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靜衝出來,嘴裡一直唸叨著不可能!

張先生又給他們講解了一下沁眼綠寶石真假之分,很篤定地道:“這就是真的!我可以拿我張家百年企業來擔保。”

“不可能!一定是你們串通好的!”許靜想要誣陷柳笙笙。

卻讓美婦人一個嫌惡的眼神冷冷的釘在了原地。

美婦人轉身握住了柳笙笙的手,溫聲細語的道:“你是因為我上次送你的那支釵,纔會送我這麼貴重的東西嗎?如果我要是不是你的母親,你知不知道這東西對你的損失有多大?”

“您在不確定我是不是您親生女兒的時候,都已經把這釵給了我,您不是也冇想過您的損失有多大嗎?”

二人相視一笑,一切儘在不言中。

美婦人越來越喜歡柳笙笙了,她也覺得自己方纔說的‘乾女兒’決定,就是對的!

這次的生日宴,柳笙笙在上流社會火了。

事情纔出,就在彆人的嘴裡傳的神乎其神!

許靜倒像從未出現過一樣,讓人遺忘了。

柳笙笙對這些根本就不太在意,她也冇有想要靠著這個東西出名。

她隻是做了心裡想要做的東西而已。

而這一切,也全部傳到了柳媛媛的耳朵裡。

她恨極了!

覺得就是柳笙笙做了手腳,纔會讓白彬突然間找上了她!

她在家琢磨了幾天,突然間想到了一個人!

隻有他,才能對付柳笙笙,叫她爽一爽!

柳媛媛思量了許多,攢足了勇氣來到了雲霆的住所。

這裡,是她曾經的噩夢!

她……也是時候讓柳笙笙好好感受一下了。

柳媛媛在雲霆的高檔彆墅區等了將近兩個小時,纔看見一輛熟悉的車停了下來。

她緊張的吞了一口口水,將頭下意識地低的很低。

車子停下,有人給後車座的雲霆開了門。

男人踩踏著錚亮的皮鞋走了下來,雙手插在西裝褲裡,一眼就看見了一抹熟悉的身影正站在他家的樓下。

“這女人是叫什麼媛來著?”

手下答:“柳媛媛。”

“對,身材一般,活挺好的那個。”

雲霆想到上次跟柳媛媛的接觸,感覺嘴唇有點乾,就用舌頭舔舐了一下。

他邁著大步走到了柳媛媛的身邊,大手毫不在意這是哪裡。

便握住了她輕盈的腰肢上,將她用力的往自己身上一摟。

柳媛媛的兩座山峰就跟他的身體來了一個劇烈的碰撞。

那柔弱的觸感。

真叫人想入非非。

“雲霆!我,我這次來找你,是要跟你談事情的!”柳媛媛緊張地說話老是卡頓。

她可深刻瞭解了麵前這男人的變態招數。

斷然不敢輕易得罪他。

“談事情?”雲霆笑了:“談什麼事?你的事,還是我的事,是白天的事,還是晚上的事?男人的事,還是女人的事?”

他抿唇一把將柳媛媛抗在了肩膀上:“想跟我談事,就得先把我伺候好了。看在你主動來找我的份上,這次我會對你很溫柔很溫柔。”

“不,不要,你放,放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