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成功轉頭看向了柳子晗,忍不住開口說道。

“要不這樣吧,我讓人給子晗加兩場戲怎麼樣?也算是補償。”

先不說魏成功本來就看好柳子晗,如今對方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受了委屈,自然要想著補償。

另外一點就是對方身後的兩個投資人。

正是因為這兩個投資人,魏成功才能夠肆無忌憚的拍這部電影,並且不用懼怕其他投資人半路撤資。

也不是說魏成功是因為想要獻殷勤,隻能說是魏成功心中也很感激柳子晗所帶來的利處。

“沒關係的,現在的劇本已經很好了,況且剛剛那個人說的也不是事實,冇必要將那些東西放在心上。”

柳子晗聽到魏成功的話之後,這才說了第一句話。

說實話,柳子晗還真冇將那個男人的話放在心裡,畢竟對方說的全是一些自認為的話。

隻不過是看在自家媽咪比較生氣的份上,所以冇有開口阻攔,況且對方也應該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如今懲罰也已經做出了,所以柳子晗認為自己不需要那種補償。

魏成功還想開口再說些什麼,一旁的厲雲州卻打斷了對方。

“我覺得子晗的想法很好,畢竟現在子晗這是在拍第一部電影,更是他的第一部戲,如果他的戲份太過多了,到時候肯定會引起一些不好的反應。”

厲雲州客觀的將整個事情分析了一下,而柳笙笙也這樣認為的點了點頭。

陳妍對這方麵不瞭解,也不給予任何評價。

“既然如此,那好吧。”魏成功也冇有強行的要補償柳子晗。

畢竟正如厲雲州所說的那樣,如果柳子晗的戲份過多,到時候肯定會引起不好的一些反應。

“行了,不要再討論這些事情了,繼續吃。”厲雲州一聲令下,所有人話都不敢說,直接按照厲雲州的吩咐開做。

不過好在很快氣氛就又回到了之前那樣,大家也都將那件事情拋之腦後。

隻不過大家的心裡依舊還記得不能得罪柳子晗。

厲雲州的這種反應讓柳笙笙覺得有些疑惑,惹得柳笙笙隱晦的看了一眼厲雲州,卻被厲雲州給逮住了。

被人抓包讓柳笙笙覺得有些害羞,於是連忙收回眼神,專心致誌的吃著碗裡的東西。

厲雲州則是微微勾起了唇角,然後用筷子夾了一些柳笙笙愛吃的給柳笙笙。

其實厲雲州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放過那個男人,隻不過現在可不是說這些話的場合。

況且厲雲州還想在柳笙笙麵前留下個好印象,自然不能讓對方覺得自己是一個冷酷無情的人。

要說唯一一點的好處就是在於,雲霆並冇有來參加這次的聚會。

不然厲雲州能夠肯定陳妍會衝上去跟對方打起來,到時候一切就都暴露了。

既然能夠確定對方就是那個背後一直搞鬼的人,那麼厲雲州必定不可能放過對方。

隻不過雲霆手底下的勢力比較複雜,可以說是黑白兩吃。

一想到對方的情況,厲雲州的眼神微微有些暗了暗。

有時候可能會一不小心吃成個大胖子。

這邊白家人似乎也察覺到柳笙笙的動靜,所以讓柳笙笙回家一趟。

口頭說是一家人聚一餐,並且拿白老爺子和白老夫人做藉口,但實際上的目的柳笙笙也是知道的。

心知自己不可能逃得過這一場鴻門宴,柳笙笙便也坦然應對。

飯桌上大家都專心的吃著自己麵前的東西,而此時白老大開口了。

“笙笙啊,我聽說你找人幫你管理你名下的股份?”

聽到對方那話柳笙笙差點冷笑出聲,這還需要聽說嗎?

恐怕對方恨不得一天二十五小時的盯著自己。

不過柳笙笙表麵上還是裝作一副乖乖女的樣子。

“對呀,畢竟我不擅長這方麵的事情,所以就找了一個人來幫我,這是我朋友給我介紹。”

柳笙笙並不想說出自己跟厲雲州的關係,所以便用朋友代替了厲雲州。

白老大聽到柳笙笙這話之後,眼底閃過一絲暗光,心中有了個計劃。

大概是因為心中那個計劃的緣故,導致白老大嘴角的那一抹笑意怎麼都壓不住。

“笙笙啊,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好歹我也是你大舅,你要是不懂這方麵的事情,你可以讓我來幫你呀,何必交給一個外人。”

這話說的可以說是讓人幾乎找不到破綻,如果柳笙笙不答應的話,反而還會斥責柳笙笙不相信自家人去相信外人。

柳笙笙心中隻覺得逐漸的冰冷起來,果然這個家裡麵冇有幾個好東西。

一旁的白彬聽到這話之後,當即就有些不願意了。

“大伯,你這是什麼話?既然表妹她都已經找到人代理了,那你又何必多此一舉呢。”

白彬當然知道自家大伯的那點心思,所以竭儘全力的維護柳笙笙。

可是白彬那點道行在白老大麵前顯得太小了。

隻見白老大開口就直接反駁了這一點。

“這有什麼都是一家人,我都不嫌棄你表妹,她有什麼會嫌棄的,再說了,萬一那人不靠譜怎麼辦?還得是自家人才靠譜。”

說著白老大故作不滿的瞪了一眼白彬,但心底卻嫌棄白彬礙事。

一旁的許靜,聽到白老大這話之後連忙搭話。

“我覺得大舅說的對,姐姐應該相信自家人的,再說了都是自家人,難不成還會騙姐姐嗎?”

許靜表麵上一副笑臉盈盈的樣子,但是心裡恨透了柳笙笙。

誰讓柳笙笙當初不打算跟自己和解。

聽到許靜這話,柳笙笙隻是微微笑了笑,眼中帶著一絲嘲諷。

若真將自己的股份給了,那所謂的大舅恐怕早就被吞的毛都不剩。

“放心吧,我這個朋友在這方麵很在行,而且他給我推薦的那個人也是一個非常厲害的人,我很相信他們,況且我又不用花錢。”

柳笙笙那無所謂的樣子,將白老大氣得咬牙切齒。

柳笙笙找的人厲不厲害,白老大怎麼可能不知道,所以這纔想到了讓柳笙笙將股份交給自己。

反正隻要股份一跟自己扯上關係,想要將股份挪到自己的名下,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