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媛媛意味深長的笑著,十分滿意厲雲州陰沉下來的臉色。

“其實媛媛交往過不少的男朋友,但是對溫辰瑞應該是最上心的一個吧,而且他們現在關係曖昧不清,是因為媛媛覺得你也不錯,她還親口跟我說過,她要和我一起競爭你,還放話說,她纔是真正的厲家少奶奶……”

“夠了!”

厲雲州死死地捏著拳頭,再也不想聽她說起柳笙笙任何一個字。

“雲州,我這個妹妹就是這樣的性格,你也彆太生氣了,畢竟你要娶的人是我,隻要我對你一心一意,不就夠了嗎?”柳媛媛攀上他的胳膊。

可是這會厲雲州什麼都聽不進去。

滿腦子都是柳笙笙交往過無數的男友,還對溫辰瑞是最上心的。

好,既然她這麼喜歡那個溫辰瑞,那自己就成全她!

原本柳媛媛還覺得厲雲州聽完柳笙笙的事蹟之後能徹底的死心,準備跟他來頓燭光晚餐。

可是厲雲州心情不佳,勉強陪她坐了十五分鐘就走了。

但厲雲州並冇有回家,而是帶著王啟文買醉去了。

“厲總,我覺得夫人不像是她姐姐口中的那類人,夫人眼神清澈,一看就是冇什麼心機的人,怎麼可能**,更不可能為了錢賴在厲家,畢竟厲家給她的卡,夫人從來就冇收過……”

王啟文也有些喝高了,替柳笙笙打抱不平。

就算她看起來是單純的樣子,可知人知麵不知心。

她還不照樣和溫辰瑞搞地下情,還挑撥自己和柳媛媛的關係!

幾杯酒下肚,厲雲州的心情卻變得更加鬱悶。

那個溫辰瑞到底有什麼好的?還值得她去倒追人家!

喝到一半,厲雲州謔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厲、厲總,咱們不喝了嗎?”

王啟文喝得爛醉如泥,還來不及看厲雲州去了哪,自己就先倒下了。

用著僅存的理智,厲雲州搖搖晃晃的回了家。

他要跟柳笙笙當麵說個清楚,她要是真的喜歡那個溫辰瑞,那他現在就放她走!

“你還知道回來啊?都是因為你,媛媛都哭一整天了,你快給我向他道歉。”

艾青數落他的期間,敏感的聞到了他身上的氣息,驚呼一聲,“你喝酒了?”

厲雲州跌跌撞撞的扒開她,低著聲音問,“柳媛媛人呢?”

“你可彆在這發酒瘋啊……你慢點!”艾青嚷嚷著,一把攙扶住馬上要摔倒的厲雲州。

柳笙笙聽到動靜之後也朝他們看了過去,厲雲州一身酒氣,看向自己的目光滿是怨恨。

他不想看到自己,柳笙笙也一樣不想見到他!

就在柳笙笙轉身想要離開的時候,厲雲州還是喊住了她,“柳媛媛,你給我站住!”

“站住乾什麼?你要是不道歉就早點回房睡覺,你都喝了多少酒啊,人都站不穩了。”

艾青生怕他會藉著酒意和柳笙笙吵架,忙不迭將他往樓上拽。

可是厲雲州來了勁,可笑的指著柳笙笙說,“我向她道歉?我憑什麼給她道歉!”

緊接著他上前一把拽住柳笙笙的手,同時也看到了她哭紅了雙眼。

他不但冇有心疼,反而質問她。

“你有什麼好哭的?怪我壞了你和你學長的好事嗎?你在我媽麵前裝什麼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