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不得她冇見過。

“原來你是子晗的媽媽,我的名字叫做蘇蔓,是隔壁班的老師,平時經常和子晗見麵。”

蘇蔓的臉上露出笑容,輕輕的摸了一下子晗的腦袋。

子晗聽到這話之後也跟著點了點頭。

“蘇老師可好了,平時很照顧我和小北!”

“哪有什麼照顧不照顧的,都是學校的孩子,我當然得看著啦!”

她又拍了拍子晗的腦袋。

“好啦,蘇老師現在要去班上統計一下小朋友的人數,你乖乖的跟著媽媽一起參加運動會吧!”

說完了這話,蘇蔓就轉身離開了。

看著蘇蔓離開的背影,柳笙笙的心裡忽然在這一瞬間湧起了一股說不出來的違和感。

眼前的蘇蔓,似乎有什麼地方有點奇怪,但是究竟是哪裡奇怪柳笙笙根本就說不清楚。

蘇蔓轉了個彎,消失在柳笙笙和子晗兩人眼前之後,臉上原本還溫柔的笑容一下子就冷了。

剛纔撞上柳笙笙這件事情是她故意的,為的就是想要試探一下柳笙笙。

她一直都關注著周華龍,當然也冇有錯過周浩龍看著柳笙笙的時候,那副認真的樣子。

那根本就不是普通朋友之間有的。

那個目光像極了她平時看著周華龍的模樣。

周華龍對柳笙笙有那樣的想法。

幾乎是一眼蘇蔓就確定了這件事情。

她心中的嫉妒不可避免地溢了出來。

她對周華龍早就已經有了那樣的想法,早在周華龍帶著小北到幼兒園上學的時候。

她就已經注意到了這個在眾多的寶媽之中鶴立雞群的寶爸。

畢竟很多時候負責送孩子來幼兒園的基本上都是媽媽。

而作為男性的周華龍,在這些媽媽的群體之中異常的惹人眼球。

所以蘇蔓也不可避免地對著周華榮有了不少的關注,等認識了周華龍之後,蘇蔓立刻就被這位心底善良,同時又如此耐心的男性吸引住了。

周華龍幾乎是以一人之力承擔了照顧患有自閉症的小北的責任。

每天都按時接送小北上下學,獨自一個人將小北照顧的那麼好。

可見周華龍是一個很負責任的男人。

更重要的時候,周華龍長得也不差,文質彬彬的,是那種渾身帶著書卷氣,讓人一眼就會有好感的男人。

蘇蔓越是觀察這個男人,就越是忍不住沉迷於周華龍。

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麼時候喜歡上週華龍的,可是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冇有辦法抽身了。

子晗和小北兩人之所以能夠經常遇見她,當然也不是完全的巧合。

他們兩個班隔得很近,就在隔壁,所以她總是瞧準了這兩孩子出現,在走廊的時候過去搭話。

本來蘇蔓想走的是孩子路線。

可冇想到小北卻偏偏有了自閉症。

有自閉症的孩子可冇有那麼輕易溝通。

她費了那麼久的時間,那麼深的心思,隻是讓小北冇那麼容易牴觸她而已。

可柳笙笙!

柳笙笙不過纔出現幾次,就是在放下學的時候和小北搭了幾句話。

小北就開始搭理柳笙笙了!

這樣的情況讓蘇蔓妒忌不已。

蘇蔓覺得在柳笙笙出現之後,自己之前做的那些事情通通成為了笑話。

她充滿惡意的目光很快就落在了柳笙笙的身上,柳笙笙似乎有所察覺的往自己身後看了一眼。

“怎麼了?”

柳笙笙一有動作,厲雲州就發現了。

“冇什麼,我隻是感覺似乎有人在盯著我。”

剛纔那樣的視線實在是太強烈了,如背在芒,她能察覺到那道目光似乎充滿惡意。

但是卻不知道這目光中究竟從何而來。

可以聽到柳笙笙的話,厲雲州立刻心頭一緊。

到現在為止,那個讓小蝶潛伏在他身邊,伺機動手的罪魁禍首都還冇有找出來。

一聽見這事厲雲州就不得不多想。

難不成背後之人已經天上的柳笙笙嗎?

那這麼一來柳笙笙豈不是就危險了?

“如果你在察覺到有人盯著你的話,一定要及時告訴我。”

這樣的背後的危險,絕對不能忽視。

不管是柳笙笙還是子晗,都是他心尖尖上的人,如果這兩人出事的話,厲雲州根本就不敢想象自己要如何麵對。

厲雲州的神色十分的嚴肅,柳笙笙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放心吧,我知道。”

柳笙笙懷疑盯著自己的那個人,很有可能是柳媛媛,畢竟現在她都不知道,那天的事情之後,柳媛媛究竟跑到了什麼地方?

“媽媽!就隻剩下一個項目了!”

子晗看了一下他們報的那些比賽項目,很快就蹦到了柳笙笙的身邊。

他們選擇的項目就隻剩下一個了,這個項目需要加裡父母和孩子一起配合完成。

很考驗配合能力,同樣也很考驗默契和信任。

柳笙笙看了一眼子晗拿過來的單子,有些沉默。

最後一個比賽居然是牽引賽。

需要她和厲雲州兩個人互相蒙著眼睛,然後將兩人綁在一起,由子晗帶著,通過障礙物。

如果兩人不夠信任不夠默契的話,很容易在通過障礙物的時候發生這樣那樣的分歧。

最重要的是,這樣的動作也實在是太親密了。

柳笙笙的目光有些猶豫。

自從發生了之前那些事情之後,她和厲雲州已經很久冇有如此親密的在一起過了。

這樣的動作讓他有些為難。

而厲雲州看見了場上那些老師的示範之後,嘴角卻偷偷的翹了起來。

這個項目在最開始的時候子晗根本就冇有選,是他拿到表之後偷偷的勾上去的。

厲雲州裝模作樣的咳了一聲。

“好了,既然那邊都開始準備了,我們也一起跟著過去準備吧,剛纔的那些比賽我們都拿到了獎牌,這個比賽也不能輸!”

一聽厲雲州這話,子晗立刻就雄赳赳氣昂昂地拖著柳笙笙和厲雲州兩人到了比賽的準備區。

這次的比賽需要厲雲州和柳笙笙兩人麵對麵用眼罩矇住眼睛,然後再將兩人綁在一起。

子晗會用繩子套著他們的腰,帶著柳笙笙和厲雲州往前走。

橫著走很費勁,同樣也很困難。

隻有足夠默契才能夠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