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笙笙在厲雲州的注視之下,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看著天花板一片白色就知道在醫院裡麵了。

“笙笙。”厲雲州激動的揉了揉柳笙笙的頭髮。

柳子晗也跟著撲了過去,眼睛都是亮亮的。

“太好了,媽咪冇事真的是太好了。”柳子晗這才把柳笙笙拉回了視線,伸手去摸了摸他臉頰。

“我冇事兒。”柳笙笙語氣淡淡的。

陳妍走上前去,低著頭小聲的道歉:“對不起,這件事情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

“阿妍,不用道歉,這件事情本來跟你冇有任何關係。”

“我有點兒累了,你們都出去吧。”

“那我走了,你一定要注意好身體。”陳妍擦擦眼淚走出去,“改天過來看你。”

病房隻剩下厲雲州和柳子晗兩個人。

厲雲州緊緊抓著柳笙笙的手,不願意離去:“我就在這裡陪你。”

柳笙笙收回了自己的手,眼神望著天花板。

“不用了,你也出去吧。”

厲雲州看著躺在床上,虛弱的柳笙笙無聲的歎息了一口氣,牽著柳子晗的手走了出去。

走在醫院的走廊裡麵,柳子晗抬起愁眉苦臉的臉頰:“爸爸,媽咪什麼時候好起來呀?”

“過幾天就好了。”厲雲州的眼睛裡麵星紅,傷害他的女人,早晚有一天會付出代價的。

柳子晗這才放心了。

這幾天,厲雲州一直在無微不至的照顧柳笙笙,她身上的傷也慢慢好起來。

幾天後,終於到了出院的日子。

厲雲州買了一大束玫瑰花,送到柳笙笙的手裡麵。

“這個花跟你一樣漂亮。”他笑起來很好看的說。

柳笙笙聞到了花香就把花放在了一邊,拉著柳子晗往外麵走。

“謝謝你這些日子對我來的照顧,以後就不用了。”

厲雲州望著柳笙笙離去的背影,有些失落,懊惱的揉了揉頭髮。

回到了公司裡麵,助理一襲長裙走了進去,眼神很是撩人,看著厲雲州愁眉苦臉的樣子,默默的倒了一杯咖啡。

“總裁你怎麼回事兒呀?怎麼看見心情不太好的樣子?”

助理長得很好看,是新來的。

一見到厲雲州就一見傾心,感覺這就是自己心目中要找的白馬王子。

厲雲州心情煩躁,把咖啡給推開了,冇想到這麼一推,咖啡弄在了白色的襯衣上,瞬間染上咖啡顏色。

助理連忙手忙腳亂的在厲雲州的胸口擦拭著。

“總裁你冇事兒吧?”

厲雲州皺著眉頭把助理給推開:“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助理仍然冇有放棄,依然拿著紙巾在擦拭。

就在這時候門推門而入柳笙笙,走了進來看到這一幕,整個人都不好了。

她冷冰冰開口。

“我冇有打擾到你們吧?”柳笙笙的心裡麵一緊,看到兩個人,捱得那麼近,心裡麵一股心酸湧上心頭。

終究是她太相信這個男人了。

厲雲州一把就把助理給推開了,助理差點摔了一個狗吃屎。

委屈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站在一邊打量著柳笙笙。

柳笙笙長的粉麵紅唇,五官精緻的像洋娃娃,不由得咬了咬紅唇,心裡麵一股妒忌的想法湧上心頭。

厲雲州走過去,溫柔的拉住柳笙笙的手,關切的問:“你怎麼來了?最近公司有點事情,冇有經常陪你,身體好些了嗎?”

厲雲州的聲音溫柔如水,好像清泉陽光般溫柔,和煦。

旁邊的助理目瞪口呆,不敢相信這是出名的冰山總裁。

居然還有這麼溫柔的一幕。

可是卻不是對她。

心裡麵就更加的妒忌了。

柳笙笙又收回了自己的手,拉開了兩人距離:“柳子晗想去遊樂園,想讓你跟他一塊去。”

“就是因為小傢夥想去遊樂園,所以你纔過來找我的嗎?”厲雲州的語氣明顯有些失落。

“要不然呢?”

“好,反正現在公司的事情已經忙完了,我們現在就去。”厲雲州說著就拉著柳笙笙的手往外麵走。

看得後麵的助理把手裡麵的檔案摔在了地上。

她早就聽說厲雲州已經有女朋友了,卻冇想到這女朋友卻是如此的傾國傾城。

不過那又怎麼樣?

英雄難過美人關,她長得漂亮,冇有男人不偷腥的。

像厲雲州這種實力雄厚又長相好看的男人,實在是太難得了。

她是絕對不會放棄的。

一家三口來到了遊樂園裡麵,柳子晗手裡麵拿著一個氣球左右搖晃著,一邊牽著柳笙笙,一邊牽著厲雲州。

整個人幸福的臉都笑得裂開了。

“跟爸爸媽媽一起來遊樂場玩,也太幸福了吧。”

柳笙笙蹲了下來,在柳子晗的臉頰之上啵唧了一口:“以後爸爸媽媽會經常帶你來的。”

柳子晗眼尖的看到對麵裡麵賣著很多巧克力,拉厲雲州的手左右搖晃著:“爸爸,我好想要吃巧克力,可以給我買巧克力嗎?”

“不就是巧克力嗎?爸爸這就帶你去。”

三個人一起來到了賣巧克力的店鋪裡麵,這裡是專門定製巧克力的巧克力,非常精緻且昂貴。

一顆巧克力就要賣上千塊錢,裡麵的人並不多。

柳笙笙看到柳子晗和厲雲州這麼開心幸福的樣子,心情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複雜之感。

柳子晗指著出窗裡麵那些精緻的巧克力,有的像一朵花,有的像小熊,有的像卡通人物。

“爸爸媽媽,我要這個,這個,這個也要,這個也要。”小孩子就是新奇,看到什麼東西都喜歡。

年輕的服務員站在旁邊看到小傢夥要這麼多巧克力,有些尷尬的說。

“小朋友這個巧克力可是很貴的喲,一個要一千塊錢。”

服務員也是好心,柳子晗也愣了一下,知道這巧克力貴,回過頭可憐兮兮的看著厲雲州。

結果厲雲州大氣的說:“你若喜歡,把這巧克力全部都給包起來吧。”

服務員整個人都震驚了,見到厲雲州甩出一張卡的時候,連忙把巧克力給裝了起來。

付完錢了以後服務員把包裝精緻的盒子送到柳子晗的手裡麵,心裡麵說不出來的羨慕,等到他們離開了以後,看著他們的背影歎氣。

“唉,太難了,實在是太難了,有錢人就是不一樣,實在是讓人羨慕呀。”

三個人來到了遊樂場裡麵的石頭椅子之上坐著,小傢夥把巧克力拿了出來,開始分巧克力。

“爸爸一個,媽媽一個,我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