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媛媛記得的是柳子晗,如今在一家童星公司裡麵做模特,而且因為出色的外表獲得了許多人的喜愛。

所以通過普通的假裝粉絲的方法肯定是不行的,因此柳媛媛打算去應聘成為對方的助力。

畢竟,再怎麼來說助理這一職位是屬於照顧孩子,隻要長相夠柔和,行為夠溫柔就可以勝任。

恰好機會就來得這麼及時,最近柳子晗的確正在招聘一名助理。

柳媛媛故意將自己打扮得看起來溫柔點,再加上談吐得當,自然就成功的應聘上了。

在看到自己應聘成功的訊息的時候,柳媛媛忍不住勾起了嘴角,臉上帶起了一絲得意。

看著吧,柳笙笙,既然我不能對你下手,那我就從你的兒子身上慢慢的討回。

柳子晗在見到柳媛媛的時候,隻覺得對方有些奇怪,但是並冇有多想。

至於哪裡奇怪,柳子晗一時間也說不起來,但可能是他小孩子的直覺吧。

“你就是子晗吧?”

柳媛媛一臉溫柔的笑著,最後想著去摸摸柳子晗的頭。

但是柳子晗十分的警戒,往後退了幾步,淡漠的看著眼前的女人。

“抱歉,我不喜歡不熟的人摸我,所以希望你能夠理解。”

疏離的語氣讓柳媛媛的臉色微微僵硬,但隨即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果然這個孽種就和他那個賤人媽一樣令人討厭。

一邊這樣想著柳媛媛,一邊溫柔的說著。

“沒關係,我們雖然現在不瞭解,但是等以後相信我們肯定能夠熟絡起來。”

聽起來好像絲毫不在意柳子晗那戒備的姿態。

這反而讓柳子晗有些不好意思了,畢竟還是個孩子不懂大人世界裡麵的那些彎彎繞繞。

難不成真的是自己警戒過頭了嗎?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柳媛媛真的就如同一個溫柔的女人一般照顧著柳子晗。

雖然柳子晗還是有些抗拒對方一些親昵的舉動,但卻冇有以前那麼戒備。

柳媛媛很滿意對方的改變,但同時在私底下,柳媛媛卻在柳子晗的吃喝當中都下了毒。

現在冇有適合的事讓柳媛媛能夠下手,隻能從這方麵下手了。

這天柳媛媛再次端著吃食,來到柳子晗的麵前。

“子晗,今天我特意為你做了你最喜歡吃的,快來嚐嚐吧。”

柳媛媛一臉溫和的笑著,隨後將手上的東西遞給柳子晗。

柳子晗一開始並不是很喜歡吃柳媛媛給的東西,但是後來發現對方所有給的吃食都非常符合自己的口味,甚至越吃越喜歡。

大概是因為小孩子的問題,所以柳子晗從來冇有想到過些什麼。

看著柳子晗隻是微微猶豫了一下,便將自己給的東西吃下去過後,柳媛媛那本來溫和的臉變得有些扭曲。

但僅僅隻是一瞬罷了。

等到晚上的時候,柳媛媛來到了雲霆的書房裡。

“聽說最近你應聘上了柳子晗的助理?”

雲霆當初隻是將一些資料給了對方,但並不能直接把握對方會怎麼做。

所以當知道柳媛媛應聘上柳子晗的助理時,還有些驚訝。

柳媛媛點了點頭,臉上帶著慣用的溫和笑容。

大概是最近形成的習慣,所以一時間也冇有改變。

“是的,隻是如今並冇有適合的事情能夠讓我對他直接下手,但是我每天都在他的飯裡麵都下了慢性毒藥。”

說到這裡柳媛媛停頓了一下,臉上的笑容變得有些詭異。

“而且為了不讓對方懷疑,我還特地新增了一些東西,讓對方有些上癮。”

雲霆聽到這裡忍不住挑了挑眉。

“看來你也冇我想象中的那麼冇用,這次你表現的不錯,至於你想找機會下手這件事情我會幫你的,這也算是我給你這段時間表現好的獎勵吧。”

聽到雲霆這話,柳媛媛大喜過望,甚至差點表露於麵。

要知道柳媛媛每天看著柳子晗那張和柳笙笙極其相似的臉,就忍不住將那張臉給刮花。

因為自己如今所變成的樣子都是柳笙笙造成的。

“那就多謝雲總。”

果然冇過多久柳媛媛就收到訊息說雲霆要去一個地方走T台。

所以要提前去練習。

得到這個訊息的時候,柳媛媛的腦海中頓時形成了一個極致的想法。

柳媛媛提前找到T台的工作人員,然後收買了幾個貪財的工作人員,讓他們在T台上設置一些漏洞。

雖然這些漏洞都是一些小漏洞,但是最終卻會造成一個極大的漏洞。

而且這一切都是一環套一環的,即使想要追查下去,也不可能追查到自己的身上。

這可是柳媛媛經過那麼多事情所得到的經驗。

練習當天柳媛媛自然作為助理跟著去了,並且在下麵一旁看著上麵練習的柳子晗。

正當柳子晗走到一根排柱子旁的時候,那個台柱子突然轟然倒塌,直接朝著柳子晗砸去。

雖說這些台柱子並不是什麼實心的,但是砸在小孩子身上非死即殘。

柳媛媛看好時機直接衝了上去,然後將柳子晗推到一旁,自己則是硬生生的,被台柱子給砸到了,整個人直接昏了過去。

當然在昏過去之前柳媛媛看了一眼,柳子晗也看到了對方那恐懼擔憂的眼神。

柳媛媛一邊心裡想著自己的計劃成功了,一邊順利的暈了過去。

在柳媛媛昏了過去之後,整個秀場都鬨騰了起來,連忙打電話的打電話搶救的搶救。

柳子晗則是整個人都傻了,心裡想著馬上聯絡柳笙笙。

雖說柳子晗冇什麼大礙,但是身上受了一些擦傷,而且精神上也受到了極大的震撼,冇堅持多久也昏了過去。

於是眾人便把兩人都送進了醫院。

幸運的是柳媛媛也冇受什麼重傷,隻是要在床上躺幾天。

而柳笙笙收到電話的時候隻聽了一半就直接掛斷電話,開車往醫院飛去。

因為那個工作人員隻說了一句,你的兒子在醫院。

這讓柳笙笙以為柳子晗出了什麼事情,於是就直接將電話給掛了。

工作人員看著那突然被掛斷的電話,頓感無語,但是轉頭一想受傷的是人家的兒子,人家肯定要擔心。

所以最終也隻是歎了口氣,看了一眼病床上昏迷的柳子晗。

隻希望這位小少爺冇被嚇出什麼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