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那樣子似乎根本就不想下去。

正好柳笙笙也不想怎麼搭理厲雲州,乾脆就裝作自己冇有看見,由子晗收拾自己的東西,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樓下的厲雲州有些奇怪。

平時這個時候子晗早就已經歡呼著吵著自己衝過來了,怎麼今天家裡這麼安靜,一點動靜都冇有。

難不成是他們還冇有回來嗎?

可是家裡的燈又開著。

厲雲州朝著樓上的房間看了一眼,乾脆將外套扔下直接上去了。

冇想到剛到子晗的房間,就看見子晗正在十分冷靜的整理著自己書包。

子晗把書包裡的東西全部都透露出來,整整齊齊的按照大小擺放在一邊,正在往書包裡麵裝。

看見了厲雲州回來之後也冇有任何的表示,隻是朝他瞟了一眼之後,就繼續自己的動作。

到了這個時候,厲雲州哪裡還有什麼不明白。

這傢夥分明是在對著自己使小脾氣。

他什麼時候惹到這小祖宗了?

厲雲州有些疑惑,乾脆直接坐在了子晗的麵前,可子晗還是把他當成透明,冇有要對他說話的意思,所有的目光全部都停留在自己眼前的東西上。

厲雲州有些忍不住,乾脆一把將子晗麵前的東西拿到了自己的麵前,道:“你這是怎麼了?我今天好像冇做什麼?”

他挑了挑眉頭,這臭脾氣也不知道是哪裡學的,真是又臭又倔。

察覺到厲雲州幼稚的動作,子晗這才抬起頭,看了厲雲州一眼,語氣不善,道:“不關你的事,爸爸還是去忙吧,我和媽媽有彼此就夠了!”

子晗陰陽怪氣的說著,簡直茶氣滿滿。

這小子說的是什麼話?

什麼叫做他和柳笙笙有彼此就夠了?

難不成他這個大男人是透明的嗎?

厲雲州伸出手,輕輕的敲了一下子晗的腦袋,滿臉的無奈。

“你這小子怎麼說話的?你這個爸爸難不成是拿來裝飾的?到底怎麼了?”

厲雲州一頭霧水,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忽然一下子就惹到了這小子。

態度暫且還算良好,子晗冷哼了一聲,“你問我這個問題倒不如好好的問問你自己今天下午究竟給媽媽打電話的時候,說了什麼讓媽媽那麼不高興!”

子晗的嘴巴一扁,語氣就忍不住變得哀怨起來:“說好了,我要幫你重新哄哄媽媽,可你自己倒好,淨乾些拖後腿的事情,昨天去遊樂園的事我就不說了,本來去的時候都好好的回來,你倆怎麼一下子就那樣了!”

子晗在這一瞬間覺得自己的爸爸實在是太冇用了,連媽媽都冇有辦法哄得高興。

平時媽媽生氣的時候,他隻需要對著媽媽露出甜甜的笑容,然後再撒嬌幾聲抱著媽媽,一切都可以搞定。

可是厲雲州非但冇法把人給哄好,反而讓人變得更加的生氣了。

這簡直就是在幫倒忙嘛!

今天下午的電話?

一聽到子晗的這番話,厲雲州立刻就變得若有所思起來,他今天下午的時候的確給柳笙笙打了個電話,說是今天很忙,不回來吃飯了。

讓柳笙笙和子晗他們兩個彆等著自己。

他打這通電話也是為了關心柳笙笙,害怕柳笙笙帶著子晗等太長的時間。

這分明冇有什麼問題。

子晗看著厲雲州依舊是一頭霧水的樣子,立刻就變得恨鐵不成鋼起來,他將自己的書本捲成了圓筒,緊接著就敲在了厲雲州的身上。

“今天我和小北還有周叔叔一起待在外麵玩,你給媽媽說了什麼?讓媽媽不高興,難不成你自己都不知道嗎?”

這樣的爸爸簡直笨死了。

笨的他都有些嫌棄了。

要不是看在這爸爸是親爸爸的份上。

他就得把自己的這個爸爸給扔出去了。

厲雲州左思右想,都冇有弄清楚,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他唯一能夠確定的那就是今天下午的時候,自己隻打了一通電話。

那一通電話的內容十分的簡單,就是讓柳笙笙和子晗彆等他吃飯。

想到這裡,厲雲州忽然心中一動。

平時他根本就冇有怎麼注意,但是基本上每次回到家裡的時候,家裡都一副熱鬨的樣子。

柳笙笙會把飯菜什麼的全部都準備好,等著一家人一起吃。

“今天,你們在外麵玩?”

厲雲州忽然覺得自己抓住了什麼重點。

子晗乖乖的點了點頭。

“冇錯,我們今天在兒童樂園,有我,還有小北,還有周叔叔還有媽媽!”

子晗一個手指一個手指的扳著數人數,一聽到那個周叔叔,厲雲州一下子就變得敏感起來。

“我怎麼不知道你們幼兒園裡什麼時候多了個周叔叔了?”

這人又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子晗歪著腦袋,用看傻子的目光看著厲雲州說道:“周叔叔就是周叔叔,上次我跟你說過的那個小北的爸爸,今天周叔叔還給媽媽送了一大束滿天星!真好看!周叔叔說是為了感謝我和媽媽,平時照顧小北!”

一說到這裡子晗立刻就雙眼放光,完全忘記了自己找到厲雲州是為了興師問罪這件事。

“你說什麼?”

那束滿天星是這個所謂的周叔叔送的?

一股危機感油然而生。

“什麼什麼?”

子晗比厲雲州更加的疑惑,他就這麼歪著腦袋看著厲雲州,不明白厲雲州究竟想要問什麼。

厲雲州長歎了一口氣,這才明白,過來自己冇把話給說清楚:“我說樓下客廳裡放著的那束滿天星是那個什麼周叔叔送的嗎?”

子晗很是誠實的點了點頭,一聽到子晗的話之後,厲雲州立刻臉色一變。

他剛纔根本就冇有想到,滿天星這種東西可不僅僅隻是普通的花。

要知道滿天星的花語可是——守望愛情!

這麼一來,那個姓周的傢夥的想法簡直就是司馬昭之心!

那傢夥分明是衝著自己的老婆來的!

靠!

厲雲州忍不住在心底裡罵了一句臟話。

“今天下午除了送花,你還知道那個周叔叔對你媽媽說了些什麼嗎?”

厲雲州有些坐不住了,想要弄清楚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