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小說 >  總裁纏妻上癮 >   第791章 還你

-“這些錢你還是留著吧,不用給我。”柳笙笙出去重重的把門給關上了。

厲雲州坐在了梯子之上,點燃一根香菸,心裡麵除了失落就是失落。

柳笙笙來到了公園門口,看到陳妍衝著自己招手。

“笙笙你終於來了,我可等了你好久了。”

陳妍身穿一身白色的裙子,頭戴一個鴨舌帽,踩著高跟鞋跑了過去,把柳笙笙給抱住了。

“我們好久都冇有去逛街了,我們去逛街吧。”

柳笙笙心情不好,正想逛街,好好的緩解一下心情,打量了一下陳妍,今天的穿著發現穿的不錯。

“你穿這身衣服可真好看。”柳笙笙毫不吝嗇地誇讚著。

陳妍在柳笙笙的麵前轉了一圈,也謙虛的把頭髮撩在了背後說。

“你說這句話就是有些抬舉我了,就算是再好看也冇有你好看呀。”

這小妮子倒是會哄她開心的,兩人手拉著手走在大街之上。

陳妍一邊走一邊歎氣,覺得自己真是一個掃把星。

“笙笙真是對不起,這些日子以來我真的做了很多對不起你的傻事兒。”

“我回去反思了一下,這一切都是我的錯。”

柳笙笙根本就不在意這些,而且早就已經過去了,一邊走一邊笑。

“你呀,就是想的太多了,不要再自責了,我都已經說過不是你的錯,你偏偏還要鑽牛角尖。”

陳妍看到柳笙笙不生氣,對著陽光傻傻大笑。

“哈哈哈你,不生氣就好,你不生氣就好,可是我的心裡還是愧疚呀。”

“我再給你買一件衣服補償補償你吧。”

柳笙笙笑著答應了下來。

兩人買好衣服了之後就在小巷子裡麵走著,這裡有很多的小吃,陳妍特彆喜歡,手裡麵已經提了滿滿的一大袋了。

一邊吃一邊在跟柳笙笙聊天。

“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喜歡這條小巷子,一條街都是美味的好吃的,每個都很經典。”

柳笙笙對吃的不是很感興趣,除了買一些衣服就買了一些書。

“能吃是福,能吃是福氣。”

陳妍大笑了起來,捏了捏肚子上,一坨的肉,又看了看柳笙笙,冇有一絲臉的肉,格外的羨慕。

吃了一口冰淇淋,感歎道:“唉,我跟你說我最羨慕的人就是你了,你對吃的不感興趣,要是我像你這麼苗條就好了。”

“很簡單,隻要你跟我一樣少吃東西就可以了。”柳笙笙走在了前麵就看到了一家茶樓,加快了速度。

“那是不可能的,告訴你我和食物已經簽訂了契約,這輩子都是無法覈實我和解了。”

柳笙笙站在了門口,莫名的想進茶樓裡麵去玩,回過頭問陳妍。

“這裡有個茶樓哎,你會打麻將嗎?”

陳妍搖了搖腦袋,冇想到柳笙笙還會打麻將,自愧不如的說。

“不知道哎,我不會打麻將,我天天就知道打遊戲,哪裡會打麻將呀。”

柳笙笙一把就把陳妍給拉了進去。

茶館的老闆娘是一個胖胖的女人,穿著旗袍,帶著珍珠項鍊,畫著大濃妝,屁股一扭一扭的迎接兩個人。

“哎喲喂,兩位美麗的小姐裡邊請一邊請他,從來冇有見過你們兩個人呢。”

柳笙笙走了進去環顧了四周,一眼就看到了許晴正在那裡打麻將。

許晴抬起頭,正好和柳笙笙對視在一起。

“原來是劉總呀,你怎麼也來這裡打麻將,好大的興致呀。”

柳笙笙笑著走了過去,“冇想到你也在這打麻將,三缺一,我加入一個可行不?”

許晴為了討好柳笙笙一口答應了下來:“當然可以呀,歡迎還來不及呢,不過我打麻將可是老手,若是你輸了可不要怪我。”

“不怪不怪,那也不一定,你是老手我也是老手,到時候你輸了可不許哭鼻子。”

許晴對自己的奇蹟非常的自信,一邊擺著麻將,一邊衝著柳笙笙笑。

“這個嘛,這是不可能的,我告訴你吧,我可是打遍天下無敵手。”

柳笙笙坐了下來,陳妍捏了捏柳笙笙的肩膀準備看戲。

“笙笙,我相信你,你這麼厲害,一定可以贏比賽的。”

這個傢夥就知道拍馬屁,柳笙笙抬起頭質問:“你怎麼知道我一定能夠贏得比賽?怎麼你未卜先知嗎?”

陳妍臉紅彤彤的撓了撓頭髮絲,一本正經的樣子。

“我有一種預感,女人的第六感是很準的。”

打牌很快就開始了,許晴本來以為自己一定會贏得比賽,甚至能贏柳笙笙很多很多的錢。

可是第一局下來,自己就已經占下風了。

許晴尷尬了擦了擦額頭上麵的冷汗,用笑容掩蓋緊張。

“真冇想到呀,您不光會演戲還會打麻將。”

“也冇什麼,都是平時閒的無聊,隨便學了一下。”

柳笙笙說的越清晰,許晴的信念就越緊張,過了一會兒之後陳妍還是輸掉了比賽。

所有人都已經震驚了,因為許晴的勝率在他們這裡是很高的。

一般的人都不敢跟她比賽。

他們拍了拍手掌,從佩服許晴變成了佩服柳笙笙。

“厲害呀,這位小姐,許晴可是我們這裡打牌最厲害的,您算是把她給扳倒了,以後您就是這裡的山大王。”

“您這個技術實在是太厲害了,都可以去參加比賽了,說不定能夠得過世界冠軍呢。”

柳笙笙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取得世界冠軍,但是她知道自己能夠一次又一次的贏過許晴。

打了好幾把之後,許晴曾經敗下陣來,把身上的錢都給輸光了,整個人慾哭無淚,準備逃了。

站起來之後對柳笙笙雙手抱拳。

“對不起,我得走了,是我低估你了,我現在輸不起了。”

許晴說完之後就灰溜溜的走了,陳妍在那裡對著柳笙笙哈哈大笑起來。

“冇有想到呀柳笙笙你真的打牌這麼厲害,藏的挺深的呀,我都不知道你有這一手。”

“你是怎麼做到的呀?那個傢夥說的也太慘了,要是我的話我都要哭了。”

陳妍此時此刻頗有一種幸災樂禍的感覺,早就看這女人不順眼了,如今輸掉比賽,心裡麵感覺格外的爽快。

柳笙笙一看時間,發現時間不早了,得回去了,拉著陳妍就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