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媛媛的身子抖得更厲害了幾分,眼眶裡蓄滿了淚水,不受控製的滑落。

雲霆伸出手溫柔的為她抹去淚水:“你哭什麼?嗯?”

柳媛媛卻隻覺得臉上那處似乎剛被毒蛇爬過,還殘留著幾絲冰涼粘膩的觸感。

她硬生生的把眼淚憋了回去,戰戰兢兢道:“雲……雲先生,不敢。”

“不敢什麼?”雲霆收回手,看著她道。

“雲……雲先生,我再也不敢了,您就饒了我這一次吧。”

柳媛媛像是再也堅持不下去似的,她抱著雲霆大腿,哭泣起來,道。

雲霆忽然站起身,一腳把柳媛媛踹到在地,眼裡帶著幾分厭惡:“你以為你算什麼?也敢揹著我出去?”

他的聲音猛然凶狠起來,嚇人得緊,前一秒還是耳鬢廝磨的愛人,後一刻卻凶狠的彷彿是夜煞一般。

他那一腳的腳勁極大,柳媛媛倒在地上,隻覺得胸口疼得厲害,忍不住蜷縮成一團,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雲霆饒有興趣的欣賞著她麵上的表情,半蹲下身子,道:“疼嗎?”

柳媛媛瑟縮了一下,趕忙搖搖頭,道:“不……不疼。”

“不疼啊,那就好。”雲霆忽然站起來,揪著她的頭髮,一路把人拖到了一個黑色逼仄的房間裡。

這裡是雲霆的秘密基地,裡麵放著他所有的“刑具。”

柳媛媛感覺整個頭皮都讓他給揭下來了。

她疼得眼角不斷沁出淚珠子。

當她被拖進小黑屋後,雲霆把門關上,鎖死了,這才鬆開柳媛媛。

柳媛媛看見這個熟悉的地方,立刻嚇得趕緊跑去門呢,想出去。

雲霆也不阻撓,臉上反而露出了獵人看見落網的獵物,在拚命掙紮,卻怎麼也逃不出去的那種愉悅感。

柳媛媛拚命搞了一下,發現自己根本就是在蚍蜉撼樹。

她癱軟在地上。

雲霆摁了一個開關,瞬間一束光亮了起來,照亮了屋裡的東西,皮鞭,蠟燭,狗圈……

各類“刑具”應有儘有。

雲霆手裡拿著皮鞭,一步步走過去,皮鞋在地上發出哢嚓聲,分外瘮人。

柳媛媛搖搖頭,不斷的往後縮:“我……我錯了……雲先生,我錯了,求求你,不要打我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求求你……”

她頭髮亂糟糟的,神誌已然有些混亂,她隻不斷的重複著這幾句話。

雲霆把玩著手上的鞭子,懶洋洋,道:“真的知道錯了?”

柳媛媛忙不迭的點點頭。

雲霆也點點頭,道:“我也相信你是真的知道錯了,可是不讓你受一點苦楚,你怎麼才能把這件事刻在骨子裡呢?”

話音剛落,他已經一鞭子甩過來了,鞭子上帶著倒刺,打在身上,出現一道道紅痕,還有刺的形狀。

這鞭子是特質的,打在人身上很疼,但不見血,隻是會留下一道道紅痕。

柳媛媛立刻哀嚎一聲,徹底趴在了地上。

“雲……雲先生,我……我真的知道錯了,下……下次不敢了。”

她的睫毛微微顫抖著,帶著股破碎的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