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笙笙聽到厲雲州這話之後,想也不想就直接拒絕了。

但這再一次惹怒了一旁的柳媛媛。

憑什麼自己想要追逐的人卻被彆人拒之門外?

心中的憤怒讓柳媛媛忍不住動了動手指,隨即慢慢悠悠地睜開了眼。

這一幕驚動了一旁的三人,而柳笙笙也是最快發現的。

雖說作為女人的直覺來說,柳笙笙總覺得眼前的女人有些詭異,但是卻又看不出來到底是哪兒不對勁。

不過一想到對方是自己兒子的救命恩人,柳笙笙就直接將那一絲想法拋之腦後。

“真是謝謝這位小姐了,如果不是你的話,恐怕我的兒子已經…”

柳笙笙說著說著眼眶都紅了,影響到自己的兒子即將麵臨什麼,她就無法接受。

看著眼前哭的有些梨花帶雨的柳笙笙,柳媛媛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嘴角,然後說道。

“沒關係,畢竟我是子晗的助理,當然得保證他的安全。”

柳笙笙冇有注意到柳媛媛的異樣,反而以為柳媛媛是因為有些不適應纔會這樣,於是往後退了幾步。

偏偏這樣的動作造成了柳媛媛的誤會。

藏在被子之下的手緊握成拳,而柳媛媛的心中也瘋狂地謾罵著。

這個賤女人裝作一副心疼我的樣子,結果才說兩句話就往後退兩步,當她是病毒嗎?

雖說心裡瘋狂的謾罵著柳笙笙,但是柳媛媛表麵上還是一副溫和的樣子,柔化了那豔麗的眼。

看著對方這樣,柳笙笙有些不好意思。

“放心吧,你的醫藥費我們肯定會幫你承擔的,而且這段時間為了感謝你救過子晗,我們會給予你回報的,你有什麼想要的就跟我說吧。”

柳笙笙誠心誠意的說的,但是她冇想到的是,她的這副麵孔落到柳媛媛的眼中就是做作。

柳媛媛認為柳笙笙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厲雲州在後麵,所以纔會故作善良。

但是現在自己還要繼續自己的計劃,可不能半途而廢。

一想到自己的計劃,柳媛媛連忙裝作一副柔弱的樣子說道。

“其實我也冇彆的什麼要求,我隻是想在此期間你不要辭我的職,畢竟這段時間我可能無法照顧子晗。”

如今柳媛媛最主要的就是想辦法保住自己的工作,並且努力的接近柳子晗。

聽到對方這小小的要求,柳笙笙更加不好意思,於是急切的說道。

“放心吧,這隻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哪怕你不說我也會這樣做的,如果你有彆的想法你跟我說就好,我一定會幫你完成的。”

厲雲州在一旁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幕,隻是那銳利的眼神,時不時的掃過柳媛媛。

大概是在商場上浸泡許久,所以厲雲州總覺得這個女人不簡單。

但是對方的履曆自己之前就查過了,非常的乾淨,反而有些詭異。

想到這裡厲雲州就忍不住皺起眉來,而柳媛媛恰好看到了這一幕。

難道是他懷疑我的身份嗎?

柳媛媛心裡一驚,有些忐忑的想著。

要知道如果麵對柳笙笙的話,柳媛媛還有一定的信心,可是要是麵對厲雲州,柳媛媛的信心就會大打折扣。

因為這個男人的眼神實在是太犀利了,僅僅是一眼就可以讓人懷疑自我。

“我知道了,可是我現在有些累了,不知道你們能不能讓我休息一下。”

其實這句話也不算是假話,畢竟柳媛媛纔剛剛起來,要說累的話是有一點不過,更主要的是不想麵對厲雲州。

柳媛媛生怕在這個男人的麵前暴露了些什麼。

柳笙笙和柳子晗都冇有察覺到異樣直接點了點頭,然後柳笙笙就帶著柳子晗離去。

柳子晗身上受的都隻是一些擦痕罷了,所以柳笙笙並冇有讓柳子晗繼續在醫院呆下去,而是直接去買了一點藥回家擦一下。

柳子晗到覺得冇有什麼,可是跟著上來的厲雲州就有些不滿了。

“我覺得應該讓子晗在醫院裡麵多呆一點,這樣的話也能夠進行一個全麵的檢查。”

柳笙笙聽到厲雲州這樣說之後,有些不讚同的看向了厲雲州。

“子晗是個男子漢了,隻不過是受了點小傷,何必要在醫院裡呢?回家也是一樣的,對吧?子晗。”

柳子晗看著自己父母之間的爭鋒有些無奈,最終還是站在了柳笙笙這邊。

接下來的時間裡柳子晗冇有其他的工作,因為發生了意外的原因,所以合作方打算推遲一兩天。

而柳子晗利用這兩天的時間去醫院看柳媛媛,時不時的帶點營養補品過去。

大概是因為對方長時間的照顧再加上一次救命之恩,所以柳子晗此時可以說是非常的喜歡這位阿姨。

柳媛媛每天都要麵對柳子晗那張神似柳笙笙和厲雲州的臉。

越是這樣柳媛媛的心中就越是扭曲。

“李阿姨謝謝,之前你救了我,再過兩天你就要出院了,對吧?”

柳子晗看著眼前一身病服,臉色蒼白的女人,詢問道。

柳媛媛有些好奇對方是什麼意思,所以口頭回答了,“是啊,因為我是大人,所以傷得並不是很嚴重,再過兩天就可以出院了。”

聽到柳媛媛的話過後,柳子晗陷入了沉思當中,最後好像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捏緊拳頭,開口說道。

“要不李阿姨出院過後去我們家做客吧,媽媽說過一定要好好對待李阿姨,因為李阿姨救了我。”

看著對方那鄭重的表情,柳媛媛隻覺得有些可笑。

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子,他母親就是一個愛裝的女人,如今生出來的兒子也是個差不多的人。

與其說是請自己做客,還不如說是想要在自己的麵前炫耀一番,還真是可笑。

即使柳媛媛心中萬般思緒,但麵子上還是一臉笑意的答應了柳子晗的邀請。

她倒是想看看現在柳笙笙和這個孽種的生活如何。

想到這裡柳媛媛的眼底閃過一絲陰霾,而一盤開心的手舞足蹈的柳子晗,並冇有發現到這一點。

他還沉浸於自己終於邀請到自己的救命恩人去自己家的喜悅。

柳媛媛看著隻覺得對方格外的傻,不過這也正好大大的方便了自己的計劃。

柳媛媛一邊看著對方,一邊勾起了一抹冷笑。

愚蠢倒是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