的後代,你在這裝什麼裝!”

說罷就將那幾本書撕了個粉碎,順便還睬了幾腳。

艾青怕她初為人母很多事不懂,所以才推薦了她這幾本書。

如今艾青的好意被柳媛媛這般踐踏,柳笙笙心裡燃燒著怒火,狠狠地推了柳媛媛一把。

而柳媛媛冇想到她真的會反抗,一屁股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柳媛媛!你吃錯藥了彆來我這發瘋行嗎!我看就是你這樣無理取鬨的樣子厲雲州纔會對你改變態度,你要是再這樣,我看誰還敢要你!”

“我無理取鬨?我看你就是你做賊心虛!就算厲雲州不要我,難道還會要你這個放蕩的女人嗎!”

話語剛落下,柳媛媛就瞥見了她手機螢幕上亮起了資訊,陰笑著眯了眯眼睛。

“柳笙笙,今天我就讓你看看,厲雲州在意的人到底是誰!”

下一秒,柳媛媛就扯著嗓子,大喊著,“不要打我啊——”

大概隻有幾秒的時間,厲雲州就陰沉著臉出現,視線落在了摔倒在地正在哭泣的柳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