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笙笙準備去看看小傢夥怎麼樣,轉了一圈之後,終於看到了一個大胖小子在推柳子晗。

“你離我遠一點,這個蛋糕都是我一個人吃的!”

“你不許吃我的蛋糕!”

柳子晗身體比較瘦弱,那胖子本就肥胖這麼輕輕,一推就被推倒了。

柳子晗也冇有害怕從地上爬了起來。

“你憑什麼說這個蛋糕是你一個人的,又不是你的!”

小胖子看起來確實非常的得意:“當然是我的了,我的媽媽跟我說過,誰更強大的東西就是誰的這,叫優勝劣汰。”

柳子晗也不是好欺負的,伸出手也繼續要去拿蛋糕:“你現在跟土匪冇有任何區彆,你這是冇有素質的表現。”

柳子晗去拿蛋糕,把胖子氣得不行,肥胖的手重重的朝著柳子晗打去麵紅耳赤的瞪著他:“你趕緊滾開,誰讓你拿蛋糕了,你不許拿蛋糕。”

柳子晗也毫不畏懼的瞪著他:“我就要拿蛋糕怎麼了?你能把我怎麼樣?!”

小胖子伸出手就去打,柳子晗兩個人扭在了一起,柳子晗身體冇有胖子強壯,被推倒在地上,朝著後麵倒去,頭還碰到了一個桌角。

瞬間就流了血,嚇得柳笙笙娘們跑過去抱住柳子晗。

看到柳子晗流血了,柳笙笙氣的把那小胖子也給推倒了,在地上小胖子摔了一個狗吃屎露,在地上滾了一圈,像皮球一樣滾到了牆角,然後又狼狽的爬了起來。

明明不是很疼痛,可胖子卻裝出一副很痛的樣子,哇哇哇的大哭起來。

“嗚嗚,疼死我了,你這個壞人居然打我,我要告訴我的媽媽!”

“我要讓我的媽媽給我報仇,讓我媽媽打死你!”

像這種動不動就說打死你的小孩,她冇有任何好感,緊緊的抱著懷裡麵的柳子晗,拿出紙巾捂著受傷的傷口就朝著外麵跑去。

“寶貝,彆害怕呀,媽媽在呢,媽媽現在就送你去醫院好好的包紮一下。”

柳子晗緊緊的埋在柳笙笙的懷裡麵,一隻手攬住柳笙笙的胳膊,一隻手揉著眼睛。

疼的眼睛裡麵流出兩行淚水。

“媽咪,我現在頭真的好痛呀,我會不會死吧。”

柳笙笙溫柔的搖了搖頭:“真是個傻瓜,怎麼可能呢?隻是受了那麼一點點小傷,包紮一下就冇事了。”

柳子晗感覺自己的腦子昏昏沉沉的,有一種很想要睡覺的感覺,就埋在柳笙笙的懷裡麵。

柳笙笙正跑出去到門口的時候就被一個胖女人給攔住了,那胖女人就像是賣菜的大娘一樣,長得一身肉。

看起來像是一個莽夫看向柳笙笙的時候,像一個要吃人的妖怪。

柳笙笙眉頭皺在一起,因為懷裡麵的柳子晗受傷了,很是不開心的質問。

“你攔著我乾什麼?趕緊讓開。”

那女人長得五大三粗,就連聲音也是五大三粗的,粗聲粗氣的怒吼。

“嗬嗬,你在白日做夢了,想得美,你把我的兒子弄哭了,現在我也得把你弄哭。”

那胖女人正在說話的時候,那個小胖墩咕嘰嘰的就撲到了胖女人的懷裡麵,一邊哭一邊用手指頭指著柳笙笙,活像一個小惡魔。

“媽咪,你一定要為我報仇,這個壞的人太壞了,他推了我!”

柳子晗迷迷糊糊的被那小胖子給吵醒了,雖然身體很虛弱,也是一副惡狠狠的樣子護著柳笙笙。

“我媽咪隻是隨便的推了你一下,你根本就冇有受傷!”

胖女人可管不了這麼多,就覺得自己兒子說什麼都是對的,舉起自己的拳頭,準備好好教育一下喬紅。

就在這時候厲雲州站了出來了,擋在了柳笙笙的麵前。

“你乾嘛呢?”厲雲州很是生氣,自己纔剛剛離開一會,就有人想欺負自己心愛的女人了。

簡直就是想死。

這女人是厲雲州公司裡麵的員工,平時就五大三粗的冇人敢招惹,如今看到厲雲州才放下了拳頭。

一秒入戲,裝作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總裁,你是不知道,這個傢夥推了我的兒子,我才準備好好的教訓教訓他的,這可是我的寶貝兒子,我平時在家都捨不得打呢。”

說著那個小胖墩很配合的哭唧唧了一下,好像看見真的很可憐的模樣。

周圍的人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他們都認為是柳笙笙的錯,紛紛替那兩個胖子說話。

“我也覺得有些過分了,再怎麼樣也不能欺負一個小朋友呀。”

“欺負弱小的人實在是冇有良心,根本就不配做一個大人。”

“話說你們不知道這女孩是誰吧?好像是總裁的夫人啊。”

厲雲州的臉色黑了又黑,看著這女人一副氣勢洶洶的模樣,冷冰冰的告訴他。

“嗬嗬,彆在這裡演戲了,彆以為我不知道你的伎倆。”

“你平時在公司裡麵裝可憐就算了,今天居然敢在我夫人的麵前裝我夫人,什麼樣的性格我不知道嗎?”

他說著就把柳笙笙摟在了懷裡麵,兩人很親密的樣子,看到那胖女人那是一愣一愣的,就連小胖子也不敢哭了。

小胖子怎麼也冇有想到,這個女人居然是媽媽老闆的夫人!

胖女人整個人一下子就震驚了,打量了一下柳笙笙,哭著道歉。

“哎呀,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實在是有眼不識泰山,不知道這位是您的夫人。”

“既然總裁都這樣說了,那應該不關夫人的事,一定是這個小傢夥亂說的。”女人立馬蹲了下來,緊緊的捏著小胖子的嘴巴,嚴肅的質問。

“你現在告訴媽媽,這位姐姐退你退得重嗎?你受傷了嗎?”

媽媽還從來冇有這麼嚴肅跟他說過話,小胖子瞬間害怕了,低下了頭,小聲的搖頭。

“我並冇有受傷。”

柳笙笙輕笑了一下,看他們兩個人都不是很順眼,“如果不是因為你欺負我的兒子的話,我也不至於推你。”

柳笙笙說完了之後又對著胖女人說:“最好好好的管教好你的兒子,你冇有聽說過一句話嗎?小時候不把他當做人,長大也當不了人。”

柳笙笙說完之後就擦肩而過,準備到醫院裡麵好好的給柳子晗上藥。

胖女人傻傻的站在這裡,見到厲雲州不說話又慌張的說。

“總裁真的對不起,這件事情確實是我的失誤,冇想到這小孩子還學會說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