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笙笙想也不想,直接就拒絕了他。

他們兩個人現在什麼關係都冇有,連朋友都算不上,怎麼可能會讓厲雲州睡在這裡?

“你如果要是在這裡的話也可以,但是我現在就會走,我回家去,以後也不要住在這裡了。”

聽到這句話,厲雲州一下子嚇壞了。

他往後退了好幾步。

“對不起,剛剛是我唐突了,你在這裡住的好好的,不要回去好不好?”

那個房子真的很小,而且也冇有保姆,什麼事情都需要柳笙笙一手操勞。

最重要的是,普通的小區,安保並不好。

柳媛媛對柳笙笙恨之入骨,到時候肯定會想方設法針對柳笙笙,要是再發生上次的事情怎麼辦?

他現在真的好害怕。

“這是你家,我想要回到自己家去。”

柳笙笙一邊說著,一邊起身。

她現在心如亂麻,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唯一清楚的是,絕對不能讓厲雲州留在這裡。

他們兩個人之間必須要保持距離,不能不清不楚的在一起。

“我現在就走,今天是我不好,是我唐突你了,我不會留在這裡的,我的臥室就在旁邊,你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一定要第一時間來找到我。”

害怕柳笙笙真的要走,厲雲州趕緊起身。

他直接走出了門。

站在門外,厲雲州痛不欲生。

他們兩個人之間,這種距離感,自己無數次的想要拉近,可是每次都被柳笙笙毫不留情的推遠。

他知道,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錯,可是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柳笙笙才能夠相信他。

他真的已經變了,不再是之前那個厲雲州。

屋內。

柳笙笙坐在床上,確定厲雲州真的走遠了,她這才鬆了一口氣。

“我能怎麼辦?我也想愛你,可是我不敢。”

想到厲雲州,剛剛的一舉一動,柳笙笙淚流滿麵。

一門之隔,他們兩個人都痛苦的很。

“厲雲州……”

柳笙笙躺了下來。

她想要睡覺,可是腦海裡不停的回放起之前的事情。

五年以前,那段失敗的婚姻,還有這幾年以來,自己一個人在國外拉扯著子晗。

這些回憶無時無刻不在清楚的告訴自己,如果和厲雲州和好的話,就會重蹈覆轍。

到時候倒黴的不光是她,還有孩子。

“忘了我吧,求你了。”

柳笙笙的眼淚流的越來越厲害。

她睜眼到天亮。

第二天早晨,柳笙笙頂著兩個大大的黑眼圈下了樓。

“媽媽!早安!”

子晗高高興興的跑了過來,直接撲到了柳笙笙的懷裡。

他伸手抱著柳笙笙的腰。

“子晗好想你!”

雖然隻有一個晚上不見,可他就是想媽媽了。

看著兒子的笑臉,柳笙笙心裡暖洋洋的。

她直接把兒子抱了起來,抱到餐桌上

“媽媽也很想你,快點吃飯吧,早飯都已經做好了。”

有雞蛋,有牛奶,是專門為孩子做的營養早餐。

“媽媽也吃,對了媽媽,你的臉色不是很好,昨天晚上冇有睡好嗎?”

看著柳笙笙憔悴的樣子,子晗問了出來,媽媽肯定是昨天晚上冇有休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