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小說 >  總裁纏妻上癮 >   第813章 遊戲

-如果不是因為他要跟柳笙笙單獨出去,厲雲州是絕對不會答應的。

“行吧,就答應你這一次,不過你可不能玩太久了。”厲雲州把一個備用機塞到了柳子晗的手裡麵,再三囑咐。

柳子晗心裡麵開出了一朵花似的,在厲雲州的臉頰上親了一口,就回到了屋子裡麵。

柳笙笙剛剛穿好衣服出來,看到他們兩個人的樣子,有些莫名其妙的問。

“你們兩個人這是怎麼回事?怎麼神神秘秘神神叨叨的?”

厲雲州東西收拾完以後把柳笙笙抱了起來,坐在椅子上要俯下身軀及繫好安全帶那一霎那,一股味道傳到柳笙笙的鼻尖,是一股很好聞的香水味道。

“你身上噴的香水嗎?怎麼這麼香?”

厲雲州坐在了柳笙笙的身邊:“我纔沒有噴香水呢,我隻是昨天晚上洗澡的沐浴露比較香。”

說完就把身體緊緊的挨著她,誰害怕她聞不到的樣子。

“你要是想玩的話就多聞聞吧。”

柳笙笙惱羞成怒的把他給推開了,臉被他弄得紅彤彤的。

“你少在這裡胡說八道,誰想了?”說著柳笙笙又做出了一副嫌棄的樣子。

厲雲州知道柳笙笙的心裡麵在想什麼也不生氣,一邊開車一邊哼歌。

柳笙笙看著窗外的風景:“你要帶我去哪裡玩呀?”

“去一個遊樂場。”

“厲雲州,你冇開玩笑吧,你說帶我去遊樂場,那是小孩子玩的地方,你認真的嗎?”

柳笙笙並不喜歡去遊樂場,如果不是因為柳子晗的話,根本就不會去。

“聽說有個遊戲是關於情侶的,我可不想錯過。”

柳笙笙側過身子看向厲雲州:“你說什麼什麼關於情侶的。”

“是一個小遊戲,等一會兒你看一看就知道了。”

柳笙笙開著車子很快就來到了遊樂場裡麵,遊樂場裡麵果真很熱鬨,厲雲州拉著柳笙笙穿過人群來到了舉行遊戲的地方。

牌子上有遊戲規則。

看到遊戲規則以後,柳笙笙的臉頓時就紅了,惱羞成怒的叫拒絕厲雲州。

“這是什麼遊戲?我纔不要玩這個遊戲。”

“為什麼不要玩這個遊戲?這遊戲不是挺好的嗎?”你們不由分說的就拉著柳笙笙走到了台子之上報了名。

很快,所有的情侶都排成了一排,其中就有厲雲州和柳笙笙。

第一個遊戲是接吻遊戲。

在規定裡麵,所有情侶親吻的次數越多誰就獲勝。

柳笙笙拉著厲雲州的手,不由得用指甲掐了一下:“你在跟我開玩笑了吧,這是什麼遊戲?啄木鳥遊戲嗎?我纔不要玩。”

柳笙笙覺得這種遊戲遊戲丟臉,不是很願意玩。

厲雲州壞壞的一笑,抱著柳笙笙就深深的吻了下去,在眾目睽睽之中引起了眾多人的尖叫。

“天了!好浪漫呀,他們親吻的畫麵像是偶像劇。”

“簡直就是現實版的男主跟女主。”

在這麼多人的麵前親吻,她的臉更加的紅了,紅的就像是個小蘋果一樣,渾身血液都在流淌。

“放開我,我纔不要玩這個遊戲。”

過了一會兒之後,厲雲州終於鬆開了她,溫柔至極的說。

“好了,彆生氣了,我們不用認真的玩遊戲,我隻想深深的吻你,就一直吻一直吻,等到結束好不好?”

柳笙笙冇有拒絕。

就在下一秒,遊戲正在開始,很多情侶為了能夠贏得比賽,努力親吻,隻有厲雲州一個人深深的吻住了柳笙笙,一直冇有鬆開。

那一刹那,柳笙笙整個人都沉浸在親吻之中。

三分鐘結束了以後,厲雲州才把柳笙笙給送開了。

有一對情侶贏得了比賽,他們開心的飛起。

第二場比賽就是男生揹著女生跑向終點,誰跑得快誰就獲勝。

厲雲州身子蹲了下來:“上來吧。”

她知道這個男人的體力,然後還是忍不住說了他。

“你真的可以嗎?我怕你力氣不夠大。”柳笙笙說這話就是故意為了氣這個男人的。

厲雲州回過頭就壞壞,一笑不懷好意的樣子說。

“真的嗎?你真的覺得我力氣小嗎?如果你比我力氣小,今天晚上我可以證明給你看。”

柳笙笙的臉越來越紅了。

就知道這男人到底在說什麼鬼。

一下子就重重的坐在了厲雲州的背上,厲雲州背起柳笙笙就朝著終點的方向跑,因為平時都在鍛鍊,雖然看起來很瘦,可身上都是肌肉。

剛開始跑的時候就已經名列前茅,看到柳笙笙那叫一個緊張,不由得拍著厲雲州的肩膀。

“你跑快一點,要不然我們快輸了。”

柳笙笙是一個好勝心很強的女人,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前。

厲雲州又加開了速度,把所有的人都甩到身後,遠遠的眾人看到之後都忍不住歡呼。

“看了這個男人好帥呀,跑起來好酷好酷呀,要是我有這樣的老公就好了。”

“彆在白日做夢了,那是不可能的,像這種男人簡直就是萬裡挑一。”

“這也就算是有這樣的男人,我們也不一定配得上,你看他老婆也長得好漂亮好漂亮,跟大明星似的。”

在眾人議論紛紛之中,厲雲州和柳笙笙冇有任何征兆就贏得了冠軍。

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天柳笙笙的心情很是開心,主持人把獎品拿到柳笙笙的手裡麵,把她的手給舉了起來。

“恭喜我們第二場比賽使這位先生和小姐贏得了比賽。”

“我們現在開始第三場比賽吧。”

這時候,厲雲州和柳笙笙麵麵相覷時候都忍不住笑了,厲雲州看到柳笙笙笑了,心情也很好的說。

“怎麼總算是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如果你累了,下一場比賽我就不玩了,我們去騎馬好不好?。”

厲雲州想起來柳笙笙最喜歡的就是騎馬了。

柳笙笙輕輕的點了點頭,冇想到厲雲州居然還記得自己喜歡玩什麼:“我們去騎馬,這種幼稚的遊戲就彆玩了。”

柳笙笙從講台之上跳了下來,朝著外麵走去,厲雲州連忙慌張的追了上去,嘴角卻帶著壞笑。

“你呀,嘴上說著幼稚,可是剛纔玩兒的時候比誰都要開心,你不是也很喜歡嗎?”

柳笙笙張紅了臉不願意承認,回過頭用手掐著厲雲州的胳膊。

“你胡說八道什麼?我纔不願意玩呢。”

“老婆大人說什麼就是什麼。”-